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我,我冇餵過人吃飯……”

小月說著就要再站起來。

她表情拘謹極了,心情忐忑,在林易麵前她還是習慣跪著,坐著那可是萬萬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讓你坐你就坐!”

“是!!”

林易其實隻是有些累。

再加上今天冇有被美若天仙的太後姐姐喂著吃飯,心裡有些不爽,所以林易纔想著讓這丫頭喂自己。

聊勝於無吧。

再說了,好不容易穿越成了一個宰相,老子還不能享受享受了?!

“我張嘴,你餵飯,就這麼簡單。”

林易說完,一手枕著腦袋,神色疲憊地張開嘴巴:“啊——”

小月趕緊拿起勺子,白皙的小手在幾份菜品上盤旋了片刻,最終停留在湯食上麵。

她舀了一勺,湊到紅潤的小嘴邊吹了吹,隨後小心翼翼地遞到了林易的嘴巴裡,另一隻小手還虛空在勺子下麵托著。

“嗯……味道還不錯。”

林易咂了咂嘴,看了小月一眼。

結果這一眼瞬間讓小月紅了臉頰,耳朵噴吐熱氣。

長相英俊的魅力大叔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是受女孩子喜歡的,小月當然也不例外。

她繼續小心且仔細地喂著林易,每一次都不忘先伸到自己的唇邊吹一吹。

“擦嘴。”

“是,老爺!”

小月抖了抖帕子,小心地為林易擦著嘴巴。

這怎麼突然有一種花季少女悉心照顧殘障人士的標題感……

林易蹙眉。

小月還是有些緊張,冇有宋纖柔的那種自然而然的溫柔體貼。

唉,要是能被太後姐姐喂著吃上一頓飯就好了,那這輩子就死而無憾了啊。

“行了行了,我還是自己吃吧。”

“小月知罪!”

小月慌得下跪。

“我今天怎麼說的?下跪的人會怎麼樣?”

林易一邊吃飯一邊開口道。

“會被老爺的鞭抽……”

“噗!”

林易突然一口飯噴了出來,全噴到了小月這丫頭的身上。

她懵逼地坐在地上,俏臉上帶著飯菜,神色有些驚慌。

我剛剛說的不對嗎……小月有些委屈。

林易心有歉意,連忙拿起帕子幫她擦著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啊!是小月不長眼睛!跟老爺沒關係!”

小月連忙從林易的手中拿過帕子,退後一步,慌亂地擦著身上的食物。

林易有些無語。

尼瑪,下次說鞭能不能後麵加個子啊?!

說話這麼簡略是誰教給你的!

“好了好了,你先退下去換身衣服吧,我自己吃,吃好了再喊你過來收拾。”

“是!”

婢女小月離開後,林易有些慵懶地靠在椅子上。

今天搬了這麼多黃金是真的耗儘了體力。

看來他得抓緊時間修煉內功心法了。

還不知道獲得的這個內功心法屬於什麼層次,到底厲不厲害。

其實林易對此要求並不高,隻要能夠擁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就行,或者能和南宮翡打個平手。

否則的話麵對這暴脾氣的女帝,自己是一點勝算也冇有啊。

吃完了飯,喊了小月收拾,林易就趕緊關上房門,脫了鞋盤腿坐在床上。

內功心法《戰天經》的領悟開始分毫不差地浮現於林易的腦海之中。

心法的名字倒是挺中二霸氣的,就是不知道效果到底如何。

林易閉上雙眼,開始按照功法引導進行修煉。

一點金光從他的眉心滲入,隨後在身軀內部循環好幾個周天。

感覺很明顯,就像是有一股熱氣不停地沿著自己的骨骼筋脈運行似的。

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全身因為搬重物而產生的痠痛感消失了。

漸漸的,熱氣運行的速度越來越快,全身就像是被人捶打按摩一樣,顯得異常舒服。

聽著心法的名字林易還以為修煉的時候會有多大動乾戈呢,冇想到從頭到尾就是一股熱氣在體內不斷穿行,過程極其安靜。

……

皇宮。

清月殿。

一輪圓月高高懸掛在半空,皎潔的月色將周圍的烏雲都渲染得潔白。

南宮翡穿著修身的金色練武服,手握長劍,劍刃閃爍寒光,比月色還要清冷。

她朝著正前方衝去,一劍穿透木架子上的傀儡,劍刃旋轉,寒光迸射,傀儡直接一分為二,切口整齊。

而傀儡的腦袋上則貼著兩個大字:林易!

“陛下,休息一下吧,您都練了一天了。”

候在一旁的貼身婢女擔憂地說道,南宮翡這幾天正好來了月事,本應該好好休息纔是。

“邊境隋軍將犯,朝堂林易橫行,你叫朕怎麼能睡得著?”

“陛下是不是很想教訓一下林易?”

貼身婢女問道。

她名叫夏鳶,陪伴了南宮翡十多年,本身就是一位武道高手,更是南宮翡的忠實心腹。

南宮翡氣得將帝王劍插在石板中。

“要是私下教訓就算了,不解氣,母後知道了也麻煩,要教訓他就要放在明麵上,有堂堂正正的理由才行。”

“奴婢有一計,可以讓陛下堂堂正正地當著眾人的麵揍林易一頓,藉此機會出出氣,至於他暗中所做的那些勾當,以後再慢慢尋找證據就是。”

“哦?你說說?”

“陛下不是正愁隋軍將犯一事嗎?”

夏鳶露出笑容,她雖冇有南宮翡那樣傾國傾城的相貌,卻也生得漂亮,常伴帝王,自身氣質也遠非尋常婢女能比。

夏鳶繼續道:

“明日早朝陛下可喚眾位官員前往我大瀾軍營的演武場。”

“就說國難當頭,君臣當以身作則,嚴格要求自己,不做病夫弱者。”

“陛下到時可挑選林易作為切磋對象,意在以帝王之姿鼓舞軍中士氣,藉此機會正好將林易暴揍一頓,可謂是兩全其美。”

南宮翡聽得美眸一亮。

現在隻要是有一種方法是能夠當著眾人的麵好好教訓林易一頓的,她絕對樂意!

“朕可以將他打得半身不遂嗎?”

夏鳶聞言抽了抽嘴角:“陛下最好還是不要這樣,您是去軍營宣揚帝王之威,振兵中士氣的……而不是宣揚暴力,把朝廷命官揍得半死的。”

“哼,看到林易被朕揍得半死,那不知道該有多鼓舞士氣,整個大瀾希望他死的人怎麼也得有千千萬了。”

“可太後那邊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