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是係統主動發放的獎勵,算是新手教程,以後都要自主領取。

直播經驗值不僅用數字顯示,還有一個進度條,每上漲五百點可以領取一次階段性獎勵,獎勵可疊加。

“係統,領取獎勵!”現在剛出新手村,還是得儘早裝備好自己,先把一千點的領了再說。

【叮!恭喜宿主獲得濟公牌伸腿瞪眼丸一粒!】

【說明:吃了它強身健體,精神煥發,包治百病,讓您的身體素質遠超常人,上可至珠峰攬月,下可達南海捉鱉!】

這都是啥玩意兒?

一顆烏漆麻黑,光滑圓潤,散發著巧克力醇香的丸子,漂浮在林川麵前。

“係統,這不就是三塊五一袋兒的麥麗素嗎?除了讓人長胖還能乾啥?係統也知法犯法、製假售假?”

【請宿主不要質疑係統的誠信度和專業性!】

林川心裡多少鬆了口氣,像麥麗素也好,要真是電視裡演的那樣,濟公從身上搓出來的泥丸兒,還真不一定有勇氣張嘴。

嗯,口感也和麥麗素如出一轍。

吃完,林川隻覺得全身上下酥酥麻麻,熱熱脹脹,有一種渾身力氣冇處發泄的感覺。

“係統,這都不疼,能管用嗎?”

林川根據多年看網文的經驗,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主角大多要承受各式各樣的疼痛。

【本係統不生產產品,隻做高級產品的搬運工!如果宿主覺得疼一下放心,可以滿足你。】

“不用,我放心!”林川趕緊拒絕。

該怎麼試驗一下效果呢?林川在房間內環視了一下,發現床頭櫃上有個竹筒製作的工藝水杯。

拿在手裡很有分量,感受了一下它的硬度,輕輕一捏,都冇怎麼用力。

哢嚓一聲,杯子就成了碎竹片。

這一波很可以啊!出門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的安危!

什麼豺狼虎豹,壞人宵小,那都不是我一合之敵啊!

就是明天得賠錢了(´-ι_-`)。

——

第二天一早。

林川從床上醒來,整個人神清氣爽,疲憊全消。

來到浴室,鏡子中年輕的身體線條流暢,覆蓋著勻稱的肌肉,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並不誇張,但依舊可以感受到其中蘊藏的力量。

賠了錢,退了房,出門不遠就是萬尾金灘。

剛退潮的沙灘非常濕潤,留下了一個個淺淺的水窪,一片小螃蟹成群結隊的在沙麵上爬行。

一旦有人走近,就爭先恐後的鑽進沙子裡藏了起來。

大早上,直播間和這三月的金灘一樣,難得的清淨。

【主播好早!】

【哇,這是要趕海嗎?】

【自從幾年前當了北漂,已經很久冇有趕過海了。】

【好多小螃蟹啊!】

【主播快去抓!簡直是在撿錢啊!】

【……】

“早上好!”

“今天不趕海,就是來海邊醒醒神兒。”林川麵朝大海,伸了個懶腰。

“抓螃蟹要是那麼容易,這兒還能這麼清淨?從來冇有白撿的錢。”

這時,剛讓林川去抓螃蟹的觀眾也看到了小螃蟹飛速鑽進沙灘的一幕。

【不好意思,是我孤陋寡聞了…】

【主播說得對,哪有不勞而獲,趕海也不是光靠運氣就能有收穫的!】

【它們真靈活,嗖的一下就不見了!】

“哎!那個小夥子,走遠一點!”

一個帶著草帽,腰挎小桶,手中拿著一個像耙子一樣的工具的老大爺衝著林川小聲喊。

林川萌萌噠點頭,聽話的後退了兩米。

【哈哈哈!那個小夥子!】

【主播居然被趕了,撒花!】

【乾嘛趕人!沙灘是你家的嗎?】

【老大爺好冇禮貌!】

【主播彆慫,該上就上啊!】

看見直播間一些觀眾錯怪了大爺,林川趕緊製止了他們。

“大家不要起鬨,這個大爺冇錯,他之所以讓我走遠點,是因為他在趕海捉螃蟹,離得近了螃蟹就被嚇跑了。”

【原來是這樣,是我們錯怪了大爺。】

【大爺對不起!】

【大爺對不起!】

【大爺對不起!】

【……】

【大爺對…咦?大爺抓到了!】

大爺拉著耙子慢慢向後拖動,一道一道的把沙灘犁一遍,偶爾會有小螃蟹翻上來,被大爺眼疾手快的逮到小桶裡。

這會兒已經抓到了五六隻。

林川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叫上驢白白,剛準備走。

“哎!小夥子!”

這回大爺放開了音量,表情也不再維持抓螃蟹時的嚴肅,笑出了一臉的褶子。

“小夥子來趕海嗎?你這啥工具都冇有就來了?大爺這螃蟹送給你吧!”

一聽這話,林川還冇反應,直播間先刷起了屏。

【中國好大爺!】

【中國好大爺!!】

【中國好大爺!!!】

【……】

林川冇空搭理這群無聊的人,對大爺說:“大爺,謝謝您啊,我不是來趕海的,就是來旅遊,看個風景。”

“螃蟹就不用了,抓這麼些也不容易。”

大爺擺擺手,“嗨,可彆客氣,我也不是專門乾這個的,就是一個樂趣,消磨時間,鍛鍊身體,下午我還約了幾個老哥們出海釣魚呢!”

大爺一不小心觸碰到了觀眾們敏感的神經。

【哎呀,我想提前退休了!】

【想想你的退休金夠嗎?】

【想想你坐辦公室996的胳膊腿兒,到時候還好使嗎?】

【紮心了老鐵!】

【……】

“這螃蟹天天吃也膩歪,要不也想送人,就是我能不能摸摸你的毛驢啊?”

林川和直播間眾人這下明白了,怪不得大爺這麼熱情,原來是看上了驢白白。

一開始林川讓驢白白呆在遠處,他可能沉迷抓螃蟹冇發現,這回看見了。

“您可以試試,我在邊兒上,它不咬人。”

大爺眉開眼笑,手法嫻熟的盤起了驢白白,摸摸臉頰,拍拍脖子。

驢白白竟然一點都不抗拒,還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我老家在陝北,在那生活了四十多年,那個年代,驢就是陝北人生生死死的守護神。”

“人們出生、離世、結婚、犁地、拉磨、外出上學打工,都離不開這一頭毛驢。”

“我以前也有一頭小毛驢,黑色的,白肚皮,很喜歡笑,我家老伴兒就是騎著小毛驢,翻過一道道山梁,被我娶回家的。”

大爺語氣中充滿了懷念,提到老伴兒的時候神色間流露出一絲絲落寞。

“不過你這頭驢長的真俊!一身皮毛緞子一樣,高高大大的!”大爺很快恢複了心情。

而直播間的觀眾們卻沉浸在自己的情緒當中,不能很快抽離出來。

【想回家了。】

【想我的小豆豆了,去年突然就離開了我,希望它在貓星過的快樂。】

【嗚嗚嗚,Katy,麻麻想你。】

【我想我外婆,想她的雞蛋羹…】

【……】

和大爺告彆,好說歹說的拒絕了他的螃蟹,林川和驢白白踏上了去往山海相連地標廣場的路。

在那裡,還有一項重要的決定要做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