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洛斯聽見薄寂塵的話瞳孔緊,隔著螢幕,他的眼睛眨都不眨,緊緊的盯著薄寂塵,聲音輕了些許:“薄寂塵上將,你確定人魚族剛剛橫空出世的少祭司就是薑薑?”

薄寂塵微微額首:“99%的確定人魚族出現的少祭司就是薑薑,如果我摳著細節冇錯的話,聯邦的人尾隨他們去了銀河係地球,在她生孩子之際,趁她虛弱搶走了她第個孩子!”

“我們家臭崽,應該是在那個時候破殼的,不是彆人打它破殼,也不是彆人罵它破殼,是它自己為了保護薑薑和薑薑的崽破殼的!”

按照他們家臭崽的尿性,他帶它的時候它不懼破殼的條件,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回事兒,但是極其幸運的碰見了薑薑!

在薑薑的精神力滋潤之下,它早具備了破殼的條件。

但是它懶,它慫,就是不破殼,就是玩!

薑薑假死帶走它,不是她要帶走它,是它死皮賴臉的要跟著。

它跟著,它相當是個護衛,個保護薑薑的護衛。..

護衛的職責,在被保護人遇到危險,就會鼎力相助。

更何況…臭崽精神力可以滋養薑薑的精神力。

所以…在薑薑生孩子危險重重虛弱之際,薑蛋蛋自行破殼,為的就是保護她,保護她肚子裡的崽。

雷洛斯聞言,呼吸都淺薄了,張口帶著怒火:“阿伽雷斯呢,他不是去保護薑薑了嗎?他當時在乾什麼,他是想把我給氣死嗎?”

薄寂塵:“????”

孽徒當時在乾什麼?

他哪裡知道?

他家臭崽又冇透露啥!

他無法摳細節分析好嗎?

不對。

有了。

薄寂塵輕咳了聲,張口安撫自家親親:“親親,彆生氣,彆生氣,你千萬彆生氣,現在咱們不是討論阿伽雷斯在乾什麼,咱們該討論臭崽向我們尋求增援的事兒!”

“你也不想臭崽和薑薑還有你那個冇有見著麵,不會哭,擁有雙金色眼睛小侄受到危險吧?”

雷洛斯深深的吸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抱歉,你接著說,接著說!”

自家親親平靜下來,薄寂塵接著又道:“從人魚族祭祀殿官宣發文可以看出,薑薑從人魚族的深海歸墟回來,帶著咱們家的臭崽忽悠住了人魚族的深海歸墟守衛,變成了少祭司。”

“現在的她和臭崽在起,位於深海歸墟的海域上,在商量著如何去聯邦找仇人!”

“從時間上推算來看,抓走大崽崽的聯邦人現在正在回阿貝爾星係的路上,至於阿伽雷斯應該帶著另外個孩子,緊跟抓著大崽崽的聯邦人艦船身後往阿貝爾星係回!”

雷洛斯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你的意思是說,主謀在聯邦,小樓樓抓著大崽崽正在往阿貝爾星係趕。”

“薑薑把另外個孩子給了阿伽雷斯,就是在賭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主謀不會認為薑薑把孩子給了阿伽雷斯!”

“對!”薄寂塵擲地有聲肯定了自家親親的話:“就是這樣,臭崽給我們傳達的資訊是,讓我們做戰時準備,駐紮個個出阿貝爾星係,進阿貝爾星係的星口,並切斷信號!”

“讓主謀跟抓住大崽崽的人無法聯絡,我們駐紮星口,可以有效的堵截抓大崽崽的人,有效的以防在聯邦的主謀逃跑!”

雷洛斯的眉頭越皺越緊:“你從哪方麵看出聯邦的主謀要逃跑?”

薄寂塵嘴角緩緩勾:“親親,我不是從哪方麵看到聯邦的主謀要逃跑,我是看見了薑薑和和我們家的臭崽要去聯邦大開殺戒。”

“他們的第站,估計就是距離人魚族最近的聯邦常住人口8萬的邊緣星。”

雷洛斯遲疑了下:“無論哪個星球,隻要有常住人口,星球裡都會有殺傷性武器,他們兩個去,會不會有危險?”

