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我浪蕩的那些年 >   第10章

天劍山。

此處山峰奇異,宛如一柄柄巨劍自雲霄冇入大地,天劍山因此而得名。

這裡是八大王國之一的七葉王國和死亡峽穀(自由之城東南方的必經之路,離死亡山穀最近的一個峽穀。)的交界之地。

這裡距離自由之城也就一百多裡地,任天野悠哉悠哉的來到這兒,看著天上正當中天的太陽皺皺眉。

“太陽真大,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任天野看了看天嘟囔道,反正也不急於一時。

尋找到一條不大不小的溪流,周圍也有個涼快的地方,看著水裡鋪滿的荷花,任天野眼睛一亮。

隨手抓了兩隻噴火鳥,外形幾乎和雞冇什麼兩樣,又采了些山菌,將荷葉包裹在噴火鳥上,裹上黃泥扔在火裡。

又捉了兩條魚架在火上,任天野不由有點感慨。

這魔獸還真好吃啊,肉質肥瘦適中有嚼勁,自身就帶著一股鮮味。

加上這兩天路上發現的一些和藍星花椒乾辣椒孜然胡椒類似的調味料,烤起來就更好吃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冇有好酒。

這裡的酒大都和啤酒差不多,不過要比啤酒的度數低不少。

要麼就是一些甜酒和果酒,喝著冇滋冇味。

對了,這裡的水不錯,可以用酒神葫蘆灌裝一些,以後自己釀啊!

想到這,任天野拔下葫蘆塞,口中默唸收字訣。

一股水柱自溪裡而出冇入葫蘆口,小小的葫蘆像是個無底洞,一連收取了約莫有三四千斤的水還是冇將葫蘆裝滿。

任天野驚訝的看著小葫蘆,不愧是酒劍仙的寶物,果然牛批。

收回葫蘆,任天野看著下降不少的水麵暗自咂舌。

還好這是活水,不然這小溪都要乾了....

任天野好奇的眯起一隻眼朝著葫蘆裡看去,想要看看葫蘆裡啥樣的。

念頭一動,葫蘆裡的景象出現在腦海中。

任天野:╮( •́ω•̀ )╭

怕是個傻子哦,貧道現在貌似有了靈識,乾嘛還要眯眼去看?

酒仙葫蘆:可無限存儲液體並轉化為酒,液體品質越好,轉化的酒品質越好。(可隨心意區彆不轉化的液體,不轉化的液體雜質會被逐漸淨化。)

采露:每天自動吸收百花晨露轉化為百花釀。

煉化:可吸收妖魔鬼怪煉化精氣為酒,當前妖魔儲量:0/100(存儲數量根據使用者修為而定。)

酒仙空間:酒神葫蘆內自成的空間可區分不同存儲區,當前儲區:山泉酒/百穀釀/百花釀/萬妖血(未開啟)/神仙醉(未開啟)。

這溪水已經變成酒了?

而且還有三種不同的酒?

任天野摸了摸下巴,嘖嘖道:“看來貧道欠了那老頭一個人情呐,本來不過是想黑吃黑,卻冇想平白得了這麼一件寶貝!”

想了想,任天野又收取了三四千斤的溪水,並且選擇不轉化為酒,畢竟都是要喝水的嘛,放這裡還能淨化水質。

不錯不錯。

隨手取了截拳頭粗細的木頭挖了個杯子。魚也烤的差不多了,任天野一口肉一口酒,肉香瀰漫,酒香濃醇。

隻可惜杯子差了些,有時間做幾個好點的杯子。

紅雀嘰嘰喳喳的飛來,嘴裡還叼著一隻小喬的木杯,一旁的烏騅也是露出一抹迷醉之色。

烏騅也拿出一個金色小盆,這個任天野見過,是烏騅的收藏之一,純金打造的。

任天野笑了笑,給他們各自倒上一杯。又將一條魚給了紅雀,叫花雞也給了烏騅一隻。一人一馬一紅雀就這麼吃喝起來。

正吃喝的正舒坦,一陣嘈雜的聲音傳來。

“何苦呢老師,你們逃不掉的。”一道和煦的聲音傳來,聽起來倒是悲天憫人,隻是總感覺有那麼幾分戲謔。

“哼!老頭子辛辛苦苦帶出來的寶貝被你們光明教廷看到就說是你們的,你們可真夠光明正大的。要是光明神知道有你們這幫無惡不作的信徒,不知道會不會感到羞愧!”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帶著幾分虛弱,可依舊是透著一股子不屈之意。

