The小說 >  玄幻世界有喪屍 >   第10章

月如銀盤,懸掛高空。

淡淡月光將一層銀輝灑向大地,給這寂涼的清亭閣添上了一份神秘色彩。

靜靜走在珊兒身後,看著背影王逸都能感覺到,珊兒此時心中的忐忑。

饒是王逸想起剛纔的場景,也有些害臊。

雖然珊兒很討人喜愛,但畢竟才隻有十二歲啊。

放在前世還是一個剛剛進入初中的小丫頭呢。

自己雖然也才十五歲,但在這個世界也很快成年了,該發育的也是一點都不落下。

尤其是心中那個成熟的靈魂,讓王逸感覺自己就像個壞叔叔一樣。

“珊兒。”

心虛的王逸不經意間蹭了蹭鼻子,說道:“我明天打算去坊市買一些丹藥,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

走在前麵的珊兒腳步一頓,微微轉過頭,冷哼一聲,便快步向前走去了。

隻留下獨自站在寒風中的王逸,在喃喃自語。

“咦?我記得和女孩子談話的一大忌,就是不要問她想要什麼東西。”

“但是我明天要去偷偷賣武技,也實在不方便帶著她一起去啊。”

“看來還真是個天真浪漫的小女生啊。”

王逸搖搖頭,苦笑一聲向前走去。

……

第二天清晨,當太陽剛剛照進房間時,王逸就準時從水晶中退出來。

昨晚王逸已經做了詳細的測試,發現水晶內空間的時間流速,差不多是外界的三倍多。

也就是說,他可以比彆人多出三倍的修煉時間,再加上空間內充足的靈氣和自己逆天的體質,甩普通人十幾條街那還不是輕輕鬆鬆。

此時王逸的心情特彆的輕鬆,經過昨晚的鞏固,他現在已經是一名徹徹底底的開脈境武者了。

武者修煉分為十級,除了最基礎的蘊靈境,後麵依次為開脈,築元,玄海,合丹,靈嬰,清玄,破虛、入聖,成神。

據王逸所知,自己的父王也隻是靈嬰後期的武者,但在這安海郡國,已是無敵。

唱著歌兒,心情大好的王逸挑了一身低調的青布衫,外邊套一身寬鬆的黑色鬥笠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便出門了。

當然不是正常的出宮,王後下令已經將他軟囚禁了,他是無法正常出入皇宮的。

但好在這清亭閣處於皇宮西北角,隻要穿越那層高高的宮牆就夠了。

正常情況下哪怕是合丹境的武者,也無法在不驚動護衛的情況下,輕易進出王宮。

但誰叫王逸擁有時空靈體呢。

不就是一堵高牆嘛,你再高,我直接橫穿過去不就行了。

為此,昨晚他專門修煉了一門叫《虛空步》的空間身法武技,身形一閃,就直接穿越到城牆外麵了。

“嘿,雖然又是個大胃王,但效用確實不錯。”

待在城下死角,感受著體內被消耗掉一半的真氣,王逸滿意地點了點頭。

“不過還是這《八方絕》好用,消耗小,還能隔絕神識探查。”

如果此時有人仔細觀察會發現,王逸身體四周有著淡淡波紋在浮動,彷彿空間被扭曲一般。

若用神識探查便直接泥牛入海,根本看不到王逸的真實麵容。

《八方絕》分為八層,是王逸迄今為止,修煉的最得心應手的武技。

講究的是巧妙的運用真氣來扭曲空間,因此對靈魂力的要求很高。

王逸三個時辰便將這門輔助武技練到第三層,自問現在就算是靈嬰境的高手,也不一定能用神識探查到自己的身份。

在這安海郡,我還不是出入如入無人之境?

正當王逸洋洋自得時,獨自坐在台階上的石青尤突然睜開眼,朝王逸這個方向看了看,便繼續入定了。

觀察了一下情況,冇有察覺到異常的王逸,便直接大搖大擺的向坊市走去。

……

多魯拍賣場,作為安海郡城最大的拍賣場,坐落在郡城最中心。

並以此為核心形成了安海郡最大的坊市,多魯坊市。

在大周帝國有一句老話,若問多魯何處在,個個郡城有多魯。

多魯家族作為大周帝國最富有的家族,將自己的產業開遍大周帝國,

甚至有人說在大周帝國的產業,其實隻占到他們家族的三分之二。

可見在整個多倫大陸,多魯家族也是小有名氣的存在了。

在安海郡城,多魯坊市基本上壟斷了郡城的一半經濟,是武者最愛的交易所。

而作為以盛產奇珍異寶著稱的拍賣場,更是武者心中的天堂。

走進坊市,王逸不禁也為坊市的繁榮所震驚。

坊市內車水馬龍,樓宇林立。

鱗次櫛比的房屋整齊地排列在兩側,懸空的樓台載歌載舞,絲絃之聲滌盪人心。

路邊還有不少小商小販,擺放著各種千奇百怪的物品,不斷吆喝著。

雖然現在纔是清晨,但就像不眠夜一般,依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整個坊市分為商業區,娛樂區,交易區、角鬥場和拍賣場。

你所想要的,應有儘有。

可以說,隻要有錢,這裡就能讓你無憂無慮地快活一輩子。

饒是上輩子見過繁華都市的王逸,也一瞬間被這紛繁的氣息所迷住了。

輕拍一下腦門,深呼一口氣,緩緩將心底升起的一些雜念排除。

修道者最忌心浮氣躁,可這奢靡繁華,最是動人心。

……

來到拍賣場,王逸從容的在幾名護衛嚴厲的注視下走了進去。

目光在大廳中掃過,便徑直向左前方的“鑒寶室”走去。

“先生,你是需要鑒寶麼?”

剛推門而入,一位麵容姣好的侍女便迎了上來,滿臉笑容地問道。

“你們的大管事在哪裡?我要拍賣幾份玄階高級的武技。”

黑色鬥袍下,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

王逸稍微改變了下空間波動,便將自己的聲音換成了七八十歲的老者一般。

聽聞侍女臉色微微一變,畢恭畢敬地對王逸說道:“老先生你稍等,我現在馬上就去請大管事過來。”

坐在椅子上,王逸冇有著急,隻是靜靜地坐著。

半響之後,侍女便帶著一個兩鬢斑白的華衣老者走了過來。

“老先生,這是我們多倫拍賣行的荀大管事,同時也是一位四級鑒寶師。”

侍女向王逸介紹一番後,便很自覺地退下了。

王逸微微點頭,從懷中掏出兩份卷軸道:“我要拍賣兩部玄階高級的功法武技,一本刀法,一本身法。這是他們的修煉心訣。”

荀管事有些納悶的接過卷軸,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竟然把玄階高級武技隨便寫在紙上的。

要知道作為武者,日常打鬥肯定不少,一張紙隨隨便便就會被弄壞了。

基本上武技都是刻在靈竹上,這樣不僅不易被摧毀,而且還能極大地儲存武技的靈性。

難道是哪個敗家子,把自家珍藏的功法偷偷拿出來賣了?

懷著好奇的心,荀管事緩緩打開了卷軸。

看了會兒,荀管事立馬臉色大變,不可思議地看向王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