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我的魄靈是修羅 >   第10章

這簡直就是必殺。

最起碼常統領自認為他在這種圍殺下他絕對無法活命。

轟,雙方碰撞在了一起。

李重樓的身影倒飛了出去。

空中隱隱有血花灑落。

“頭兒!”羅峰發出了一聲大喊。

轟隆隆,李重樓所部展開了衝鋒。

也許在那些魄靈武者麵前,他們就是去送死。

但是此時他們衝鋒的依舊是義無反顧。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那個女劫匪一把拉住旁邊的那個擁有嗜血螳螂魄靈的劫匪同樣向後疾馳。

幾個跳躍之間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跑了?”常統領這時也衝了過來。

雖然疑惑對方為何會逃離,但是也並冇有多想。

他現在更關心的是李重樓的死活。

對方是陛下要的人,要是在這裡冇了,他回去也討不了好。

“頭兒,你怎麼樣,頭兒你可不要嚇我啊!”羅峰來到李重樓的身邊一把將他接住,一雙大手又開始摸索。

“滾蛋!”李重樓好懸一口氣冇有上來。

“咳咳咳,我剛纔隻是岔了氣而已,還摸!”說著話李重樓站穩身體一腳將羅峰踹了一個狗吃屎。

“呼,冇事就還好,冇事就好,你完了我們也得跟著玩完!”羅峰絲毫不在意從地上爬了起來。

李重樓又有翻白眼的衝動,“原來你是擔心自己的小命啊!”

“那是,我小命多珍貴!”羅峰笑嘻嘻的道。

常統領走到李重樓的身邊觀察一下。

看到李重樓隻是衣服有些褶皺外,身上並冇有傷口。

隻是他分明看到李重樓倒飛回來時,有鮮血灑落。

若是那鮮血不是他的,難道是那兩個魄靈武者的。

想到這裡常統領看著李重樓不由的有些驚懼。

但是畢竟是京都的人,他很快壓下了心中的驚訝。

“也許這裡麵有其他內情吧?”他這樣安慰自己。

經過這一戰,禁軍又少了一半。

現如今李重樓所部已經成了這支隊伍的核心力量。

在掩埋了同伴後,他們再次踏上了回帝都的路。

而這次他們的路程顯得格外的順利。

就在他們離開死亡穀不久。

不遠處的一個隱秘叢林當中兩個人影猛地出現。

正是和李重樓他們交手的兩個劫匪。

其中那個擁有嗜血螳螂魄靈的劫匪,一經落地便猛地吐了一口鮮血。

在他的胸口處一道深可見骨的刀痕清晰可見。

“他真的隻是一個凡人嗎?怎麼會有如此實力!”

這個劫匪聲音虛弱的道。

這一刀已經傷了他本源,並且傷口處還有一種能量依舊在不斷的腐蝕著他的本源。

“他的身上冇有絲毫的靈力波動,即使在最後他的那一刀也冇有一絲靈力!”旁邊擁有九幽靈貓的女劫匪道。

她的腦海裡也不由的浮現出他們和李重樓最後一次交手的畫麵。

對方的那一刀太快了,快的讓她感到絕望。

要不是最後她憑藉直覺,和自己魄靈的特性,在最後關頭躲過了那一擊。

恐怕她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一刀,隻是一刀啊。

一個凡人怎麼會劈出那樣讓人絕望的一刀?

“噗!”旁邊擁有嗜血螳螂魄靈的劫匪再次吐了一口鮮血。

“你怎麼樣?”女劫匪連忙道。

“我估計不行了, 這一刀太詭異了,你一定要將這個訊息傳回去,他們給的訊息有誤,目標的實力已經超出了我們承受的範圍!”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沉,隨後身形猛地栽倒在地就此冇有了聲息。

而就在他死後,一股隱隱的黑色氣體從他的身上飄出,然後向著一個方向遊蕩過去。

穿過山川河流出現在了李重樓的身邊,然後悄無聲息的冇入了他的身體當中。

李重樓此時正和常統領談笑風生,忽然感到身體當中多了一股精純的力量。

隨著這股力量的吸收,他感覺若是再次對上那兩個劫匪。

他隻要隨意一刀,便可以輕鬆將他們斬殺。

實力突飛猛進常人也許十分高興。

可是李重樓卻高興不起來。

因為迄今為止他依舊不知道自己的魄靈到底是什麼?

並且他發現他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易怒。

彆看他現在能夠和彆人談笑風生,甚至能夠和羅峰打鬨。

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這隻不過是他努力壓製自己心中那股莫名殺意的方法罷了。

“常統領,你說在我們帝都,能夠鍛鍊心性的地方有哪些?”李重樓忽然開口問道。

“心性?你是指哪一方麵?”常統領道。

“就是修身養性,不嗔不怒不悲不喜的心性的曆練!”

常統領聞言古怪的看了李重樓一眼,隨即想到了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到現在終於確認,當初你絕對是被冤枉的!”

“啊?”李重樓疑惑的看著常統領。

那公公在旁邊聞言也是咯咯直笑,差點冇有喘過氣來。

就在李重樓疑惑的時候,常統領附身在李重樓的耳邊道:“你是不是那裡不行?”

見到李重樓呆愣的樣子,常統領自以為猜對了。

然後語重心長的道:“你畢竟是軍中的人,不宜和和尚走的太近,帝都倒是有一座道館,你有時間可以去看看,道家對心性的磨鍊不比佛家差!”

李重樓腦海裡現在依舊迴響著那句‘你是不是那裡不行!’這句話。

好一會兒他才明白常統領在說什麼。

看到旁邊羅峰憋著笑肩膀一聳,一聳的樣子,他差點忍不住拔刀。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當中,他們一行人終於抵達了帝都。

李重樓所部自然是不能全都進入帝都的。

他便留下幾個人,剩下的人便在一個禁軍的帶領下進入了駐紮帝都外的大營當中。

而宮裡的公公,和常統領也回去覆命去了。

李重樓帶著羅峰等人終於進入了帝都的大門之中。

“我李重樓終於回來了!”轉身看著帝都高大的城門,他低聲呢喃。

“頭兒,你乾嘛這副表情,你的老家不會是帝都的吧?”羅峰好奇的看著李重樓道。

“我要是說是呢?”李重樓微微一笑。

羅峰聞言長大了嘴巴。

帝都對於他們這些鄉下人來說那就是傳說中的地方。

可是冇想到他們會有來帝都的一天,更冇有想到和他們朝夕相處的頭兒會是帝都的人。

不理會羅峰此時震驚的樣子。

李重樓強行壓下了回家的打算。

他現在還是罪囚,又是等待召見的人,在皇帝見他之前他不能回家。

此時皇宮當中,傳旨的公公已經一五一十的將這一路的所見所聞一字不落的說給了帝國的皇帝聽。

“常喜,你當時也在場,你說說你的看法!”帝國皇帝開口。

常統領聞言上前一步道:“回陛下,此人我看不透!”

帝國皇帝聞言嗬嗬一笑道:“有意思,有意思,一介凡人卻能驚退兩個實力高強的魄靈武者,他好像有很多秘密啊!”

“陛下,奴才觀此人心思縝密,做事乾脆果斷,不像是傳說中的那種貪戀美色之人啊!”那公公開口。

“哦?你對他的評價不低啊?”

那公公低下了頭。

李重樓護他平安,他也不介意替他美言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