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紋陣 >   第9章

沐萱萱帶著犁申走了半個多月依舊未離開空曠的大地,可見那隻妖獸的實力恐怖。

實際上這片空曠的大地,僅是凶地森林內的一小部分。

凶地森林的範圍太大,沐萱萱心裡時不時出現茫然,有種這輩子都走不出這片森林的感覺。

幸運的是,曾經凶險的森林在那隻恐怖的妖獸離開後,已經失去了凶惡的氣息,冇有那種讓人窒息的壓抑感,變得平凡,凶邪之物也在一夜間消失,高山深水間那些潛藏的凶物都銷聲匿跡,整體就像一個山寨被滅去根本後,那些嘍囉紛紛四散,剩下了破敗的寨門。

當然,這種安全是相對的,有實力離開的都是大凶物,那些實力弱小的則留了下來。

空地雖極其遼闊,一眼就看清前方有冇有隱藏的凶險,但沐萱萱帶著犁申始終小心謹慎,朝著固定的一個方向走去,路經水潭時,更是小心探查之後才進入。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沐萱萱越發覺得犁申奇異。

最明顯的是他的身形,從兩掌大小長到了小臂長短,生長速度十分驚人,都已經懂得爬行,很快就能走路了。

瓷裂冇有再發生,但犁申對殘核的吸收也是來者不拒,重要的是吸收殘核後,可以一段時間不用吃東西,為此,沐萱萱少了很多煩惱。

不過,殘核是有限的,總需要正常的食物來補充。

“哥哥壞,怎又嫌棄我做的魚,我已經做得很好了。”

沐萱萱以石調羹給犁申餵食,心情是絕望的。

如開始時一樣,犁申還是嫌棄沐萱萱做的魚,除了魚,其他經沐萱萱製作的食物,大都不會食用。

沐萱萱也漸漸看明白了,那些被嫌棄的食物,都是她掌控煙火珠控火失衡造成的,有時連她也不願下嚥。

看到犁申吸收殘核作為食物,沐萱萱也曾以發現新天地的歡喜,試著吸收殘核。

“原來殘核還是食物?”

在一聲不可思議的驚喜中,沐萱萱試著吸收一顆一等殘核。

在一通探索與嘗試下,內核藍色帶著複雜花紋的一等殘核被啟用,嚇得沐萱萱趕緊甩出,在一聲巨大的爆炸中,有驚無險被炸了個灰頭土臉。

“哥哥,你是人嗎?”

為此,沐萱萱再次發出了那句虐心的感歎。

再有就是那本奇書,犁申竟擁有一些控製能力。

沐萱萱將書本放在犁申手上,犁申心情變化,書本可以變成鐵板,也能柔軟下來,在犁申做夢的時候,這書能有些改變形狀,但也僅限於此。

不過沐萱萱不敢讓犁申一直拿著這本書。

這本奇書似吸走了犁申體內的力量,每次拿著這本書,犁申都要吸收殘核。

一個月後,犁申能跑起來了,也開始學著說話。

而他們也走出了那片廣闊的空地。

進入有林木的範圍後,沐萱萱似回到了數月前的噩夢生活,而這次的根源則來自犁申。

犁申經常能發現一些潛伏的蟲蟻或野獸,不理會還好,可以偷偷繞過,但犁申卻能以沐萱萱想不到的方式,一一招惹這些蟲獸,樹林裡經常聽到沐萱萱在使用法寶戰敗後抱著犁申逃命的罵聲和笑聲。

罵聲來自沐萱萱,笑聲來自犁申,看到沐萱萱那狼狽的樣子,犁申於是更加賣力地尋找那些藏匿的野獸。

“哥哥,你是個人嗎?”

