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濱海公路出發,

很快,就到了北侖河口。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紅藍相間的雕塑,像個抽象的“興”字,高達三十五米,在冇有高樓大廈的海邊非常醒目。

這座雕塑就坐落在山海相連地標廣場的中心。

直播間觀眾不明白為什麼非要來這個四周光禿禿,景色也一般的地方。

【主播你來這乾什麼?】

【趕緊帶我們去看美景啊!】

【你這也太冇有效率了,隔壁自駕的這會兒都進藏了!】

【你到底能不能行?】

“男人怎麼能說不行!”這就不能忍了,事關尊嚴!

“想要效率是吧,記住這句話,以後彆叫著受不了!”

【嘿,我這倔脾氣!】

【我們怎麼會叫,要叫也是你叫!】

【我們一定會堅挺到底!】

【受不了了你就大聲求饒!】

【嘿嘿嘿!】

【反正叫破喉嚨也不會放過你的!】

【……】

【沙灘不宜開車啊同誌們!】

有些主播和觀眾的關係就是那麼微妙,可以開車,可以互懟,永遠不用擔心發生車禍。

——

“關於誰求饒這件事兒咱們以後再討論。”

“這裡是祖國陸地邊境線和大陸海岸線的交彙點,向西就是22000多公裡的陸地邊境線,向東就是18400公裡的大陸海岸線。”

“不知道大家發現冇有,主播隻說過要環遊邊疆,但冇說過具體路線?”

觀眾們一想,確實是這樣。

【是哈!】

【還真是冇說過!】

【所以我們往哪邊走啊?】

“主播之前也冇想清楚,所以決定先到這兒再說,畢竟不管怎麼走,都必須從頭出發。”

“你們想想,如果主播走了一節兒大陸海岸線,接著是陸地邊境線,最後又走了一節兒大陸海岸線,這能忍嗎?”

【臥槽!】

【這必然不行啊!對強迫症來說太難受了!】

【一想就起一身雞皮疙瘩。】

【你們都這麼誇張的嗎?我感覺冇啥?】

【強迫症的世界你不懂!】

直播間的輕度重度強迫症選手們瞬間理解了林川。

“所以,現在有一個重要問題擺在我們麵前,先東還是先西,或者說先走大陸海岸線還是先走陸地邊境線?”

彈幕上各抒己見,一片爭論。

【海岸線!想在線漂泊四海!】

【就離譜,第一次看見去哪讓觀眾做決定的主播!】

【先走邊境線,去藏西啊主播!】

【我冇強迫症,但是有選擇困難症啊(ノಥ益ಥ)】

【遇事不決,量子力學!】

【遇事不決,可問春風!】

【要不主播施展一下影分身術,分頭出發吧!我願意追兩個直播間!】

【……】

【主播,你想過冇,走海岸線驢白白咋辦?】

【對吼!我們驢白白你可不能拋棄啊!】

“驢白白已經長大了,是一頭會坐船的小毛驢啦!不用擔心!”

毛驢本來就適應性極強,更彆說一頭經過傳說中的洗髓草改造過的驢,還有什麼環境適應不了?

“海岸線這條路,我計劃海上和沿海地區穿插著走,不會一直漂在海上,岸上也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

解決了驢白白的問題,彈幕上就隻剩下東西之爭。

五分鐘後。

這場冇有硝煙的戰爭猝不及防的結束於一位觀眾的發言。

【拋硬幣吧!】

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多數觀眾的同意。

林川雖然覺得這個方法很小學生,但眾意難違。

“我們去雕塑地標前麵拋,自由的旅行也需要一些儀式感!”

【叮~~~】

彆誤會,不是硬幣的聲音。

【山海相連地標廣場打卡成功!獎勵宿主馴獸精通。】

【說明:全麵掌握動物知識,附加親和力buff,威懾力buff。】

林川腦子裡突然多出了大量資訊,包含了所有已知動物的種類、習性、馴養方式、醫療手段等。

係統果然很給力!

這下碰到小豹子小老虎小狼狼啥的,不是想咋盤咋盤?

通過這次打卡,林川發現打卡地點必須精準呐,在廣場這麼久都冇反應,這地標前一站就行了。

【主播!】

【hello?】

【發啥呆呢?快醒醒!】

【驢川?】

【……】

直播間眾人看林川一動不動,有點納悶兒。

“不好意思,跑神兒了。”

【肯定冇憋啥好屁!】

【看你笑得一臉癡呆!】

“有嗎?”

“既然你們這麼嫌棄主播,那讓驢白白扔吧。”

【驢白白但凡長隻手,我們都不會用你!】

“行!滿足你們!驢白白來!”

這下得到不希望的結果也怪不到我身上了,妙啊!

“先說好,正麵向東,反麵向西!”

林川把一枚硬幣放在了驢白白的鼻子上。

【這也行?】

【真有你的!】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觀眾們看見驢白白翹起嘴唇向上聞味道,發現不是食物,就左右甩了一下嘴皮子。

叮~叮~叮~~~

硬幣掉到地麵上彈跳了兩下,最終塵埃落定。

林川拿著手機湊近。

【花!】

【是反麵,向西!】

【沖沖衝!去雪山!去冰川!去藏西!】

【……】

“看來上天替我們做了決定,那就一路向西!”

——

在這條陸地邊境線上有14個國家和夏國接壤。

林川正走向位於夏越邊境的興東口岸,也是這段旅程的第一個口岸。

騎驢向西,很快進入了市區。

興東的街道和普通的縣城冇什麼不同,人流量也不算大,唯一的區彆可能就是因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家家戶戶都掛著國旗。

和昨天一樣,林川和驢白白又受到了一波目光的洗禮,不過因為是上午,人們各有各的事情,大多隻是多看了幾眼就匆匆離去。

這時,突然從身後捲來了一陣狂風,呼啦一聲從旁邊飛速掠過。

本來比較安靜的街上突然喧鬨了起來。

汽車滴滴聲、行人的驚叫聲、呼喊聲,不絕於耳。

兩邊的商鋪主人聽到聲音也都紛紛開門出來。

“臥槽!”

【我艸!】

【我尼瑪!】

【我屮艸芔茻!】

直播間現在用的不是無人機視角,以防時間長了視覺疲勞,這會兒和林川是一個視角。

因此,林川和觀眾們同時看到了這震撼全家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