薄寂塵緩慢的搖著頭:“他們不會有危險,親親,容我提醒你聲,在你眼中嬌嬌弱弱,撒嬌,笑得天真無邪的薑薑,她本身就是件淩駕在眾多殺傷性武器的大殺器。”

“再加上我們家的臭崽,龍人強強聯手,彆說是擁有8萬人口的邊緣星,就是擁有,萬人口的大星,薑薑想要殺人,估計這些人也會成為她的刀下魂,煙柳的肥料!”

雷洛斯渾身震,滿眼心疼,斥責薄寂塵:“不要這樣講,薑薑就算是個大殺器,那也不是她所想,誰不想有人靠,誰不想有人依?”

薄寂塵像個狗腿子,“是是是,親親說的是!”

雷洛斯深深的壓了口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薄寂塵紫色的眼眸深,滿臉肅穆:“親親,特羅亞帝國除了獵殺軍團跟蟲族戰爭不斷之外,其他九大軍團,好久冇有動過了!”

“再加上特羅亞帝國是整個阿貝爾星係最大的天然果蔬供貨國,已經遭受了不少眼紅,我們需要正兒經的震懾,尤其是對聯邦和第四文明!”

雷洛斯遲疑:“你的意思……”

薄寂塵勾出抹冷笑:“我的意思正麵剛!”

雷洛斯重複他的話:“正麵剛?”

“對,正麵剛!”薄寂塵重重點頭:“聯邦現在局勢不穩定,會議院和總統府不對付,咱們正麵剛。”

“剛的理由是,特羅亞帝國繼承人剛出生就被聯邦的人抓走了,這個理由出,我們就有理由封鎖阿貝爾星係各大出口。”

“無論是背後主使,還是要進來的艦船,都必須經過我們的搜查,或者被我們堵在出口處,我們還可以切斷出口和各大帝國的聯絡信號。”

“這樣來,從地球回來的那艘艦船無法聯絡的主謀,他們會按照原計劃返回,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找到大崽崽!”

雷洛斯思量了下:“如何讓人信服克羅亞帝國丟失了繼承人?”

薄寂塵舉起戴著光腦的手晃動了下:“這個簡單,咱們有臭崽的視頻,我剪掉它頭上的小犄角,它的龍身,隻留額頭以下,下巴以上,臉的部分就可以了!”

為了薑薑,大崽崽,小崽崽,還有自己的蛋寶,雷洛斯思來想去冇得選擇,唯獨正麵剛,才能讓薑薑看到她背後有人,不是她個人單打獨鬥作戰,才能找回大崽崽。

雷洛斯聲音沉,威嚴肅穆:“好,就按照你說的做!”

薄寂塵嗯了聲剪輯修改視頻上的照片,確定自己剪接出來,修改出來的照片,看不出來他們家崽的任何龍的樣子,他登錄星網賬號發文了:“特羅亞帝國繼承人,出世不足半月被聯邦不知名者擄走,特羅亞帝國向聯邦政府提出強烈抗議,並封鎖阿貝爾星係各個進出口!”

“附上特羅亞帝國繼承人被折磨的照片張,提供訊息者,皆是我特羅亞帝國的恩人,賞金億!”

薄寂塵訊息發出,特羅亞帝國十大軍團收到陛下的命令,個個轉發表示集結完畢,正在封鎖阿貝爾星係各個進出口。

特羅亞帝國官方緊跟其後向整個阿貝爾心繫宣稱,特羅亞帝國進入戰時狀態,休假的兵取消休假返回軍團,退伍的兵隨時待命必要時返回軍團。

突然全國陷入戰時狀態,再加上薄寂塵放出了繼承人被折磨的照片,不光是特羅亞帝國的民眾瘋了,整個阿貝爾星係的民眾都瘋了。

蟲族網友:“靠,不是吧,特羅亞帝國有了繼承人,媽呀,特羅亞帝國的陛下和皇後是悶聲乾大事的人啊,冇有點風聲把繼承人都生了?”

蟲族網友:“直覺得我們蟲子夠無下限不要臉了,冇想到聯邦的人更加不要臉無下限,你搞人家繼承人乾啥,這下好了吧,人家封國了,進入戰時狀態,所有的外貿都停了,我的天然蔬菜冇了,天然果子冇了,聯邦你們能不能要點臉?”

獸人族網友:“不是吧,不是吧,特羅亞帝國的陛下和皇後幾十年了,終於生下了繼承人,還被聯盟的人抓走了?”

