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絕世強龍 >   第1220章 他心通

-

如果向冬晴能把那五億還來,今天或許就是個完美的日子了!

齊等閒對於向冬晴黑吃黑的操作,還是頗有怨唸的,一頓飯再怎麼貴,也吃不回本來。

好在今天的向冬晴足夠賞心悅目,倒也能讓齊等閒暫時忘記被黑了錢的痛苦。

到了飯桌上的時候,齊等閒舊事重提,說道:“能不能把那五億還我?我現在真缺錢啊!”

向冬晴愣了愣,道:“行了行了,你彆囉嗦了!那五億不還你,大不了我陪你回去過年。”

齊等閒就道:“要不你彆去了,把錢還我就行。”

向冬晴讓這句話說得狠狠一怔,然後眼睛都眯了起來,還以為這廝的情商真的提高了,原來,還是在原地踏步啊!

看到向冬晴的小拳頭都捏緊了,齊等閒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錯誤。

果然,向冬晴讓他這話氣得起身就要走人了。

齊等閒伸手給她拉住,這一拉,卻是帶得向冬晴身體不穩,一個趔趄,斜著身子就撞向了桌麵。

齊等閒趕忙又伸出另外一隻手,給她的腰帶上,接一個抽勁,讓她平穩地坐下了。

ps://m.vp.

這一坐,正坐在他的身邊,緊緊挨著,然後,大眼瞪小眼。

對視了好幾秒之後,齊等閒才說道:“我剛剛就是開個玩笑,五百億米金我都能放心大膽地交給你運作,還在乎五億嗎?!”

這句話,倒是非常的上道,讓向冬晴心裡舒坦了不少。

“哼,吃飯。”向冬晴冷哼一聲,拿起了筷子來。

齊等閒為自己剛剛的低情商行為狡辯了起來,暗想:“我剛剛那可不是低情商,而是故意惹她生氣,不然的話,怎麼能名正言順拉著她到我的旁邊來嘛!哥們這是高情商行為!”

為了撫平向總剛剛心中的怨懟,齊等閒主動幫忙夾菜、倒酒、遞紙,服務得很是周到,很是熱情。

向冬晴也不計較,說起了最近發生的許多事情。

聊著聊著,她忽然怔住,半晌之後,一聲歎息,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

齊等閒很清楚,她這多半是突然就想起了什麼傷心的事情,便默不作聲陪了一杯。

正吃喝著,齊等閒就看到一群和尚走進了餐廳裡來。

這群和尚也看到了他。

“女施主,貧僧見你命格悲苦,似為生死離彆所困,不如聽貧僧一段經文?”一個三十多歲的和尚走了上來,麵相很好,如果換上一身正裝的話,估計會是個大帥哥。

向冬晴聽到這話之後,不由微微一怔。

她剛要開口,就聽身旁的齊等閒冷笑道:“這位大師什麼來頭?莫非不知道我是聖教的大主教嗎?還需要你來這裡假惺惺!”

這個和尚單手一禮,微笑著說道:“貧僧法號無心,見過齊大主教!不過,齊大主教自己到底幾斤幾兩,心中冇有數嗎?”

慧悟這個和尚從人群當中走出,哈哈一笑,說道:“齊大主教功夫一流,但對自家教派的經義卻是不甚精通!這點,貧僧在香山就有領教,若非道門高人相助,他怕是下不來台。”

“和尚就是有錢啊,人家道門的朋友老老實實在酒店裡用餐,你們卻跑了出來,不愧是乾出上市公司的存在啊!”

“宗教讓你們玩成了商業,嘖,我還真的自愧不如。”

“難怪有亂世菩薩不開眼,老君背劍救滄桑這麼一說呢?”

齊等閒可不是那種隨人揉圓搓扁的泥巴,當下冷笑起來,反唇相譏。

無心和尚深深看了齊等閒一眼,對著向冬晴笑道:“佛說,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女施主,你的心意不要錯付了人,有些人命犯桃花,心裡未必就裝得下你一個。”

齊等閒覺得這和尚挺噁心的,居然故意來破壞他和向冬晴之間的感情。

兩人之間的感情本來就屬於那種曖昧不明的,向冬晴也知道他是個什麼情況,這和尚再當麵一提,那不純粹噁心人嗎?

向冬晴果然讓這無心和尚的話紮了心,臉色當即難看了起來。

她是個很厲害的女強人。

但是,她的身世與遭遇,讓她在某些方麵變得非常的敏感。

在向氏集團的時候,齊等閒與她精誠合作,彼此在各方麵的交流都不少,但情感進展卻是最慢的。

這就是因為向冬晴知道失去所愛會有多麼痛苦,所以她一直小心謹慎。

齊等閒語氣平靜地道著:“愛我的,我必愛她;懇切尋求我的,必尋得見。”

他直接用聖典當中的內容進行了回擊,但與此同時,他的目光也落到了無心的身上來。

這個和尚,就是張天師說的修他心通的那位。

“阿彌陀佛……”無心唸了一聲佛號,開口就要說話。

齊等閒卻道:“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

向冬晴臉色一黑,說道:“我是來吃飯的,可不是聽你們的宗教辯論的!有話,放到明天的大會上去說,彆打擾我。”

說完這話之後,向冬晴站起身,繞到了桌麵的對麵去坐下。

齊等閒弄死這些和尚的心都有了。

無心雙手合十,轉身離開,彆的和尚也都跟著閃人。

“這就走了?”慧悟看了一眼無心,問道。

“她是故意坐到對麵去的,裝出生氣的樣子給我們看,我要再說下去,那就純粹是自討無趣了。”無心卻道。

“而且,那位齊大主教居然在想要不要調動一批雇傭兵把我們給全滅了。”

“他的想法有些危險,所以,還是算了吧。”

慧悟聽後愕然,無心對著他說道:“齊主教對慧悟師叔你尤其厭煩,想著你在香山找他麻煩就算了,還來這裡屢次惹他不快,如果明天你要送上門去,他一定以最猛的打法把你打死。”

慧悟神色一肅,也冇多話,他從香山來的,自然清楚齊等閒的功力有多高。

一位打破虛空級彆的高手全力而發,要打死他,那他還真的頂不住。

齊等閒看著這群和尚走人,這才轉頭對向冬晴露出厚顏無恥的笑容來,道:“可彆往心裡去。”

向冬晴麵無表情地看著齊等閒,道:“你覺得呢?”

齊等閒心裡咯噔一下,果然啊,向總還是發大怒了,不然的話,也不會是這個模樣……

“這群禿驢就是嫉妒我太深情了,一個個冇愛的玩意兒!”齊等閒心裡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