沐萱萱氣不打一處來,在逃命過後,直接吊起犁申狠狠一頓收拾。

沐萱萱倒也冇有那麼脆弱,曆經多次凶險逃避,數十次決鬥,已經能熟練使用身上的法寶戰勝一些凶猛的野獸,生存能力大大提高。

如此又一個月,犁申已經健步如飛,沐萱萱也完全適應了森林內的生存。

而這時,輪到犁申不歡樂了。

在一次惹來十分凶猛的野獸後,犁申被沐萱萱故意丟到一些弱小卻嚇人的小野獸旁邊,犁申直接被嚇得屁滾尿流,慘叫連連。

不過,犁申並冇有像普通孩子一樣癱坐在那裡,而是拚命狂跑。

這讓沐萱萱想到了什麼,為了生存下去,這是犁申必須經受曆練。

於是沐萱萱刻意去鍛鍊犁申,在多次且持續的訓練下,犁申是越跑越快,步子也越來越矯健,懂得左拐右拐甩開隻會直線追擊的小野獸,懂得了簡單的隱藏自身,避過那些愣頭愣腦的小野獸。

但到了後麵,犁申顯現出靈性的一麵,懂得去敷衍沐萱萱,有時跑累了,不知使用了什麼方法,後麵的野獸竟乖乖地放慢速度,在犁申越發的慘叫中,優哉遊哉地慢跑著。

最過分的是,犁申不想跑了,直接騎在了小野獸身上,但是他的慘叫聲依然驚天動地。

沐萱萱是冇眼看下去了。

“我可不是來聽你慘叫的!”

直接扔進了狼窩內。

頭狼和其他成年野狼被沐萱萱壓製在外麵,裡麵卻是一聲高過一聲的慘叫,還有一群狼崽歡樂的叫聲。

隻是半天過去,狼窩內的慘叫變成了興奮的大笑,狼崽的歡樂變成了恐懼的嘶吼。

“冇用的,叫破喉嚨都冇人來救你們的,我妹妹心狠手辣,最喜歡聽你們嬌嫩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慘嘶,她就在外麵等著,敢逃出去就被她一口一隻吞食,不帶吐骨的,隻有乖乖臣服我,少受些皮肉之苦。”

沐萱萱聽著犁申在狼窩內的話,額頭滿是黑線,心中更是一陣淩亂,自問自己有這麼恐怖嗎。

很快,狼窩內安靜了下來。

接著,狼窩內又傳來了犁申痛苦的慘叫,似乎戰鬥得非常激烈。

沐萱萱心中怪異,怎轉變得這麼快?心中有些打鼓,怕犁申打不過這些幼狼,於是去檢視狼窩內的情況。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氣得沐萱萱吐血,那犁申躺在數隻狼崽身上,另有幾隻狼崽很是乖巧地給犁申按捏手腳。

犁申一臉舒服,十分享受,那些慘叫和打鬥聲都是另一些狼崽在演出來的。

犁申看到沐萱萱進來,停下了慘叫,靦腆的笑了笑:“妹妹,這裡舒服,我們小住數天吧。”

說著示意另外一些狼崽也擺出了暖窩的形狀。

“哥哥,你就不是個人!”

沐萱萱膩歪,狠狠收拾了一輪犁申。

犁申慘叫著,奶聲奶氣地對著那些狼崽叫道:“看到了吧,我妹妹是這森林內第一凶獸,你們膽敢不臣服,就隻能做點心了,不,她做的菜太難吃了,你們通通都要烤成焦炭!”

那些狼崽也是驚愕,在幼小的心靈裡留下了深深的恐懼。

為此,沐萱萱和犁申在狼窩內小住了數天,在一群野狼膽戰心驚的小心服侍下,過得美滋滋的。

轉眼數月過去。

這片曾經的凶地不知地廣幾何,犁申和沐萱萱依舊身處莽莽林海內。

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裡,犁申的成長速度非常快,不能與常人論處。

身體已長到五歲孩子大小,力氣大得嚇人,輕易就能舉起常人勉強才抬起的石頭,極限不知,但已能撼動千斤大石。

身影矯健,尋常野獸難以近身,翻跳間,普通野獸隻覺有風吹過,犁申早已從其身旁翻走而去。

更是在日常的觀察和思考中,探索出了很多獵殺技巧,摸索到大量物種的強弱點,還能使用很多針對性極強的獵殺手段。

沐萱萱看到這麼小的孩子身上具備的能力已遠遠超越常人,不禁驚歎,認為這或是是犁申前世留下了傳承,或是吸收了十二年野魂和殘核後,在一些她不知道效果的增幅中,催生出這些能力。

最後她也想到,或許犁申本身就天賦驚天,達到了常人無法理解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