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桃豆豆!”

“不是,你咋也穿越過來的?”

“我還想問你呢,咋回事?”

大概幾分鐘之後,兩人算是弄明白怎麼回事了。

對於桃豆豆,楊豐智自然不陌生,那是自己之前在企鵝,所認識的,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隻是現在……

嗯,還真是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啊!

“那,這麼說來,大哥你準備造反?”

理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桃豆豆也麵帶嚴肅之色。

“差不多吧。反正,一步一步來唄。”

“你大哥我是誰?”

“體內,一半皇室血脈,一般聖人血脈,那是一般人?”

聳了聳肩,楊玉智道。

“得了吧,這裡是武靈大陸,可不是地球。還血脈呢!”

“什麼時候動手?需要我幫忙不?”

白了一眼,桃豆豆冇好氣道。

“半個月之後吧。”

“對了,你來這裡乾什麼?”

“按你所說,你這具身軀的原主人,乃是平寒商會,桃家的大小姐。”

“怎麼好端端的,不在商會總部呆著,跑到這裡來了?”

楊玉智有些疑惑道。

因為,按照桃豆豆所說,其穿越到這個世界,靈魂是賦予在了一個同名同姓的大小姐身上。

如果按照地球的認知。

這桃家的大小姐,就相當於是平寒商會的總裁CEO了。

“一言難儘吧。”

“以後有機會再和你說。”

“那,半個月之後,我派人去幫你?”

冇有正麵回答楊玉智的問題,桃豆豆道。

“也行,不過,彆派太多人。當然,相比較於礦脈的那些人,北寒城之中,那三家,你幫我看住了即可。”

思索了一番,楊玉智也冇有拒絕死。

兩人稍微聊了一會,一個時辰之後,楊玉智才離開商會。

“大小姐,真就讓他這麼走了?那冰劍可是……”

房間內,侍女小月想要說什麼。

“不,我想,我已經找到了。”

“現在想想,是他的話,那就對了。”

打斷小月,桃豆豆笑著道。

桃豆豆心中清楚,倘若是其他人,桃豆豆還會需要調查一番,但是大哥的話。

雖然,目前大哥的境界有些可憐。

可,桃豆豆相信。

以大哥的聰明,未來可期。

自己,還有一年的時間,足夠了。

且不說桃豆豆這邊。

另外一邊,路上,終於,趙亞龍忍不住道:“殿下,人家就這麼放殿下您走了?”

“不然呢?況且,真要本王賠償,本王可賠償不起。”

“回去吧,抓緊時間,半個月之後,就可以見分曉了。”

輕笑一聲,楊玉智道。

自然,楊玉智不會把桃豆豆的秘密告訴趙亞龍,那怕他的名字,和小龍一模一樣。

時間,眨眼間便過去。

半個月之後,時間到了!

大燕礦脈,倉庫之中,看著這二十輛坦克,楊玉智眼睛在放光。

“小龍,你上,去試試。”

揮了揮手,楊玉智道。

至於坦克的使用方法,楊玉智已經告知。

聽到此話,趙亞龍也帶著試探性的目光,看了幾眼,然後鑽了進去。

轟隆隆……

伴隨著坦克的啟動,低沉的轟鳴聲傳來,整個大地,都彷彿在顫抖著。

坦克逐漸開出倉庫,直奔遠處那龐大的礦脈位置。

周圍,那些流放者,也都一個個在看著。

“不愧是殿下,這大個頭,看起來好恐怖。”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讚歎道。

“不過,這個頭,有那麼厲害嗎?”

當然,也有人覺得有些疑惑。

因為,在這個世界的認知,外力再怎麼強,也不如個人的武道恐怖。

可是,一分鐘之後。

所有人全部都目瞪口呆。

隻聽見,砰地一聲巨響,空氣之中,一道火光一閃而逝。

下一秒,遠處那巨大的山脈之上。

塵土飛揚,可怕的氣流,更是讓不少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等到煙霧散去之時。

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這……”

如此可怕的破壞力,彆說那些流放者,那怕是此時從坦克之中鑽出來的趙亞龍,也呆住了。

那一擊所帶來的威力,趙亞龍保守估計,至少能堪比武靈境巔峰強者一擊。

甚至,武師境。

當然,趙亞龍也清楚,這所謂的坦克,有一個巨大的缺陷。

那就是不夠靈活。

麵對著靈活一些的武者,這坦克就是一個擺設。

“殿下,接下來該怎麼做?直接打過去嗎?”

回到楊玉智身邊,趙亞龍詢問道。

“不急,和上一個月一樣,你去一趟他們。”

“先讓兩大礦脈的流放者出來。”

“半個時辰之後,就是對方正在吃午飯之時。”

“這個點,纔是我們進攻的最佳時機。”

楊玉智笑著道。

“行,那殿下,屬下這就去辦。”

點了點頭,趙亞龍立刻快馬加鞭,直奔兩大礦脈而去。

同樣的,楊玉智也開始,率領這些流放者出去郊遊,這也預示著,今日將改寫曆史。

當然,其他的看守者,則是留下二十人,鑽進坦克。

等待著時間到達,便可以出發,直奔另外兩大礦脈。

與此同時。

北寒城。

平寒商會頂樓之上。

桃豆豆美眸,落在了遠處,一片白色的天際方向。

“大小姐,您站在這裡有一會了。”

身後,侍女小月走了過來。

“你說,如果有人,以兩大礦脈為中心,以北寒城為據點。”

“開始造反,覆滅大燕皇朝,乃至,一統平寒域,你覺得,可能嗎?”

微微張口,桃豆豆緩緩道。

“有人?”

“大小姐,這不可能吧?”

“倘若是強者,覆滅大燕皇朝,都是有一定機會。”

“至於,一統平寒域,那絕對是癡人說夢。”

搖了搖頭,侍女小月道。

“嗬嗬,看著吧,這個人已經出現了。”

“在他身上,奇蹟兩個字,可不少出現。”

“你去一趟三大家族那邊,就說本小姐請他們吃個飯,順便商議一下,七天後,拍賣會的事情。”

笑了笑,桃豆豆道。

“大小姐,那三大家族也配?”

頓時,侍女小月忍不住道。

在小月看來,那怕大小姐如今在家族中地位不如之前。

可,也絕非這北寒城之中,所謂的三大家族能相提並論。

一個連武尊境強者都冇有的家族,也配?

“聽話。去吧。以後,你就知道,為什麼了。”

冇有過多解釋。

說完,桃豆豆轉身回房了。

侍女見了,冇辦法,隻能離開商會,前往北寒城,那所謂的三大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