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一拳可破萬法 >   第10章

“肅靜,現在我給你們安排十名百夫長。”

“林天哲、礬豫、李鴻光、遠航......你們十人為百夫長,自行挑選一百人,然後選出十名小隊長。”

“原地解散,有不服者自己去挑戰,在這裡,實力為尊!”

“午飯過後來這裡集合,我不希望看到缺少哪怕一人,知道嗎?”

“遵命!”

“遵命!”

“遵命!”

......

楊正元雖然實力最強,可年紀太小,還需要多多磨礪,不適合當百夫長,他身邊的人知道他身體比一般人強壯不少,隻是年齡尚小,現在隻能是一個最低等的士卒,楊正元根本就不在意。

下午時分,眾人重新回到了訓練場,分為了十個方陣,蔣泰看著,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來時路上,隻是小打小鬨,我希望今後的千夫長,萬人將中能看到你們的身影!"說完還特意看了下楊正光。

“你們要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令行禁止,不管什麼命令,哪怕讓你揮刀砍向你的親朋好友,你們也要執行,明白嗎?”

眾人齊聲高喊,“明白!”

“好!現在全給我站在原地,誰敢動一下,就給我滾回去,堅持下去,你們才正式成為了我們大夏**中的一員。”

炙熱的陽光照在眾人身上,汗水不停的滑落,可冇有人主動放棄,除非是暈倒。

一下午的時間,他們感覺比走了四十來天都要累,走路都走不穩,心中卻是十分開心,終於得到蔣泰的認可了。

訓練內容很簡單,也很粗暴,每日就是跑步,練習陣法,揮刀一千次,站軍姿。

第一日的時候,楊正光的小隊長看到他四肢上綁的牛皮袋子,知道是負重隻用,直接怒喝,讓他解開,綁著那玩意,訓練時候怕會傷到經骨,到時候會影響訓練的。

隨意伸手接過楊正光解開的牛皮袋,“臥槽!”一聲驚呼,這小隊長的手直接脫臼了,牛皮袋砸在地上,震起無數的灰塵,把周邊的士卒都看呆了,這一個袋子得有多少斤啊!從此以後,這小隊長,包括百夫長對楊正元都是放任不管,隻要他遵守軍紀就好了,每次見到都顯得十分的恭敬,這也成了他們這群人中的一個笑料。

自打突破之後,楊正元每個牛皮袋的重量直接翻倍,每個都有一百斤!

蔣泰後麵得知後,直呼“變態。”

這小子太恐怖了,整日負重四百斤參加訓練,還能完美的完成,難怪在冇有背景的情況下能在十九歲達到一流武者,其毅力絕非凡人所擁有。

“咚,咚,咚......”戰鼓聲傳遍整個鎮金城,金軍來犯了!

站在城牆上,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整整四十萬金軍,全部都是久經沙場的金銳之師!

而鎮金城這方隻有二十萬老兵和七萬新兵。

楊天雄站在城牆上心中滿是悲憤,皇權真的比士卒,比百姓的性命更加重要嗎?他想不明白。

他多次進言,讓夏天破派兵支援,都被以兵力不足拒絕,他心裡明白,這是想讓他死,讓鎮金城中二十七萬大軍陪他去死!因為他的兒子夏林峰,也就是夏天破的外甥,已經晉級武師了,他有意培養他成為下一位兵馬大元帥!

“楊元帥,可敢下來一敘?”金軍那邊一個身穿金色鎧甲,頭戴虎冠的少年騎著馬,隻身一人來到鎮金城下方。

“有何不敢?”說完,楊天雄縱身一躍,跳下城牆,穩穩的站在少年麵前。

少年也立即下馬,施禮道,“見過楊元帥!”

楊天雄也回了個禮,“你就是九皇子金懿吧!”

“正是在下!”

“你邀我城下一聚,不知為何?”

“元帥認為我用兵如何?”

“鬼神莫測,我不及。”

“哈哈哈哈哈,楊元帥謬讚了,我豈是元帥的對手。”

“此話何意?”

“元帥麾下有一萬人將夏天明,元帥可知?”

“你是說......”

“冇錯,夏天破和我父皇已達成協議,他讓出鎮金城,我們幫他殺了你!”

“不!不可能,休得胡言亂語,想擾亂我軍心,此計甚毒!”

“我有密信數封,都是夏天明給我的,裡麵詳細的寫了你們的兵力分佈和計謀,不然我也不可能是元帥的對手。”

說完,金懿從懷中拿出幾封信遞給了楊天雄,繼續說道,“你可以回去問問夏天明,哈哈哈,此戰你必敗。”

“我深知無緣帝皇之位,如果元帥肯降於我,我有信心登上大位,到時候金國的兵馬全交由楊元帥之手,做夏國的亡魂,還是我金國的大元帥,您自行考慮,三日之內給我答覆!”

楊天雄緊緊握住手中的信,他知道,金懿冇有騙他,隻是他無法理解,帝王之位真的這麼重要嗎?更何況他楊家,加上他整整十九代人,滿門忠烈!人人為大夏國戰死沙場,換來的卻是背叛,猜忌,看著遠去的金懿,他久久失神...金國,真的是我的歸屬嗎?

城門打開,楊天雄一臉悲傷,士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難不成金國將領會妖法?

回到元帥府,楊天雄即刻令人喚來夏天明,他心中還是抱有一絲希望,希望金懿是為了打擊他的士氣。

良久,隻有傳令兵一人回來,道:“夏將軍在元帥與金國將領交談之時,帶了數百名親兵從西門走了,說是回去勸說國君增兵。”

傳令兵的話徹底擊碎了這一絲希望......

楊天雄揮了揮手,讓大殿中的人全部散去,他想一個人安靜的待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