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阿姨啜泣著說道:“昨晚,你的馬達叔叔讓我準備更多的食材。他說今天要請你們兄妹到我們家吃飯。誰能想到,昨晚他聽到騷動纔出去看看,而且……而且……”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一名士兵深吸一口氣,低聲說道:“幸好死去的不是我們的人。隻有幾個獵人死了。”

聽到士兵的話,蘇寒猛地站起身來,一把抓住雷洛城士兵的衣領,猛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周圍的人連忙上前將他拉開。

“你再說一次!”蘇寒吼道。

那個士兵推開拉著他的人說:“再說幾次又怎麼樣?不就是死了幾個獵人嗎?”

突然,一個象征懸浮的法則之輪在蘇寒手中凝聚。他再次擊中那個士兵的臉。士兵想要反抗,身體卻控製不住,不住的懸浮了幾米,重重的撞在了牆上。

“不就是這樣?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你們而死亡?”

蘇寒凝重的看著他。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人都驚呆了。他們不敢相信,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竟然一拳打飛了一個成年戰士。

士兵踉踉蹌蹌的站起身來,指著蘇寒,道:“你……你……” 隨即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他本就已經受了傷,被擊中後,氣血襲向心臟。

蘇寒走到哭泣的女人麵前道:“馬達阿姨,彆哭了。他們將付出血的代價!”

半個小時後,他來到了村長家。他看到房子已經塌了一半,周圍還有很多血跡。很明顯,這個地方經曆了一場戰鬥。

蘇寒看到門口躺著幾具屍體。他們穿著黑色緊身衣。顯然是一群刺客。

名叫薇薇安的半精靈站在門口,毫髮無傷,周圍環繞著魔法氣息。

“老師,你好嗎?” 蘇寒問道。

村長搖頭道:“冇事。都是我的錯。我明天就讓他們走。”

薇薇安淡淡的說道:“在找到神聖寶藏之前,我們不會離開。”

她轉身走進屋子。

蘇寒皺眉問道:“老師,神聖寶藏到底是什麼?”

村長搖頭道:“這個你就彆問了。快回去吧。”

蘇寒怒道:“老師,村子裡死了八個人!”

村長皺眉道:“小寒,你聽我說。我是這個村的村長。我會處理這些事情的。照顧好小玉兒,趕緊回去!”

蘇寒將手中的雜物扔在地上,轉身離開。

下午,蘇寒回到了家。他在房間裡找了半天,轉過頭來。

“蘇玉兒,父親留下的獵刀呢?”

蘇魚兒擔憂道"在木棚裡。大哥,你找獵刀乾嘛"

蘇寒搖了搖頭,找到了獵刀。他用磨刀石開始磨起刀來。

“小玉兒,今晚,你去村裡陪馬達阿姨。馬達叔叔死了。你留在她身邊。我怕她會做出什麼傻事。”

蘇玉兒擔憂的看著自己的哥哥。蘇寒麵無表情的臉倒映在獵刀上。

半夜,蘇寒睜開了眼睛。他用一塊布把獵刀包好,走出了門。

天上的月光皎潔如新。

這兩天,他的身體得到了充分的休息,精神力也翻了一番。殺死一個刺客完全足夠了。走出村子,他身形一閃,躲進了灌木叢中。

月光下,他隱約能看到在村口巡邏的雷洛城士兵。

"你們的人是人,我們的人就不是人嗎?"蘇寒低下頭,看著手中的獵刀。

"既然冇有人願意為他們的死站出來,那就讓我來吧!"

蘇寒在外麵的荒地上緩緩爬行。如果此刻今天還敢來,那麼今天一定讓他們有來無回。

黑暗中,蘇寒發現自己的法則之眼還有一個非常實用的功能。

那就是可以看穿黑暗。

每一個生靈,都有一個極其複雜的法則之輪,牽扯到生命和靈魂。這非常複雜。

而這些複雜的法則之輪,讓蘇寒可以在很遠的地方發現他們的位置。

等了兩個小時,蘇寒忽然在遠處的荒野中看到了生命法則的跡象。

“一、二……” 一共有十個人。

他們的動作非常小心。顯然,他們不是雷洛城的人。

“冇想到你們還敢來。” 蘇寒躲在草叢裡,麵無表情。“那今天,你們就誰也不用走了!”

“雷洛城的大部分冒險者都進​​入了山區。現在是拿下薇薇安腦袋的最好機會!”

蒙麵刺客首領冷冷地看著遠處的山村,說道:“隻要完成了這份工作,我們就可以過上舒適的生活。”

旁邊的一名刺客沉聲道:“薇薇安是帝國五級皇家法師,也是二公主的手下。一旦帝國調查……”

帶頭的刺客冷笑道。“我們隻是為了錢而工作。其他的事情自然會有人為我們解決。”

他們在曠野中爬行。完全冇有注意到幾十米外的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正盯著他們。散發著冰冷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