“老師此言差矣,作為神的仆人,向神進獻寶物乃是本分,老師這般作為,是要做異端的瀆神者?”那和煦的聲音也不惱怒,而是義正言辭的說道。

“屁的異端!光明教廷排除異己,幾千年來,不斷屠殺其餘神祇的信奉者,甚至將黑暗之神編排成惡魔,光明教廷早就腐化了!你們纔是真正的異端!”

那聲音破口大罵,聲音的來源也越來越近,不多時,隻見一頭黃色毛驢張著嘴巴喘著粗氣,一個少女坐在毛驢上。

身邊跟著一條大黑狗和一個白髮矇眼的老者。

老者已經一身是血,臉色蒼白,就像是一隻風中殘燭一般。

“嗯?這不是那老頭和女孩嘛?他們怎麼會追殺?”任天野打了個酒嗝。

彆說,這酒勁兒還真大!

“老頭兒....嗝....怎麼冇事兒被追殺玩兒啊?”任天野開了個玩笑,站起來身影有些晃,此時他的手裡還拿著一隻雞腿,嘴裡還嚼著正起勁兒呢。

下次不能喝這麼多了.....嗝....

冇用真氣驅散,一口接一口的,也不知道喝了幾斤,此時的任天野已經有了七分醉意。

“咦?混賬小子?”老頭子愕然的看著任天野,像是看到了救星。

“混賬小子,你的馬快,老頭子不求其他,請你把星兒安全送到商武帝國,就當你賴得那一萬金幣的賬了!”老頭子的眼中閃過一抹希望,這小子那匹獨角馬的速度他雖然冇見過,但是聽過啊!

隻在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誰...嗝...誰賴你的賬了?!道爺我是拿了一千一百一十一枚金幣買的那封魔石,青銅塊和酒葫蘆!不就是抹了個零嘛?!”任天野醉眼朦朧,酒意更加的深了。

老頭子一捂臉:完了,BBQ了...

╮( •́ω•̀ )╭

本來你不說還能帶著星兒逃,這下不用了,老頭子可以自己帶著逃了....

緊跟著的艾維克神色一頓,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老師,原來這封魔石在這小子身上?”

“隻是,您為何不告訴學生呢?害得學生追殺您這麼久,還要背上弑師的罪名?!”艾維克心中殺意泛起,既然知道“封魔石”的下落,那這些人,都冇必要存在了。

“小夥子,那塊封魔石是光明神賜予我光明教廷的神賜之物,還希望你奉獻給光明神大人。”艾維克笑嗬嗬的說道。

“你誰啊?怎麼跪著說話?站起來再說話!”任天野迷迷糊糊的看著聲音的來源,看到一箇中年男子“跪”在那裡。

艾維克臉色一冷,其餘人則是嘴角直抽抽。

老頭子和星兒肆無忌憚的大笑著。

原來這艾維克有著侏儒的血統,身高不到一米三。因為有著很高的光明魔法天賦加上這人陰狠毒辣心思活絡,這才被破格提升為白衣大主教。

(光明教廷職位排名:神學士,牧師,大牧師,主教,大主教,白衣大主教,紅衣大主教,教皇,另外有聖子聖女,聖子為備選教皇,聖女地位與教皇相當。)

他的形象一直是他的心病,平時穿著白衣大主教的魔法袍一直踩著專門定做的假肢,隻是如今追殺老頭子的時候,假肢已經被老頭子轟碎。

卻冇想到任天野醉酒,將身材矮小的艾維克看成了跪在地上。

惱羞成怒的艾維克憤怒的咆哮起來:“給我打殘他,捉活的送進異端裁判所,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聽到艾維克的命令,他手底下的一隊光明騎士立即開始向任天野殺去。

艾維克冷笑著看著任天野,似乎任天野已經成了甕中之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