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一拳可破萬法 >   第4章

次日,一大早,方柔房門口。

“孃親,昨夜我一整晚都睡不著,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今年都七歲了,能不能告訴我!”楊正元一臉認真的詢問道,他十分想弄清楚昨日那些人為什麼這麼壞,同時他還對那貴夫人口中的楊哥很好奇,她口中的楊哥,應該就是他爹。

良久,方柔纔開口,“元兒,孃親和你說的話,你答應孃親千萬不能外傳,日後也不可去找她們報仇,可以嗎?”

“好,我答應孃親!”

“哎,我苦命的元兒。”

接下來幾個時辰,方柔把所有事都給楊正元講清楚了。

他們所在的村子屬於大夏國,大夏國的兵馬大元帥世代由楊家人擔任,楊天雄,也就是楊正元的爹,已經是第十九位兵馬大元帥了。

朝廷關係錯綜複雜,為了拉近關係,聯姻是最常見的一個方法,那大夫人夏琳就是當今大夏國國君同父異母的妹妹,背後有大夏國支援,勢力及其龐大。

而方柔,隻是一介貧民,是楊天雄外出征戰,偶然間相遇的,兩人一見鐘情,當夜就確定了關係,之後更是帶回了元帥府,將方柔納為小妾。

國君夏天破知道此事後,立馬安排夏琳與楊天雄擇日完婚,他不能讓方柔先懷孕,楊家的長子隻能是他們夏家人所生,楊家在軍中的名望太大了,軍隊必須要掌控在自己手裡。

可人算不如天算,方柔在與楊天雄回來的路上,已經懷有身孕,在夏琳嫁入楊家時,方柔已經懷孕四月有餘,那時候所有人都希望方柔誕下的是個女嬰,包括方柔自己,她知道,如果這是男孩,就是楊家長子,今後是繼承兵馬大元帥的第一人,而她隻是一介平民,給不了孩子任何幫助,這個長子的身份隻會害了自己的孩子,不會有任何幫助。

可天不遂人願,楊正元誕生之時,整個朝野震動,楊家長子是一個賤民所生,誰也容不下他,楊天雄看了一眼楊正元後,馬上就被夏天破召到宮中議事,整整一夜。

方柔抱著孩子,在房間內也苦苦等待,等待宣判,最壞的結果就是處死他們娘倆,這樣的話,長子就不複存在,楊府還是在大夏國國君掌控之中。

月亮剛剛落下時,楊天雄一臉疲憊的來到方柔房內,兩人四目相對,誰也冇有開口說話,都不想打破這即將失去的溫馨。

良久,方柔率先開口,“夫君,我此生能遇到你,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現在叫我去死,我也心甘情願,隻是我們的孩子,能否放他一條生路。”

“柔兒...你和孩子都不會死的,你放心,誰敢動你們一根汗毛,哪怕是國君,我也會拚死保護!國君隱晦的提出處死你們的,可又害怕我手中的權利,交談一夜之後,我和國君之間達成了一致。”

“我一生中隻會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夏琳,你和孩子雖說可以免去一死,可...今後我們三人終身不能相見,你也不可在外人麵前提起此事,不然國君定會斬殺你們。”

想到要與楊天雄至死不能再相見,方柔失聲痛哭,“都怪我,生下男孩,給夫君帶來了這麼多麻煩。”

楊天雄看著懷中哭泣的方柔,和剛剛出生的孩子,滿臉的無奈,痛苦,安慰道,“這怎麼能怪你呢,柔兒,你冇有任何錯,今後我們的孩子隻能靠你了,答應我,一定要將他養大成人,好嗎?他們我們愛情的見證!”

“嗯...夫君,柔兒一定會做到的......”

“砰砰砰...大人,車馬已經安排好了,天快亮了,得趕緊上車,從北門離開。”

聞言,方柔緊緊抱著楊天雄,不出意外,這輩子她都不會再見到她心中最愛的人,離彆,這種離彆,比生死離彆還要痛苦萬分,明明知道心愛的人在哪裡,卻不能相見,隻能日夜想念,太過於痛苦,殘忍。

“柔兒,時間快不夠了,我答應你,在我將死之時,我一定會去找你,到時候我們葬在一起,永不分離,好嗎?”看著懷中的淚人,楊天雄再也忍不住了,他哭了,哪怕被敵人一刀穿透胸膛那次,他都不曾掉過一滴眼淚,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夫君,彆哭,柔兒這就帶孩子走。”在方柔眼中,楊天雄就是這世間頂天立地的男人,他可以流血,不能流淚,她不允許他愛的人流淚。

“今後,每月在賬房領取銀兩給他們母子二人送去,知道嗎?”楊天雄對著張叔說道。

“謹遵大人之令!”

楊天雄站在後門,看著遠去的馬車,他的臉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夏天破早已安排人在四周盯著,他隻能在後門目視著心愛的女人和剛出生的孩子遠去,這都是為了他們的安全。

“柔兒,柔兒......”

楊叔雖然每月都有送銀兩過來,隻不過被夏琳剋扣了十之**。

聽到這裡,楊正元已經哭成了淚人,他一直以為是父親不要他們了,或者已經離世,冇想到居然是為了保護他們,他父親從未忘記過他們娘倆,這都是大夏國國君弄得,恨不得扒他皮,抽他經!

楊正元在心中暗暗發誓,“我,楊正元,大夏國兵馬大元帥,楊天雄之長子,今生不求兵馬大元帥之位,隻求家人團聚,夏家所做之事,我必會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