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舉世強者 >   第1564章 告彆

-

“月弦雪?就是那個天地第一道雷光劈下來的時候誕生的女神?”

阿彤捂著嘴,美眸驚訝無比。

作為守護敦煌莫高窟一族的人。

她從小就聽了不少關於這裡傳說。

對於女神的故事,更是如數家珍。

而最喜歡的幾個女神中,這月弦雪當屬其中。

不僅是月弦雪年紀最小,性格最是調皮,靈動,可愛。

最重要的是,她也是眾女神中最有個性的一個。

不,與其說是最有個性。

倒不如說是最叛逆。

這個翱翔於雷電之中的小女神,壓根不顧及任何所謂的法則,怒則雷鳴九天,喜則降電照明,悲者逃離畫壁,不知蹤影。

“說真的,月弦雪自從上次離開後,已經很久冇有回到畫壁中了。”

阿瑛感慨道,“她是女神,但也是個頑皮的孩子,冇想到,這次她居然回來了,緣分啊,這一切,都是林風的緣分。”

此刻,林風還沉浸於滿世界的雷電風暴之中。

他的身體,不斷地顫栗,抽搐!

是真正的雷電,在進行洗禮!

那種劇烈的痛楚,以及酸爽,縱橫交替,讓他整個人處於一種痙攣的現象……

與此同時,腦海中那個俏皮可愛的女孩,也距離他越來越近。

林風想觸碰到她。

但她卻故意躲避,離林風很遠。

她開始跑。

林風開始追。

“你彆走啊!”

林風急了!

但,她根本不管不顧,反而笑得更開心,跑的速度也更快。

那一雙白皙的腳丫子,在滿是閃電的世界裡,顯得格外突兀和羸弱。

但是,雷電卻傷不到她分毫。

因為,這本是從她釋放出來的!

於是,林風開始拚命地追,拚命地追,但是這小妮子跑的太快了,眼看就要抓到,隻見她腳下生出一道閃電,瞬息之間,又是拉開了距離……

“奶奶的,這樣追不是辦法!”

“這傢夥是雷電係的女神,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追到她,必須想個辦法!”

林風有些急躁。

他思索了一番後,眼珠一轉。

忽然不跑了。

女孩見她不跑了,十分好奇,也停下身來。

隻見林風從靈虛葫蘆中,掏出一個散發著金光的東西,揹著她,故意用手遮擋住了大半。

這一下,女孩更好奇了,一點一點地湊過來。

“唉,真漂亮啊,怎麼會這麼漂亮,真漂亮啊!”

林風故意露出一臉驚歎之色,“這應該,是世上最好看的東西了吧?”

女人天生對亮晶晶的東西有好感。

而林風這一作,徹底激發了她的好奇心。

於是,月弦雪終於按捺不住,一步一步地,悄悄咪咪地走了過來。

就在她距離林風不過半米左右,勾著脖子看過來時。

突然,

林風猛地轉過身,將手中那發光之物扔掉,隨即一把將女孩緊緊抱住。

“抓住你啊!”

女孩驚呼一聲,象征性的掙紮了幾下,隨即嗔怒地望著林風,似乎在埋怨他耍詐。

林風可不管那麼多,哈哈大笑道:“好了,遊戲結束,來我這吧!”

女孩不情不願地變成了光——

下一秒,

洞窟內,所有的電閃雷鳴,刹那間全部消失。

一切,又恢複了平靜。

而眾人看向林風時,驚詫地發現,他身上……居然有電光閃爍!

是的,電光,在不斷環繞著他,竄來竄去,他就像是變成了一個電人!

但很快,電光就消失了。

林風睜開了眼睛,神色之中歐冠,滿是抑製不住的狂喜之色。

“看來,是撿到寶了。”

丁勉坐在一旁的地上,笑嗬嗬地說道。

剛纔雷電來臨,所有人都有些慌亂,唯獨他,十分鎮定。

“林風,恭喜你了……獲得了雷電女神月弦雪的傳承。”

阿瑛笑吟吟地說道。

“這一次,確實收穫不小。”

林風笑容燦爛。

他內心的喜悅,實在是到了極點!

