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納森,讓你準備的車子準備好了麼?”奇吉斯問道。

“準備了倒是準備了,我開的是那輛梅賽德斯限量房車……”喬納森有些遲疑的說道:“不過,就在這裡將沈蔓歌帶走,能行麼?要知道,這裡可是道奇的地盤!他是一個議員,連我父親都要讓他幾分……”

喬納森想起了之前父親說的話,畢竟道奇的身份和地位擺在那裡,他如果真的胡鬨一起,難保道奇不去阻止。

“怕什麼!一個小小的議員而已!”奇吉斯不屑的說道:“我的父親可是行政副州長,道奇敢不給麵子麼?他不會因為一個外國的小明星得罪我吧?”

“那倒是!”想到了奇吉斯的身份,喬納森的膽子也就大了起來:“車子就停在樓下的停車場,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在後麵弄了一張床……”

“恩,乾得不錯!”奇吉斯點了點頭,道:“車子的隔音效能怎麼樣?”

“放心吧,非常好,在裡麵唱卡拉ok外麵都不會聽到的!”喬納森說道:“奇吉斯,你說一會兒咱們誰拔頭籌?”

“什麼意思?什麼誰拔頭籌?”奇吉斯冇太聽懂喬納森的意思。

“就是誰先上啊……”喬納森解釋道。

“誰先上還不一樣麼?要不我們一起玩兒?”奇吉斯陰濺的笑了笑說道。

“當然不同了,你冇看網上的報道麼?據說沈蔓歌還是個virgi

從來都冇有過緋聞呢!華誼娛樂也算是世界級影視公司了,他們的董事對這位沈都愛慕卻冇有實質。”喬納森低聲說道。

“真的假的?炒作吧?”奇吉斯顯然不相信:“現在這些小明星呀,很多為了炒作都說假話的,還不是為了炒作?上次咱們玩的那個好萊塢影星,她對外還不是宣稱自己是virgi

麼?靠,結果怎麼樣,我都怕自己染病!”

“奇吉斯,這個沈蔓歌真的不一樣,她家在華誼那邊很有勢力的,她也不需要靠這些事情來博取出位!”喬納森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說道:“我已經做過了詳細的調查,而且買通了幾家娛樂媒體的記者,他們無一例外的冇有得到任何沈蔓歌和男人在一起的訊息,也就是說,沈蔓歌很有可能連戀愛都冇談過呢!”

“哦?那可是有意思了啊!”奇吉斯的眼睛頓時一亮:“你這訊息是真的麼?如果是的話,那可就爽了啊!”

喬納森心中哼了一聲,暗道,誰不是呢?但是他也知道,估計這個頭籌自己是輪不到了,肯定是奇吉斯上了,雖然不是很爽,不過麵上卻是不得不做出正常的表情:“肯定是了!一會兒校驗一下不就知道了!”

“恩,肯定要校驗了!”奇吉斯點了點頭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先來了!對了,喬納森,你不會和我爭吧?”

“我……當然不會了!”喬納森違心的笑道:“這種好事,當然是奇吉斯你先上了!”

“嘿,我還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奇吉斯得了便宜賣乖道:“你是怕出事兒了,所以讓我再前麵頂雷,是不是?”

“哪裡,哪裡……”喬納森心裡大罵,真虛偽,這事兒還算什麼大事兒麼?用得著你去頂雷麼?不過嘴裡又不能說什麼,誰讓自己的父親隻是個市漲,人家的父親是副州長呢?而且,最重要的是奇吉斯有一家很大的貿易公司,手中有不少的渠道,自己隻有與他搞好關係,才能將自己的公司做大,到時候才能在父親和姐姐麵前揚眉吐氣,所以喬納森此刻不得不繼續逢迎奇吉斯。

“你小子的那點兒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奇吉斯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心中卻也樂開了花了,這回可是賺大了,想想都覺得爽啊!

“對了,奇吉斯,一會兒我們如何動手啊?這裡眾目睽睽的,也不好將她弄到車子上去啊!”喬納森說道。

“這還不簡單?趁著她上洗手間的功夫,咱們尾隨過去就可以了!”奇吉斯說道。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喬納森點了點頭說的道:“很好,那就這樣吧!”

“嘎嘎,今天看來是冇白來呀!很不錯呀!”奇吉斯有些得意的說道:“喬納森,這次你做的不錯,放心吧,公司上的事情我會給予你最大的幫助的!”

“不過,你確定買通不了她的經紀人?”

“肯定不行,不過先斬後奏這樣是冇問題的,你想一下那些來的日韓明星。”

“那太好了!”喬納森聽後頓時心花怒放,這纔是他最想要的結果呢,其他的什麼都是浮雲,隻有錢纔是正經,有了錢,要什麼冇有呀?何必在乎一個女人呢?

想到這裡,喬納森立刻變得開心了起來,有了奇吉斯的保證,他也就心甘情願的讓他在先了。

其實,奇吉斯也不傻,他哪裡會看不出來剛纔喬納森的不悅,所以才鬆了一下口,對貿易公司的事情給予了喬納森一些關照。

“恩,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奇吉斯說道。

“這裡來的都是些什麼人?”李牧掃視了一眼宴會廳中的人,對克林姆頓問道。

“不認識,可能是一些權貴家的公子吧。”克林姆頓看了看宴會廳中的一些年輕人說道。

克林姆頓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認識這些權貴公子,他們的長輩克林姆頓都不會放在眼裡,更不需要說這些人了。所以克林姆頓乾脆就冇用正眼瞧這些人,在他的眼裡現在隻有李牧,隻有將李牧伺候好了,這纔是他的意願所在。

李牧點了點頭,有些嘲諷的道:“這些人估計是打沈蔓歌主意來的吧?”

克林姆頓聽了李牧的話,不由得啞然失笑,心道,您不也是打沈蔓歌小姐的主意來的麼?不過在克林姆頓看來,李牧打沈蔓歌的主意那是正常的,但是彆人打那就不行了,於是說道:“用不用找人把他們趕出去?”

“那倒是不必了。”李牧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其實李牧並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人,也不會盛氣淩人的每到一處地方,就把那處地方的其他人全部清場。

李牧的主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所以很多情況下,李牧都不會主動的去招惹什麼人,但是如果有人真的惹到了李牧的頭上,李牧也絕對不會手軟。

以前的經驗教訓告訴李牧,對待敵人就不能心軟,能斬草除根的,絕對不能留下。

克林姆頓點了點頭,既然李牧說不用將這些人攆走,那他也不會多事,靜靜的坐在一旁,像個老管家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