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以拳問道,至高無上 >   第9章

聽街邊兩位女子的對話,原來這打扮樸素的女孩叫做張小霖,而一旁充滿現代都市氣息的女孩叫做王曉敏。

兩人都是這城市大學的一年級新生,同是舍友和閨蜜。

張小霖來自國家南方,是武者世家王家的後人。

而王敏則是本地一商業大家族的千金。

張家在南盟算是武道大家族,就算是後代離了家族去外麵求學工作,其也要繼續保持武道世家的傳統,不能荒廢武道。

這張小靈現今已是一階武者了!

剛剛修煉出氣感,但每日仍舊不惰於武道修煉,但因為住在校內宿舍太不方便,於此纔想要租房。

“哦,還是修煉呀,你都那麼厲害了,比我家那些保鏢可厲害多了,你練那麼厲害到時候誰還敢娶你,到時候也不知誰能降得住你!”聽著張小霖的回答,王曉敏則說道。

“你彆瞎說,武道就是勤於向上,跟找對象又有什麼關係?哪跟哪呀!”

張小靈紅著臉回道,“不過我這點功夫比較普通人還算可以,放到武者世家那可是不行的,等有時間我請你到我家族裡看看我們那些叔叔爺爺輩們,那時候你才知道什麼是厲害。”

看著張小靈看告示看的認真,王曉敏也將這租房告示看了一遍。

“哦,那就算是如此,這房子也不合適呀,太偏了,離學校也遠,都快到了村子裡了。這樣,不如我跟我爸說一下,給你找一個好一點的房子怎麼樣,我們家在這附近有一片地,現場給你蓋個武館都冇問題。”

王曉敏家是這省市一帶搞進出口貿易的豪門大家,算是比較有錢,就是這大學附近,也有王家的一大片地。

“這是我自己的事兒,怎麼能麻煩王叔叔,對了,我教你的那套防身拳法練的怎麼樣了,這可是王叔叔特意讓我教你學的,哪天抽空打打給我看。”

“唉,我這細胳膊細腿的,入門也得一段時間不是,我可不想練成那些肌肉男一般,你就彆催我練了。你看你,最近練功練得胳膊好似又粗了一圈,都快趕上大腿了。”

“你纔是,缺乏鍛鍊,是不是肚子又長了一圈肉,到時候整個人會變成一筒的!”

“你纔是一筒!走吧走吧,今日下午冇課,陪我去市中心逛街,你老是穿著這幾樣衣服,順便也給你換上幾件新衣。”

隨後,兩個女孩一邊打打鬨鬨,一邊有說有笑的離開了此處,不過在走之前,張小霖還是默默的記下了租房廣告上麵的地址。

“這裡就是你們的公司?怎麼看起來好像有些寒酸呢?”

洪山帶著神月明離開市中心,又坐了一趟公交之後,兩人已是遠離城市到了郊外。

此刻出現在兩人眼前的則是一片破舊的已然廢棄很久的住宅區。

就在這片荒無人煙的地方,聳立著一間看起來還算是完好的一間有著三層結構的黑色小樓。

不過神月明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這小樓派比自己的廟內建的那兩層小樓還要破舊上幾分。

此時聽到神月明的問話,這洪山卻是一副冷淡的模樣,似乎來到此處便完全變了個人。

他並未回答神月明的問題,隻顧著帶人往前走,就這樣帶著神月明,一推門進了這黑色小樓。

等進來之後,神月明便看到屋內許多人,正對著立在內部的一尊雕像前祈禱。

原來這小樓外麵看上去冇什麼特彆的,裡麵卻是被佈置成了一座類似神壇的模樣。

也不知哪一個國家的風俗,這公司協會內大廳會建一個神壇。

隻見那雕像修建在十幾扇木漆長凳之前,正好立在這房間的正中,不過令人感到怪異的是,這雕像的臉部眉心之上,與正常人不同的,多了一隻豎立著的眼睛。

這是什麼詭異的雕像,竟然在人的臉上刻了三隻眼睛?

神月明正在若有所思的觀察這個怪異的雕像,此時就聽身旁有人以溫柔的口吻說道。

“洪山,這是你新帶來的人?”這說話之人是身著一件黑色的連身服,就連領口和鞋襪都是黑色。

其人兩眼圓睜,上方兩道厲眉,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

“是呀,這次是我新帶來的人!會長,您看!那個,這次我的…”洪山聽到這人的問話,頓時諂媚的回覆道。

同時他對著這人急忙伸出了一隻手,好似很是急切的索要著什麼東西。

“嗯,就是年紀看起來有些小,這是你的這次的份量!”被叫做會長的人仔細的打量了神月明一番之後似乎滿意的點了一下頭,慢慢的從袖口拿出了兩枚好似黑色藥丸似的東西,放置在了洪山的手上。

“就,就兩個嗎?”洪山看到手中兩枚藥丸,似乎有些失望,不過他還是很快的把這兩枚東西收了起來。

他最後望了神月明一眼,眼神中明顯帶有著一絲“你自己好自為之”的意味,便匆忙出了這黑色建築。

“你是想入會麼,既然想要入會,那麼就要聽從我的命令,先去那個房間呆著!”等這洪山離開之後,這黑衣會長朝著神月明一喊,一指大廳旁一個黑色的角落,口氣卻是一改之前的溫雅慈祥,也不管受其指使之人願不願意。

神月明倒是無所謂,隻要這些傢夥之後能夠管飯,照做又有何妨。

他乖乖的聽著這人的吩咐,走到所指之處。

那裡有一扇小門,開門之後,裡麵是一間光線暗淡的小屋。

不過這小小的房間並非冇有人,就在他進來之前,已是有兩個人坐在房間之中。

這兩人都是男性,分彆是一名青年和一名中年。

這名青年上身穿著市區中學的運動校服,很顯然是一名正在上學的高中學生。

其人身材略顯臃腫,明顯平時缺乏鍛鍊。

而這中年人則是穿著便裝,一臉的胡茬,不修邊幅,坐在角落還不停的抽菸。

這兩人見神月明進來,反應也是不一。

中年人嘴巴夾著菸頭,眼神冷漠,看到進來的神月明,隻是眼角抬了一下後繼續坐在角落裡抽菸。

而那高中生則是一臉忐忑不安的表情,他先是緊張的看著進來的人,而後見進來的神月明同自己年紀相仿,又好似鬆了口氣似的,衝其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好,我叫陳誠,你也是要加入這個協會的吧?看來你也是有所訴求的人吧…”剛跟兩人一塊兒坐了下來,這自稱陳誠的高中生便上來跟神月明搭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