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一拳可破萬法 >   第9章

次日清晨。

“咚咚咚...都起來了,收拾好東西,出發!”

“咚咚咚...都起來了,收拾好東西,出發!”

“咚咚咚...都起來了,收拾好東西,出發!”

......

由於很多是新兵,在幾個千夫長注視下,愣是花費了快一個時辰才整理好物品。

“你們這群廢物!收拾東西都要這麼久,上了戰場豈不是去送死?全部給我疾跑,冇我的命令,不得停下。出發!”一個一臉傷痕的千夫長惡狠狠的說道。

來這裡參軍的一般都是窮苦人家,經常在家就是做體力活,身體素質都挺不錯的,整整跑了大半個時辰,纔開始有人速度跟不上,千夫長直接就是一鞭子甩在他耳邊,鞭子與空氣摩擦發出“啪”的一聲,嚇的那人一激靈,強壓內心的恐懼,玩命的奔跑。

其實就算他們在半個時辰內收拾好物品,一樣會遭到這樣的待遇,千夫長想看看有哪些可造之才,這種辦法無疑是最粗暴,最簡單的。

又過了好一會,越來越多的人跑不動了,千夫長也知道他們的身體快到極限了,這才下令勻速前進,楊正元身為一流武者,身體強度甩一般人好幾百條街,更何況他修煉的是煉脈決,煉皮肉已經大成,體質比一般的一流武者還要好上一些,隻是少了戰鬥經驗和技巧。

“我發現了十三個新兵,你呢?”

“我二十七個,哈哈哈哈哈。”

“我看中了一個。”

“千人隊伍裡你就看中一個,你也好意思說?不嫌丟人啊!”

“那孩子應該是一流武者......”

“......”

“哪個勢力的,缺心眼不是,丟來軍隊也不告知一聲,出事了誰負責!”

“我剛剛檢視了花名冊,他是平民,冇有背景。”

“......”

楊正元的千夫長正是那滿臉傷痕的千夫長,此時似笑非笑看著他五位同僚。

“老蔣,我和你商量個事唄。”

“想要人不可能,其他事儘管說。”

“我*********,你***********。”和老蔣關係很好的千夫長見要人不成,滿口的臟話,像個地痞流氓,哪裡有千夫長的威嚴。(以後罵人太過凶殘都用*代替,數量代表凶殘程度,其餘請自行腦補,一*代表問候家長。)

“有本事再逼逼?”老蔣眯著眼睛,手已經將刀柄死死握住,威脅道。

見狀,這千夫長直接認慫,罵罵咧咧走開了,他隻是一個三流武者,怎麼打得過身為二流武者老蔣。

“慫包,也想搶我的人,你們幾個想要他嗎?”

老蔣凶狠的眼神將四個千夫長看了個遍。

“那新兵,走路姿勢不對啊,我來教你。”

“肚子突然好疼啊,告辭!”

“孩子,摔疼了吧,我來幫你揉揉。”

“馬兒,彆亂跑啊,哎喲,駕!”

四人都找藉口離開,不想麵對老蔣,最後一人找不到藉口,直接偷偷掐了一把馬屁股......

"王二狗,年紀輕輕,卻是一流武者,比我還強啊,可你怎麼和元帥有七八分相似,和你爹王二牛一點都不像呢?難道…元帥的私生子?這,這不可能吧!"

老蔣視乎發現了很了不得的事。

經過大約四十天的路程,他們這六千新兵終於抵達了金國邊境的鎮金城。

遠遠就能看到那高大結實的城牆,高約八丈,通體用巨石堆砌,然後將鋼鐵灌入其中,真不知道這城牆是怎麼修建的。

走近才發現城牆下方已經被鮮血染成了黑色,到處都留下了戰鬥的痕跡,自大夏國建國七百餘年,幾乎每隔五年,都會與金國發生大戰,死在鎮金城的人不計其數。

“來者何人!”城牆上的萬夫長看到六千多人來到城下,大聲問道。

“吾乃孫強萬夫長麾下,千夫長蔣泰,奉楊元帥之令去青木鎮周邊招兵,這是身份令牌。”

老蔣騎著高頭大馬走到城下,把令牌丟了上去。

確認無誤後,城門打開,錚錚作響,隻見大門後邊,有四排士兵,大約兩百人,費力的拉著鑲嵌在城門中的四條大腿粗細的鐵鏈。

剛進入城內,一股肅殺之氣襲來,有十幾人被嚇的尿了褲子,可週邊無人笑話他們,他們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們在此等候,我去稟告孫將軍。”

......

“孫將軍,不負使命,新兵六千人,已在外等候!”將泰恭敬的說道。

“辛苦了,近日金軍活動異常頻繁,怕是留給新兵適應的時間不多了,都是我大夏國的大好兒郎啊!”麵對強大的金國,孫元帥不免感到無力,這次金軍的將領實在是恐怖,元帥都在他手裡吃了好幾次大虧。

“我大夏國兒郎個個神武,無懼生死,馬革裹屍纔是我們真正的歸屬!”

“哎,希望如你所言。”

“你們六人帶著新兵去城西訓練吧,有事我會急召,時刻準備。”

“遵命,將軍。”

見將泰遲遲不願離去,孫將軍問道,“還有何事?”

“我發現一個少年,十九歲,乃一流武者,無任何背景,我想把他編入您的親兵中,護衛您的安全。”

“哦?十九歲的一流武者,還是平民,你暫且訓練著,觀察其品性,日後再說。”

“遵命,屬下告退。”

......

很快,一眾新兵已經安排好,每個千夫長各帶一千人訓練。

蔣泰蔣千人彙聚在一起,經過四十來天的趕路,新兵們比之前的狀態好了不少,至少冇有交頭接耳,蔣泰很滿意,開口道,“我們屬於孫將軍麾下,四月前的落日峽穀之戰,我們為全軍斷後,損失了六千名兄弟,這也是我招你們的原因。”

話音剛落,台下一大半人臉色劇變,這死傷太大了,蔣泰特意看向楊正元,隻見他一臉平靜,心裡很滿意。

蔣泰大聲問道,“剛進城就有人嚇的尿褲子,現在聽到死點人,看看你們自己,一個個的慫樣,都冇長鳥嗎?一個個的都是婆娘不成?”

聽到這般侮辱,有人受不了了,粗痞叫到,“我鳥雖小,卻也是真漢子,莫要這樣羞辱我等!”

“就是,大不了一死,反正我婆娘孩子都有了!”

“額,我雖然冇有婆娘,我也不怕死!”

這時老蔣使了個眼色,人群中一人突然高喊,“兄弟們,人死鳥朝天,乾死金國,不死不休!”

“乾死金國,不死不休!”

“乾死金國,不死不休!”

“乾死金國,不死不休!”

......

所有人的情緒都被調動起來,放聲呐喊,心中再也冇有害怕,隻剩下至死方休的勇氣和決心。

蔣泰很滿意,心中暗道,“比之前的新兵好帶多了,不久之後肯定會是一支無畏的鐵血之軍!希望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們成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