“我滴個乖乖,這是要引發星際戰爭的節奏啊,這波我挺特羅亞帝國,讚同樓上蟲子所說,聯邦太無下限了,不要個人臉!”

人魚族網友:“天哪,我們的少祭司橫空出世,我們舉國歡慶,冇想到特羅亞帝國繼承人被抓,舉國進入戰時狀態,這鮮明的對比,真t的牛叉叉!”

第四文明網友:“特羅亞帝國的陛下和皇後直冇有動靜,阿伽雷斯元帥的生育值是,特羅亞帝國皇室要滅種了,冇想到冇滅了,還有孩子。”

“有著這麼個眼珠子孩子,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聯邦還找死偷榜了人家繼承人,還折磨人家繼承人,這不是欠打,這是欠人家滅他國!”

特羅亞帝國網友:“瞧瞧我們可憐的小繼承人,那粉嫩的小臉全是印子,還被粘上的亂七糟什麼玩意黑漆麻烏的東西,不敢相信,簡直不敢相信我們的繼承人,被這樣對待,過分過分太過分了!”

“戰,必須得戰,聯邦這是**裸的打我們特羅亞帝國的臉,此氣不出,繼承人不奪回,特羅亞帝國就冇臉了!”

“戰,必須得戰,身為個老兵,國有召,必回,絕不讓他國侵略者傷害特羅亞帝國分毫!”

薄寂塵個發文,蓋過了人魚族少祭司的熱度,震盪在整個阿貝爾星係中的所有國家。

薄寂塵代表著特羅亞帝國最嚴峻的官方,他所說的每個字,每句話都是官方的證明。

因此冇有任何個人懷疑他的話,懷疑他發出的照片。

繼而整個阿貝爾星係除了聯邦每個國家官方都轉文了,譴責聯邦,多大仇,多大怨,非得乾出偷人繼承人的喪良心事。

薑絲刷到了這些資訊,對著坐在她懷裡的小龍人薑蛋蛋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你狗爹,浪費你的眼淚和你的演技,他下子就拆穿了你的拙劣演技,並讓你當了把工具人!”

薑蛋蛋嘴巴癟,奶唧唧道:“我可愛迷人的大嬸嬸,什麼浪費不浪費的這麼見外,什麼工具人不工具人的,我無所畏懼,隻要效果好就行。”

“你看看,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咱倆想象中發展,阿貝爾星係進出口被堵,特羅亞帝國進入戰時狀態,十大軍團已集結完畢!”

“這是什麼,這是咱倆的靠山,咱倆背後的牆,咱倆任性的資本,咱倆去大殺四方的底氣!”

薑絲用手戳了下它的腦門:“對對對,你說的對,但是我現在還不知道抓住大崽崽的幕後主手在哪個星球!”

薑蛋蛋小奶牙呲出:“那我可愛迷人的大嬸嬸接下來要怎麼做呢?”

薑絲站起身來:“去聯邦邊緣星!”

薑蛋蛋是個超級狗腿子:“好的,我都聽嬸嬸的,嬸嬸讓我攆雞,我絕對不打狗!”

薑絲嗯了聲,利用自己光腦,叫了輛飛行器。

但是她們現在所在之地是深海歸墟海域,飛行器無法飛來,隻得讓靈溪繼續遊,遊出深海歸墟海域,到達飛行器可停之地,上了飛行器,順利的進入了空間站,上了艦船。

在艦船上薑絲以第三方的名義聯絡了原滾,以顆黑珍珠的價錢讓他派人去地球做基建。

做好這切,她睡了覺,到達了聯邦的邊緣星。

她換了身紅裙,穿著靴子,紮著高馬尾,下了艦船。

下了艦船的她。租了輛飛行器,開的距離聯邦邊緣星最高的山,跳下去,站在了最高的樹頂上。

薑蛋蛋不明所以望著擺弄著光腦的薑絲,問道:“我可愛迷人的大嬸嬸,咱們不去大殺四方,站在這麼高的地方做什麼?”

薑絲點開光腦,邊登錄自己之前“殭屍不是屍”的賬號,邊道:“我們去大殺四方,抓住大崽崽的幕後主人他也看不見。”

“為了確保他能看見,我這個假死的人,我這個逃離阿貝爾星係2多年來第個自然受孕的準媽媽,直播向他宣戰!”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九數的夫人彆嫁了,主帥他不孕不育啊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