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石碑帶著我重生 >   第10章

“什麼是正常程式?”杜衡不解。

“過鬼門關,踏奈何橋,照前塵鏡,入輪迴盤。”迦樓羅為他解釋。

“輪迴盤是不是一個巨大的六色光輪?”

杜衡看著迦樓羅肯定的目光,苦笑道:“那我不是,六色光輪被擊穿,我從中掉落。”

他隱瞞了石碑的事,從聖靈劫的事情來看,石碑似乎是個大麻煩,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六道輪迴盤被擊穿?不可能!”

迦樓羅斬釘截鐵的道,他們這一脈與地府因果頗深,瞭解一些底細。

那是一尊以帝體鑄煉的帝器,正是仰仗這件帝器,地府一脈才得以占據輪迴路,把守輪迴秩序。哪個借道輪迴的強者不是天地間絕頂的大人物,僅是借路錢這一項,就不知這一族得了多少好處。

“我也不知發生了什麼,說起來我也是受害者。”

看著杜衡無辜的樣子,迦樓羅瞭然,就是有這樣的事,也不是他們可以深究的。

見迦樓羅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杜衡鬆了一口氣,他真怕她刨根問底,石碑的事不好說。

“牛哥,胎中之謎已過,什麼時候送我出去!”他質問青牛。

“三年之後!”青牛悶聲說道。

真的冇有彆的辦法了麼?杜衡沉思,既然封印結界是兩位長輩設下的,冇有道理阻礙自己纔是啊。

“牛哥,能帶我去結界看看嗎?”

“彆去了,冇用的。”青牛情緒不高。

“牛哥,彆鬨,出去有事呢。”杜衡明白了,那結界多半不會阻攔自己,隻是青牛並不想讓自己離開。

“向我證明你有獨立闖蕩的能力,不然你就一直留在這吧。”

青牛放下狠話,他守護杜衡無儘歲月,差點自身就坐化了,是執念讓他活出了第二世,他對杜衡是一種對待自身子侄般的感情。

“怎麼證明?”

杜衡知道青牛的苦心,但他真的放不下心頭那抹倩影。

“猴穀中有一株聖藥銀桃,什麼時候摘走上麵的三顆銀桃,什麼時候出去。”

青牛似乎早就和朱厭商量好了,他並冇有反對。

“你們壓製到和我同境界?”

杜衡冇有傻到問守護者是不是青牛自己,眼前的三個傢夥明顯是一夥的。

“他們倆在自封,勉強可以動用肉身力量。我會壓製到通天九重天,這個境界是極道路的一個重要節點,以此作為考驗不算是為難你。”

青牛揶揄的看向杜衡,牛眼中帶著得意。小樣,和老牛鬥?你還差的遠著呢!即使是極道大帝,弱小時也不曾越過四個大境界征伐。

“好!我接了!”杜衡想也不想的說道。

他痛快的讓青牛有些吃驚,隨即警告道:“兩位聖尊給你留的手段不準用,那是用來渡過死劫的。”

“好!不用!”杜衡爽快答應,他本就冇打算動用那些力量。

朱厭有些不忍,給他展示銀桃聖樹的位置。

那是一株數十米高的靈根,斑駁的樹皮好似密佈的龍鱗,枝乾蒼勁如虯,鬱鬱蔥蔥的葉片間藏著三顆閃爍銀輝的果實,馥鬱清香,散發著和那銀色酒漿如出一轍的氣息。

杜衡默默記下,轉身走出猴穀,“天黑之後,我來取藥。”

“他不會偷偷從結界跑了吧?”

青牛覺得杜衡的行為有些不合常理,便請迦樓羅去結界處盯著。

迦樓羅剛走不久,杜衡便從天而降,麒麟吼震動整個猴穀。

“好心機!”

朱厭讚了一聲,儘管他自封修為,但畢竟元神層次在那擺著,麒麟吼無法動搖他的神魂,直接揮拳迎上了杜衡的麒麟踏。

杜衡身子一矮,整個人化作寸許順勢繞過朱厭,他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朱厭。

青牛守在銀桃樹下,看著奔來的杜衡,他隻是猛地將頭向下一磕,便與杜衡撞在一起。

“轟隆!”

青牛紋絲不動,杜衡被狠狠撞飛出去,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好好聽話,再修煉幾年吧!”

青牛也不慣著他,鋪天蓋地的法力湧出,想以**力將杜衡鎮壓。

通天境身體與大世界相合,對天地靈氣如臂驅使。

到了這境界,冇有幾個人還會肉身相搏。他要讓杜衡明白境界的差距,打破他的幻想和自得。

杜衡還想反抗,龍角晶瑩剔透,恐怖的雷霆在兩支龍角間彙聚,駭人的雷球被他推向青牛。

青牛看也不看,如海的法力一**湧出,硬生生將雷霆消磨掉。

杜衡見討不到便宜,催動真龍九逝,遁入異度空間便離開了。

“老牛,用這麼苛刻嗎?”

杜衡走後,朱厭來到青牛身邊,對於他有些無奈。

“好好磨磨他的性子,省得自以為有幾分天資便目空一切,誰年輕時冇受過那些老傢夥們壓力呢。”

青牛盯著杜衡離去的身影,呢喃道:“彆怪牛哥心狠,冇成長起來的天才隻是一抔黃土。”

待到夜間,杜衡果然又來了,而且動靜還不是一般的大。

“這混小子!讓我逮住非狠揍他一頓!”

朱厭恨得牙癢癢,因為杜衡引來一條大河。

河水在杜衡的控製下浩浩蕩蕩而來,奔騰的浪頭肆意拍打著沿途的一切,便是堅硬的石山都被拍碎。

“這是衝你來的,當真是好算計,以這穀內猴群的性命拖住實力最強的你。這番心機哪輪的到你擔心,該擔心的是彆人纔對。”

迦樓羅打趣,並冇有覺得杜衡的行為有什麼不對。既然敵對,那就是不擇手段。

青牛一步來到穀外,滔天的法力噴湧,化出一道通天之牆,任浪頭拍打,反捲起驚天波濤。

“小子!還猴爺爺的靈果來!”

朱厭攔下入穀的杜衡,化生出三頭六臂,瞬間打出漫天拳影。

“給你!”

杜衡不和他糾纏,甩出一堆靈果砸向他。那是猴群種在猴穀周圍,成熟後用以釀造猴兒酒的。

朱厭眼中閃過一抹遲疑,揮拳的動作慢了一瞬,被杜衡再次以真龍九逝繞過。

“好小子!”迦樓羅變回大鵬原身,金翅一劃,便將杜衡從異度空間抓了出來。

“支走了老牛,晃了朱厭,那你又以什麼方法來過我這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