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寶宜被他聲音中的狠厲嚇一跳,心底的不安愈發濃重,“哥,我知道錯了。”

“那就去道歉!”啪一聲,厲上南放下手中的杯子。

厲寶宜咬著唇角,衝他點頭,“好!”

“今晚,你嫂子跟尤美人有場直播,”厲上南直接拍板,“你跟著過去。”

厲寶宜瞥了眼夏音,見她神色淡然,眉心不由微擰,“好!”

她雖承認在這事上推波助瀾,但兩人鋪天蓋地的親密照卻是不爭的事實。

夏音竟然毫無芥蒂?

見此,厲權業這纔開口,“時間不早了,先吃飯吧。”

厲上南起身推著他往外走,“最近這腳感覺怎麼樣?”

“能使上點力了,”厲權業拍著大腿,輕歎了聲,“不過還是有點疼。”

厲上南安撫道,“這事急不來。”

夏音跟厲寶宜並肩跟在兩人身後,餘光裡厲寶宜低著頭,看不清她的麵色。

不過,想來也不會太好。

飯後,厲寶宜先回梧桐苑換衣服。

厲權業留厲上南談事,夏音便也跟著離開院子。

剛轉過折角,她便看到厲寶宜站在不遠處,眼尾一挑,走過去。

厲寶宜有些不可思議地望著她,“你竟然不生氣?”

“我愛他,”夏音一臉無奈,“自然願意包容他的一切。”

“他出軌,你也能忍?”厲寶宜聲音有些劈叉。

夏音沉默了兩秒,“你不懂。”

說完,她就走了。

厲寶宜站在那裡,眼底是化不開的陰翳。

她很想扒開夏音的腦殼,看看她的腦迴路到底是怎麼長的?

夏音走出去一段時間,回頭看了眼,見她依舊站在那裡,跟四周的夜色融在一起,格外陰森。

七點多,三人離開厲公館前往直播間。

見三人下車,環洋娛樂的老闆褚世金一臉歉意地跟曆上南握手,“抱歉,是我冇管束好手裡的人,給您跟夫人造成這麼大的困擾。”

視線落在夏音身上,眼中帶著幾分探究,“想必這位就是厲太太了?”

褚世金冷冷地瞥了眼一側的尤美人,托她的福,今天有幸見到這位神秘的厲太太。

對上他的目光,尤美人一哆嗦,下意識地又往金姐的身後躲了躲。

厲上南握著夏音的手向他介紹,“這是我太太,夏音!”

“您好,厲太太,”褚世金再次道歉,“這次的事實在對不起。”

厲上南打斷他的話,“我們進去再聊!”

“請!”褚世金朝三人抬了下手,引著他們走進大樓。

厲寶宜瞥他一眼,餘光掃過身側的幾人,垂著視線跟在幾人身後往裡走。

劉姐帶著尤美人亦步亦趨地跟上,冇有褚世金的示意,兩人根本不敢開口。

尤美人盯著厲寶宜,嘲諷地扯了下嘴角。

見此,劉姐狠狠地瞪她一眼,警告她彆再生事。

尤美人從厲寶宜身上轉開視線,看向厲上南身側的女人。

不得不說,這女人身姿妖嬈,麵容足夠明豔,舉手投足之間儘是攝人心魄的風采,怪不得當初厲上南對她的自薦那麼看不上。

隻是,想到那位跟她相似的女子,她心裡又生出幾分不甘來。

一進辦公室落座,褚世金就冷下臉,雙眼不善地掃向尤美人,“還不滾過來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