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紋陣 >   第6章

妖獸懸在半空,被大量的因果線所纏繞,要將它的輪迴轉化,被包裹在裡麵的妖獸不斷掙紮著,使得地麵上投射的輪迴畫麵出現了模糊,當再次凝實時,影像投影還是剛纔一樣的冥界建築和佈局,但情景冇有接續,出現了一段斷片。

聲音傳來。

驚堂木一響,輪迴殿內的騷動瞬間被鎮下,案台後麵傳出了輪迴殿主緊張的話語:“繼續審判,帶下一隻苦難鬼上殿。”

很快,輪迴殿再次凝聚起肅穆的氣氛,一隻被上了三道魂鎖的人形妖獸魂體被帶進殿內,跟前麵逆亂輪迴殿,被輪迴判光照出原形的那隻人形妖獸魂體一模一樣,就連爪子都有無色的業火在燃燒。

案台後的輪迴殿主冇看仔細,微怒道:“怎又將剛纔的苦難鬼帶來重審了?還不帶去製作魂茶?”

“回輪迴殿主,案卷所述,這隻苦難鬼跟剛纔那隻僅是同一種族的關係,此族類身形和魂體都極其相似,常被誤會。”文書執事翻著案卷解析道。

輪迴殿主盯著大殿上的人形妖獸魂體,若有所思:“就算同一種族,但魂核內的氣息難以改變,雖難還是有奇異的方法能改變,隻怕一隻是本體,一隻是分身。”

轉頭看向殿內整齊站列的兩隊小鬼執事,命令道:“來人,給這苦難鬼先上一道五行魂禁。”

命令一出,立即跑出兩個小鬼執事,憑空拿出了魂鎖,十分熟練地就給妖獸魂體在雙腳上銬了兩道魂鎖,加上已有的三道魂鎖,立即構成一道五行魂禁。

魂禁瞬間啟動,將妖獸魂體全身掃描了一遍,立即有黑色電流鑽入妖獸魂體內,如遭雷劈,毫無招架之力,如爛泥般癱落在地,表情是極其痛苦,四肢在本能地掙紮,也就僅掙紮了一小會,就完全失去力氣,昏死過去。

輪迴殿主從案台後站起,高大且圓滾無比的身形十分誇張,但是圓餅一樣的臉上卻擁有兩顆黃豆般的小眼睛,這一站起,帶動了臉上的肥肉如水波震動,盪出了數圈波紋,隻見他肥厚的手掌張開,有印訣捏出,準備施招查探妖獸魂體。

“報!”

就在此時,門外跑進來一隻神色慌張的小鬼執事,手裡捧著一塊散發著濃重魂氣的金色命牌,其他小鬼執事在見到這塊命牌,也是一陣騷動。

“喧嘩什麼。”輪迴殿主喝道,將殿內的騷動壓製,問,“何事驚慌?”

“稟輪迴殿主,帶著這塊命牌的魂體又來投胎了。”小鬼執事回道。

“來投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在外麵排隊的都是趕著投胎的。”輪迴殿主盯著那塊命牌不鹹不淡的說道。

“這隻魂體不同。”小鬼執事對輪迴殿主的回答感到詫異,解釋了一句。

“不同?三頭六臂的在外麵都有幾隻在等著呢。”輪迴殿主的視線一直在觀看著那塊命牌。

“這隻……要插隊。”小鬼執事摸不透輪迴殿主的脾氣,顫巍巍地說了句重點。

“插隊?放肆!誰敢在本殿主麵前插隊,本殿主就讓他投胎降一級!”輪迴殿主將目光轉移到小鬼執事的身上,惱怒道。

小鬼執事完全不知道這新上任的輪迴殿主為何這般憤怒,一時間無法搭上話,愣在原地。

“稟輪迴殿主,這塊命牌是前任冥殿主所頒下的‘奉命插隊’命牌,見命牌如見前任冥殿主本人,冥界內各判殿殿主都會對命牌持有者特殊照顧,給與快速辦理投胎手續,大人新上任有所不知也是情理之中。”文書執事趕緊向輪迴殿主小聲解析道。

“前任冥殿主?奉命插隊?”輪迴殿主一時間懵座位上,細細回味著這兩個詞。

“前任冥殿主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過了一會,輪迴殿主看看了被五行魂禁鎖著並昏倒在地的妖獸魂體一眼,傳令帶那隻“奉命插隊”的魂體入殿,準備按慣例給予辦理快速投胎手續。

……

畫麵再次模糊,妖獸已經被無數因果線裹成了一個大圓球,顯然還在奮力掙紮,才導致畫麵的模糊,但模糊也就一會,待再次清晰起來,依舊是在冥界輪迴殿內,但輪迴殿已經被毀。

冥界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窟窿裡麵有無窮的幻彩劫電,一滴巨大且散發著幻彩光芒的劫電液滴正從這個窟窿墜落。

殘存的輪迴殿內,一隻人形妖獸魂體從昏厥中睜開眼,看到了天上這滴帶著毀滅一切的閃電液後,全身魂能激盪,有複雜符文繞身,出現了密集的封印層,這是它自封魂體的封印。

此時,封印層層層爆碎,妖獸魂體的氣息隨之增強。

啪啪啪啪啪!

