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求?哦,那是什麼?我是聽說這裡可以白吃白喝,還能幫人找人,我就來了。話說,這裡什麼時候開飯,我早就餓了。”神月明一邊摸著肚子一邊回答道。

“什麼,就是因為這?”陳誠好似看傻子一般望著神月明。

“是呀,難道還有其他的什麼?”神月明問道。

“當…當然是力量,聽說加入這裡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所以我才進來的。”

隨後聽這陳誠說,他是區高中的學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