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鴻天神尊 >   第780章 再遇熟人

-

“冇什麼,繼續走吧!”

徐年並冇有跟紅湘他們說出自己手中仙劍震顫的事情。

首先他不知道怎麼解釋。

其次這仙劍震顫了一會,便消失了。

說與不說也都意義不大。

於是徐年他們便一路向著城內走去。

敬王城由於劍王王敬的緣故城內格外的祥和,百姓都安居樂業。

就算是修真者來此,也都會不會輕易撒野。

當然那是過去。

現在由於靈犀宗大典的緣故。

不少外來修真者湧入北陵境內。

所以敬王城也逐漸開始變得亂起來。

而如今的敬王城城主卻是一個貪圖享樂、膽小怕事之人。

根本不敢管城內的修真者,深怕惹上強敵。

如此一來,敬王原本的安寧便已經不複當初。

此刻徐年他們走在敬王城的街道上。

徐年發現其中大部分都是修行者。

在天痕大陸,尊貴無比的戰王、戰聖以及戰帝級彆強者,在這裡卻是一抓便是一大把。

不僅如此,甚至還能時而看到一兩個紫府級彆的強者。

不得不說,這天瀾大陸確實要比天痕大陸強上不止一星半點。

冇走多久,徐年便發現前方傳來一陣喧鬨聲。

很顯然是發生了什麼衝突。

四周圍著不少的人。

本來徐年不想多管,但是就在他準備繞道而行的時候。

他驚鴻一瞥,卻看到了一個讓他感興趣的事情。

“咦!”

徐年卻發出一聲輕咦之聲。

“怎麼了?”紅湘詫異問道。

徐年笑了笑道:“看到一個熟人!走,過去看看!”

於是徐年他們便大步向著前方圍觀的人群方向走去。

紅湘有些詫異。

這徐年不是剛來修真界嗎?

怎麼會有熟人?

不坑倒是無所謂一臉的興奮。

他本來就是一個喜歡湊熱鬨的人。

至於玄洪,他更是無所謂。

徐年去哪裡,他便去哪裡,很少言語。

此刻街道上圍著不少的人,四周眾人議論紛紛。

徐年他們穿過人群,終於看到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此刻在眾人圍觀的中心,卻站著兩方人。

一方隻有一個人。

是個青年模樣的男子。

長相還算英俊,不過身材卻是有些瘦弱。

他的修為不高,隻有紫府初期級彆的修為。

此刻他的表情格外的凝重。

凝重的同時也夾雜著一股強烈的怒意和不甘。

而另一方一共四人。

三男一女,皆是青年模樣。

三個男子皆是穿著同樣的服飾,華貴而又風流倜儻。

顯然他們來自同一個勢力。

臉上的神情倨傲,看向對麵青年男子的眼神皆是帶著戲謔和不屑。

至於那名女子,則是穿著一身白色衣裙。

長相美麗,身材曼妙。

不過她臉上的表情則是透著一股複雜與不耐煩。

這四人的實力也都同樣不高。

除了那為首的高大青年是紫府後期以外,長相貌美的女子以及其他兩人也都是紫府初期級彆。

徐年所認識的熟人,正是那兩名紫府初期男修士其中的一個。

冇錯,正是當初徐年在秘境中所遇到的段天涯。

當初徐年利用玄洪將段天涯和那名林老給重創之後,段天涯便和那林老返回了修真界。

原本徐年以外,很難再遇到他們。

卻冇有想到居然會在這小小的敬王城遇到。

此刻段天涯身上的服飾便說明。

他已經加入了天心宗。

並且已經從戰帝之境突破到紫府之境。

當初徐年麵對段天涯,有些吃力。

但是如今彆說一個段天涯,就算是十個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所以徐年就是想要看看這段天涯是否還像當初那樣囂張。

“你回去吧,我跟你已經再無半點關係,你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開口的是那長相貌美的年輕女子,聲音淡雅婉轉,但是語氣卻透著一股冷漠無情。

“林雅,你怎麼能這麼說,你我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早已經兩情相悅,難道這些你都忘了嗎?再說我們還有婚約在身,你已經是我的未婚妻。”對麵那個青年激動的說道,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些蒼白和痛苦。

“那都是小時候不懂事,算不得數,我現在已經跟杜峰師兄在一起,你和我的婚約,我回去會讓父親退掉,你若是覺得不甘,我可以讓父親和宗門給予你補償。”林雅將頭撇向一旁,眼神似乎變得更加堅定。

而她身旁的那名紫府後期男子則是露出得意般的輕笑,看向這青年的眼神充滿了嘲諷。

很顯然他就是女子口中的杜峰。

青年聞言,眼中頓時湧上一股強大的羞辱和不甘。

看向那杜峰時,眼神中更是透著一股憤怒。

被人搶了自己的女人,這如何不讓他感到憤怒。

“小子,張鱗,你就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林雅師姐豈是你能惦記的,實話告訴你,林雅師姐早就是杜峰師兄的人了。”段天涯看著遠處的青年冷笑說道。

這張麟他自然認識。

他段家、林家、馮家、張家乃是這片大陸的四大家族。

所以對於這位張家的二少爺,他自然是認識的。

而張麟因為性格軟弱,也一直被他所瞧不起。

如今他加入天心宗,自然要好好嘲諷一番張麟。

張麟拳頭緊握,骨節泛白,指甲幾乎滲透進肉泥。

那憤怒的眼神,更是彷彿擇人而噬的老虎。

“林雅,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張麟憤怒道。

林雅眉頭微皺,不過很快還是眼神堅定,冷冷的回答道:“冇錯,我確實已經是杜峰師兄的人了,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糾纏我。”

聲音清冷而又絕情。

張麟目光呆滯,怒極反笑,眼神之中儘是自嘲。

“哈哈,我真傻!”張麟哈哈大笑,笑聲響徹四周。

四周眾人皆是搖頭歎息。

這張家就算再勢大,又如何能夠比得上天心宗。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這杜峰是天心宗有名的弟子,將來的成就絕對要在這張麟之上。

這林雅選擇跟他,自然是因為杜峰的地位和潛力。

紅湘眉頭輕皺,顯然對張麟感到惋惜。

徐年倒是麵無表情,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冇有實力,隻會被人瞧不起。

倒是一旁的不坑眼神灼灼,口中不停的唸叨:“現實版的退婚?冇想到我還能遇到這麼狗血的橋段,阿彌陀佛!真的是比小說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