連續五聲,架在它身上的五把魂鎖被妖獸魂體激盪出的魂能,全部撐得爆碎。

五行魂禁被強行破開!

但破開這五行魂禁也讓它不好受,一個恍惚再次昏厥倒地,全身也冒出了滾滾黑煙,帶著濃烈的焦臭味。

可見五行魂禁的封禁之力強大,但架不住妖獸魂體的實力衝擊。

黑煙冒出了幾股,就被一股強大的風驅散,倒在地上的妖獸魂體氣息再次攀升,達到了十分恐怖的高度,口中的獠牙更是瘋長出兩寸長,相比於第一隻妖獸魂體,相貌更加猙獰凶狠。

顯然,這隻妖獸魂體也是使用了收斂之術,將自身實力和氣息收斂在一個極低值,本就想著矇混過關去轉世投胎,不想遇上這等禍事,雖不是針對它,但被波及也是殞落的後果,巨大的危機迫使它必須全力以赴這生死劫。

吼!

生死危機中,它咆哮出驚天一聲,全力爆發,拍地而起撲向了站在大殿中間,那個以“奉命插隊”命牌插隊,全身魂能稀薄如虛煙的虛弱人類魂體。

擒賊先擒王!

隻需將事件的核心人物擊殺,這場危機自然化解。

出手就是至強術法,數道幻光破空而來,冥界中有妖蝶花開,更有萬千妖刀紛落如雨,一式化妖訣若滅世,天地毀滅又複歸,萬道似在重演,輪迴於逆轉中崩壞,都是蘊含著極致滅殺能量的術法,此刻一一轟向了哪個虛弱的人類魂體。

待光芒散去,那個魂能稀薄,似吹口氣就能吹散的魂體依舊站立原地,一動不動,這不得不使妖獸魂體驚懼,若是正常,這當中藏著的詭異必將它嚇走。

但此刻生死危機,也冇有發現其他逃生的希望,凶性大起,靠近中張口就噬咬在人類魂體身上。

啪啪!

一聲吃痛,妖獸魂體兩隻獠牙應聲而斷,同時也從人類魂體扯下一塊魂肉吞食下肚。

……

“冥界劫!該死,你不是大能的殘核冥嬰,你是冥樹孕魂,你是輪迴殿上的人類魂體,你是犁申!!想不到本妖王十二年的心血,竟助你融合併穩固了命核,使你擁有了完整的生命,枉做嫁衣,更想不到,因吞食你魂肉,要遭受逆轉輪迴的反噬!可笑!可笑!可恨啊!”

輪迴投影在妖獸劇烈的情緒波動中消失,一聲驚呼和悲吼自無數因果線纏繞成的球體內響徹天地。

妖獸憤怒嘶吼間越發癲狂,失去理智,魂體竟有崩塌的征兆,一股股外溢的魂能如怒海狂湧,轟碎了天空,崩毀了大地,一個個黑洞出現,一個個深不見底的大坑形成,如同末日降臨。

“恨啊!你害本妖王轉世不成,依舊魂體……你是冥界劫的罪魁禍首,讓本妖王魂核遭重創,實力劇降……你毀了輪迴轉生,重啟了舊冥界,魔再臨大地,劫將降世間……”

一隻爪子劃破包裹的球體,撕扯無數因果線,帶著滅世的能量波動,向犁申和沐萱萱爪下。

爪未至,已有風息如刀向四周絞殺,半空中一道道被割裂的空間裂縫錯亂出現,天空就像一塊被隨意切割的破布。

沐萱萱是看著這一切發生的,但她的神誌已經麻木,始終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反倒是犁申,身上有宏大的往世音從無儘遙遠的過去吟誦而出,全身金色光芒起伏,有萬千符文共鳴而出,於前方構築出一個龐大且複雜的陣。

陣內是一片金色的閃電,毀滅氣息無窮無儘,如同世間一切的劫!

“劫的氣息!你……封印了一股劫!”

就算是陷入癲狂失智狀態的妖獸,也被這個封印陣所震撼,瞬間清醒。

但是探落的爪子已經與封印陣相撞在一起。

冇有任何光芒外散,似有超越天地萬物的碰撞聲響起,卻又無法聽到一絲聲響,整個世界似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中。

咧!

在安靜中有一聲清脆的破裂聲細微地傳出,封印陣上出現了一絲裂痕。

隨即封印陣消失,萬千符文隱入犁申的身體,妖獸的爪子在反彈中收回,能看到爪子在反彈中完全被金色符文覆蓋,且那些符文全部轉化為犁申的輪迴。

凶地森林內,突然出現一道橫掃而來的神識,沐萱萱感覺有人看了她一眼,最終這道神識彙聚在了成為球體的妖獸身上。

“大能?又是他!”

妖獸極度驚慌,冇有任何猶豫,不惜自傷,也強行激發自身魂能,直接將虛空破碎,一瞬消失。

那橫掃而來的神識則緊隨著消失。

破碎的虛空內,有時空亂流欲散出,但在外溢的時候似被人強行封閉了缺口。

天空有月光灑落,冇有風,冇有獸吼,聽不到鳥鳴蟲叫,看不見草木的搖曳,一切顯得那麼的平靜、空曠。

如同荒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