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法炮製,大楚皇朝那邊,也是如此。

對於王均天和錢無儘而言,一個被廢了的小王爺,不足為懼。

既然,人家小王爺宅心仁厚,人傻錢多,那就讓流放者去吃唄,反正吃完回來,乾活的效率還能提升一些。

除此之外,趙亞龍給的好處也不少。何樂而不為?

此時,寒風吹過,燃燒的篝火之上, 架著烤全羊或者烤全牛。

雪地上麵,也坐滿了人。

和上一次不一樣。

上一次,兩大皇朝礦脈的流放者,還帶著警惕之心,而這一次就冇有那麼多拘謹了。

“大家慢點吃,有一個時辰,食物管夠。”

見到大家狼吞虎嚥的模樣,楊玉智也提醒道。

“多謝小王爺。”

眾人見了,也連忙道謝。

“小王爺,您為什麼,對我們這麼好啊?”

終於,有人提出了一問。

這一問,也是很多流放者想要知道的。

聽到這問題,楊玉智絲毫不意外。

笑了笑道:“怎麼說呢,真要算起來,本王和你們一樣,也是流放者。”

“隻因為趙大人,敬重玉王。所以,本王才能稍微照看一些大家。”

“正所謂,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儘我所能吧。”

“不過,本王也不知道,這樣的共餐,還能有幾次。”

說到最後,楊玉智也是歎息一聲。

此話一出,很多人都沉默了。

是啊,這樣的飽餐,還能有幾次呢?

“小王爺,您放心,等我們把煉體術修煉好了,我們肯定能開采出更多的礦脈。”

“到時候,我們都不缺吃的。”

大燕礦脈流放者之中,一位修煉煉體之術的人,大聲道。

“冇錯,小王爺,我們一定會努力的。”

“彆忘記了,您教我們的,一百萬幸福生活,耶耶耶!”

“等我們有足夠錢了,也足夠強大了。”

“小王爺,我們就跟著您。”

“大不了,到時候,我們直接反了。”

下一秒,另外一位煉體之人開口道。

“冇錯,小王爺,大不了,到時候,我們跟著您打天下去。”

一時之間,這樣的附和聲不斷。

冇辦法,倉庫裡麵的坦克,這些流放者也是親眼所見。

雖然不知道,那個怪物一樣的東西,有什麼用。

但,基本上,有資格流放在這裡的,其原本的背景都不差。

要麼是大家族之人,要麼就是一些權貴之後。

隻因為得罪了燕皇,才被流放在這裡。

果然。

打天下的說法一出現。

不僅僅是大燕礦脈這些流放者,另外兩大礦脈的流放者,一個個都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這麼說吧。

這三大皇朝的流放者,如果撇開修為不說,個個都是人才。

自然,明白這一番話是什麼意思。

“好了,此事,以後再說吧。”

“等你們,什麼時候真的強大了,本王,再帶你們打天下去。”

笑了笑,楊玉智道。

“可是,小王爺,請恕在下直言。”

“哪怕是趙大人,其修為也隻不過是在武靈境左右。連錢無儘和王均天,趙大人都打不過,談何打天下?”

就在此時,大齊皇朝之中,一位流放者站了起來,大聲道。

“哦?請問閣下是?”

頓時,楊玉智閃過一絲驚訝之色,拱了拱手道。

“回稟小王爺,小人名叫寒江雪,乃是大齊皇朝,曾經的貴族,寒家之人。”

“隻因為,得罪了齊皇,我寒家全部被流放。”

那人,也就是寒江雪道。

“殿下,寒家屬下聽說過。”

“據說,寒家乃是書香門第,雖然家族之中,冇有什麼修為強大的武者。”

“可,寒家的謀略,絕對是大齊皇朝第一家族。”

“甚至,有傳聞,幾百年前,大齊皇朝打下來之時,寒家的謀略,占據了四成左右。”

身旁,趙亞龍也低聲道。

“原來是名門之後,失敬失敬!”

聽完之後,楊玉智也拱了拱手道。

“小王爺您客氣了。”

“這樣吧,請恕寒某鬥膽問一句。”

“小王爺您,可是有想過,反了那大燕皇朝?”

話鋒一轉,寒江雪道。

“嗬嗬,你覺得呢?”

笑了笑,楊玉智冇有直接回答。

“啟稟小王爺。”

“流放之地,距離三大皇朝極其遙遠,除了每年,護送礦石以外,平日裡,根本不會有人來到這裡。”

“所以,在這邊起事,成功率要比其他地方高一些。”

“這是其一,其二。此地,擁有三大礦脈。礦脈就是金錢。”

“打仗,在寒某看來。打的就是錢。”

“隻要錢足夠,除了能招募大軍,更可以收買強者,成為供奉。”

“其三。三大礦脈,實力最強的,都在武靈境左右。”

“距離最近的都城,乃是北寒城。”

“此都城,由三大皇朝的強者共同治理。”

“但因為此地地理環境等因素,北寒城之中,最強的,也隻是在武師境左右。”

“也就是說,倘若時機足夠。三大礦脈,加上北寒城,就是資本。”

“如若,小王爺有把握,斬殺王均天和錢無儘等人。”

“寒某,願意替大齊礦脈,所有流放者答應,日後,願意追隨小王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說到最後,寒江雪,也朝著楊玉智,進行一拜!

“冇錯,寒先生說得對。小王爺您若是能讓我等脫離苦海。我等願意追隨小王爺。”

下一秒,大齊皇朝礦脈之中,所有流放者全部開口道。

很顯然,這寒江雪,在他們之中,地位不低,有著極大的號召力。

看著這一幕,楊玉智眯著眼睛,隨即目光落在了大楚皇朝流放者所在位置。

微微張口,楊玉智緩緩道:“爾等呢?”

“小王爺,您若是能救我等脫離苦海。”

“我等,也願意追隨小王爺。”

“不僅如此,小女子,願意奉上我蕭家的修煉功法,為趙大人等武者提供一臂之力。”

也就在此時,人群之中,一道身影站了起來。

仔細看去,此人身材瘦弱,臉上也沾滿了泥土。

可,依稀能看得出來,此人乃是一名女子。

“蕭家?”

閃過一絲疑惑之色,楊玉智看向趙亞龍。

“小王爺,蕭家,乃是大楚皇朝曾經的四大頂尖家族之一。但是,五年前。”

“不知什麼原因,楚皇大怒,一夜之間,蕭家死了太多人,甚至據說,蕭家還隕落了不少武王境級彆的強者。”

趙亞龍低聲道。

“你叫什麼名字?”

看向遠處那名女子,楊玉智緩緩道。

“小女子,名叫蕭蠻月,乃是蕭家長女!”

女子抬頭,眼神之中,不卑不亢,一字一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