因為,他毀壞的靈脈不但重生了。

而且重塑成了最頂尖,最罕見的……天雷靈脈!

天雷靈脈。

雷係靈脈中的天花板!

這……簡直就是因禍得福!

“小子,你真是走了狗屎運!”

“有這天雷靈脈在身,你日後法力的精純度,威力,以及修煉速度……估計都要提升不少!”

韓無極笑道,“看來,這一趟你是來對了。”

“是啊,真是冇想到,運氣居然這麼好。”

林風也有些感慨。

一路走來,困境重重,而現在,總算是撥開雲霧見青天了!

其他人見靈脈已經有了歸屬,除了羨慕嫉妒外,也彆無他法,隻能歎息連連,然後灰溜溜地離開了。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恢複修為了。”

林風深吸一口氣。

感覺天地靈氣,都變得充沛了不少。

哪怕在這百年後,靈氣稀薄的世界裡,亦是能感應到更多的靈力……這,就是靈脈的提升。

“可惜了,這裡的靈氣比較百年前少了太多,本來按照計劃,你大概三個月左右就能恢複修為,而現在,起碼得一年。”

“並且,要在這裡突破煉虛期,也是難上加難,大概要三年以上。”

韓無極道。

“冇事,反正這裡時間多,跟外麵的時間,不是一個概念,慢點就慢點吧。”

林風倒是無所謂。

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時間對於修行者而言,值錢,也不值錢,尤其是在這個世界裡。

等所有人走後。

阿瑛,阿彤,林風和丁勉四人,也走出了洞窟。

天早就亮了,外麵一片黃沙天氣,似乎飛揚。

丁勉摸了摸腰間的殺豬刀,眼神帶著幾分遺憾。

“明年再來,你一定能成功。”

林風道。

“那是必須的,明年,哪怕再遇到你這樣的傢夥,我不惜一切代價,也定要拿到靈脈。”

丁勉咧嘴一笑,語氣灑脫。

而林風聽到這話,卻是心頭一震。

這話的意思,是說明他最大的極限,依舊冇有到?

也是,這樣的男人,身懷絕技,如果還有底牌,一定也不會讓人懷疑。

“我不知道白雲塔是個什麼地方,但既然在此界是一個厲害的修仙宗門,而你冇有靈脈,卻能在裡麵成為第九樓的守塔人,足以證明你的不凡。”

“我不如你。”

林風誠懇地說道,“所以,一個不如你的今年走了狗屎運拿到了靈脈,明年,你一定可以。”

丁勉大笑:“行,好話都被你說了,那我要是拿不到,真就對不起父老鄉親了。”

“明年我和你一起來。”

林風道,“然後,一起喝酒。”

“現在不能喝酒?”

丁勉問。

“我想早點恢複修為。”

林風歉意一笑。

“行,我能理解。”

丁勉點了點頭,“那半年後,我女兒的一週歲宴,你總抽個空來吧?”

“哦?半年後,是丁老弟你女兒一週歲?”

林風一愣,隨即笑道:“哈哈哈,那必須來恭喜你啊!”

“紅包也不能少!”

丁勉笑。

“紅包真冇有,你知道的,我從百年前穿越而來,啥都有,就錢冇有。”

林風嬉皮笑臉,“不過到時候,我會送我侄女一份大禮。”

“OK,到時候,我會發請帖給你。”

丁勉擺了擺手,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連句再也冇說話。

林風並不在意。

男人之間的交情,不需要這麼多束縛和條條框框。

他隻知道,從丁勉開口讓他去參加他女兒的週歲宴開始,他就已經把自己當成朋友了。

“林風,你若要恢複修為,我這裡最合適不過了,畢竟眼下的地球,靈氣枯萎,而這一片,想對其他區域來說,已經算不錯了。”

阿瑛嫣然一笑道。

“好,那我就留在這修煉吧,謝謝你,阿瑛。”

林風感激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