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院落中傳出的酒醉之音,

聽著前麵,顧長生還感覺到對方是一個高人,

我以大道釀濁酒,換來平生煙雨時!

杯酒煉化三千界,醉臥仙道笑紅塵!

聽著這霸氣的話語,那位醉酒的強者欲以大道釀酒,隻為煙雨平生!

更是有杯酒煉化三千界的無上豪氣!

怎麼聽,對方都是一個氣吞萬裡如虎的蓋世強者!

但,聽著後半句,怎麼有點不對勁呢?

鴻祖的小妾?

自己這個不靠譜的師傅,不會喜歡...

看著顧長生古怪的臉色,君治連忙解釋道,

“師兄,師尊平時就這樣,習慣了就好,其實師尊他老人家對我們還是很好的,就是...”

說到這,君治語氣一頓,然後小聲的對著顧長生開口道,

“師尊這人很古怪,曾經年輕時也是一方天驕,不知道多少聖女想嫁給他,但師尊愣是一個冇娶,反而專...專喜歡彆人家的老婆!”

“據小道訊息,師尊年輕的時候遇到同樣的一位蓋世天驕,那位蓋世天驕曾經欺辱過師尊,最後師尊一怒之下直接勾引了那位天驕的道侶,氣的那位蓋世天驕道心不穩,直接隕落在了帝路上!”

“還有,傳聞八大仙門帝統之一的焚天神宗老是與我太玄仙宮不對付,並且焚天神宗隱隱比我太玄仙宮強上一頭,所以太玄仙宮近些年來一直憋屈不已,我記得有一次,師尊為了替太玄仙宮出氣,直接將焚天神宮當代宮主的老婆給拐走了!”

“還有,聽聞焚天神宮上上上上代,也就是和師尊同一個時代的神子,也是得罪了師尊,同樣那位神子的道侶不知道為何原因,將那位神子拋棄,直接嫁給了師尊!可以說師尊在女人這方麵,絕對不遜色於哪位神帝!”

君治小聲的說道,說完還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師尊,確實是我輩楷模,

“這麼強?”

顧長生聞言,臉色微頓,

自己這個便宜師傅,好像有那麼一絲...特彆啊!

砰!

正當顧長生和君治討論之際,

院落中,一個酒杯轟的一聲就飛了出來,直接朝著君治臉上砸去!

砰的一下,君治的臉便被酒杯砸中,整個臉直接腫了一大塊!

這酒杯使用的力量恰到好處,既不會傷到君治,又能夠讓他感到劇烈的疼痛!

“你這個孽徒,竟然在偷偷的說為師的壞話?”

“罰你陪師尊連著喝三個月的酒!”

院落中,一道嗬斥聲響起,

聞言,

正痛的齜牙咧嘴的君治,眸子頓時失去了光芒,

三個月!

他還記得上次偷偷說師尊壞話,被師尊懲罰陪師尊喝了一個月的酒,

那一個月簡直是醉生夢死,他天天喝到吐!

並且師尊每次喝酒的時候,還講解起來以前的風流往事,讓他心中羨慕嫉妒的難受無比!

他可不想再陪師尊喝酒了!

三個月,他不得把腦子喝傻了?

“師尊,弟子錯了,弟子再也不敢了!”

君治連忙推開院門,捂著腫起來的臉朝著院落中走去,

顧長生見狀,也跟了進去,

曹長老的院落很是平凡,像是普通凡人居住的院落般,平凡至極,

隻是有幾個特彆大的酒缸,極其的顯眼,

那幾個大酒缸中,還傳來濃鬱的酒香,酒氣傳蕩都要濃鬱成實質了!

可想而知這酒到底有多濃烈,恐怕喝下一口都會醉死人!

院落中,一名老者愜意的躺在搖椅上,正舉起杯盞緩緩飲酒,生活好不休閒,

而顧長生的目光,卻被遠方一隻大黃狗吸引了,

遠處,一隻大黃狗懶洋洋的躺在地麵上,愜意的蹬著四條狗腿,嘴巴半張著,隱隱有口水流出,好像在做什麼美夢,

這隻大黃狗,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猥瑣!

猥瑣至極,那股半吊子的氣息撲麵而來!

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狗!

壞的流油,讓人心中忍不住升出打它一頓的衝動!

注視著這隻猥瑣大黃狗,顧長生難得的露出的喜色,

千百萬年過去了,這傢夥還活著?

心思動了動,顧長生走到這條大黃狗的身旁,手掌啪的一聲拍在狗頭上!

“汪,汪汪汪!”

“瑪德,誰打本帝?想被咬死嗎!”

原本睡得正常的大黃狗,猛然被拍醒,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環顧四周,大聲叫了起來,

隨即,他便看向了麵前的顧長生,

其一對狗眼,頓時露出凶相,

“小子,你竟然驚擾狗爺的好夢!”

“汪,看狗爺咬死你!”

它可是從來不吃虧的主,哪怕是聖人惹到他,他都敢上去咬上一口,連神帝都曾被他咬過,更何況是這個凡人小子了,

呲著大嘴,大黃狗直接朝著顧長生的腿咬去!

“大黃,你不怕我將你燉了做成狗肉包子?”

顧長生看著這隻大黃狗,露出笑意,

“嗯?”

正朝著顧長生咬來的大黃狗,聽著顧長生的話,身子頓時停住了,

隨即他圍繞著顧長生,轉了一圈又一圈,

鼻子更是嗅了嗅,在聞著顧長生身上的氣息,

“不會是那個傢夥,再次輪迴了吧?”

大黃狗心中有些不確定,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顧長生,

隨即,趁著顧長生不注意,

吧唧!

一口直接咬在顧長生的嘴上!

“你特麼的鬆嘴,信不信我把你狗皮扒了,將你體內的永恒天書抽出來!”

顧長生一不留神,便被狗咬了一口,痛的忍不住倒吸冷氣,

他現在還是凡體肉身,可扛不住大黃狗這一口,

這狗東西下嘴也太狠了,

“你真的是...”聽到永恒天書這四個字,

大黃狗眼睛一瞪,看著顧長生露出驚訝之色,

瑪德,原本真是那個傢夥,再次輪迴轉世了,

並且還來到了太玄仙宮中,

看著大黃狗認出了自己,

顧長生揉了揉疼痛的腿,狠狠的踢了大黃狗一腳,

這狗東西千百萬年過去了,還是那般性格,見人就咬,

實際上,這條狗已經活了足足有上千萬年了,

他第一世輪迴,乃是執掌諸帝海的永夜君王,橫推天下,

那一世,他還未崛起之時,收養了一條小黃狗,

也是有了這條小黃狗的陪伴,在那一世他成為永夜君王的道路上,纔不會顯得那麼孤單,

在成為永夜君王後,他意外獲得了九大神話至寶之一的‘永恒天書’上半部,

最後他將‘永恒天書’賜給了那條小黃狗,

永恒天書位列九大神話至寶之一,擁有永恒不滅,亙古長生之妙用,修煉者可與天地紀元同壽,是真正的長生神決!

曆萬劫而不隕,沾因果而不消!

他是因為擁有輪迴仙體的原因,縱然修煉了永恒神決,也要進入到輪迴之中一世世轉世輪迴,所以當初他將永恒天書賜給了不少追隨他的神將,

這條大黃狗也是因為修煉了永恒天書才能長生不死,哪怕千萬年過去了還活著,

“汪!你這傢夥,又輪迴了,這是第幾次輪迴了?”

大黃狗看著顧長生,眼睛半眯著,彷彿在醞釀著什麼壞水,小聲的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