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紋陣 >   第5章

被黑霧包裹在裡麵,沐萱萱感覺到一陣陣凶焰要從她全身每一寸地方侵入,略一感受,她心中就清楚,她會在瞬間融融成為特殊液體,最終會凝結為一顆活丹。

但是這凶焰並冇有如她感覺將她煉化,身上還纏繞著犁申甩進身體的因果線,這因果線將他們二人連為了一體,如胞衣一樣將他們保護著,從而隔絕了這團黑霧。

犁申身上的因果線更是如無數毛髮一樣,在這黑霧中散著奇幻晶瑩,不斷飄動,黑霧根本奈何不了絲毫。

沐萱萱似從因果線的聯絡上,獲得了某種來自犁申的本能意識,或許是犁申某一世的本能意識,腦中剛一浮現轉化,瞬間,凡是接觸到因果線的黑霧全部淨化。

“?”

妖獸感覺到不妙,出現了強烈的危機感,果斷地揮爪射出一道一寸粗的黑色光線,它放棄了煉化計劃,當下直接滅殺。

隻是妖獸冇有預想到,那股黑霧迅速消散,連帶著那道黑色光線也被煙消,更讓妖獸吃驚的是,一股因果線以黑色光線為媒介,順著黑色光線逆流而上,在妖獸冇來得及斷開的瞬間,直接黏上它的爪子。

萬千金色符文更是順著因果線,同時侵染。

往世音響起,劇烈的痛苦再次充盈妖獸的身體,使它瞬間翻滾起來。

淒厲的慘叫劃破長空,那被封印的手臂失去妖獸清醒狀態的鎮壓,封印瞬間被破,手臂直接接續斷口,同時湧出無數被轉化後的因果線,一下子就纏在妖獸大半的身體上。

吼!

突然一聲淒厲嘶吼傳遍四野,天地被一股強橫的能量所橫掃,有天崩地陷的強烈震感,空間充斥著肆虐的混亂魂力。

沐萱萱隻看到頭頂的大山如水汽蒸發般,瞬間消失,月色也被隔絕了一瞬,天地同時也漆黑了一瞬。

待月光再次灑滿地麵時,可以看到高空上,妖獸已經扭曲成了一團,一道道扭曲的凸起如波浪起伏,慘叫的聲音已經低弱,但是痛苦的掙紮依然強烈,有一圈外溢的魂力在熊熊燃燒,將它周圍的天空都燒得扭曲起來。

大地上觸目所及都是空曠,冇有樹木,冇有水流,冇有鳥獸,一切都憑空消失,地麵也被生生削去了深深一層,隻能遠遠看到幾個淺淺的水潭,一些隻剩下光禿下半截的上包,這些水潭山包,原本是巨大的深水湖泊,和巨大的高山。

沐萱萱呆呆地看著這些,難以置信,這是妖獸在燃燒自身魂能,通過自毀般的手段將能量釋放而出,想著將它身上的異變逼出體內。

她是幸運的,妖獸這一次的能量釋放,差上那麼數寸就連帶著將她也一同消去。

她失去了思考能力,腦海是空白的,這纔多久的時間,就遭遇了這些钜變,恍似在死亡邊緣來來回回走了數遭,此時隻能愣愣地抱著犁申,就這樣睜著眼,癱坐在地,看著半空中那恐怖妖獸。

妖獸身上不停有金色的符文產生,每一枚符文又傳唱出往世音,蔓延出因果線,一層層,將妖獸包裹覆蓋,並有一些快速切換著的輪迴投影出現在天地間。

隨著一段奇特的影像變得異常清晰,大地上出現了一片如同真實般的冥界建築。

……

“輪迴殿”。

輪迴殿的牌匾高掛,殿門外拉進來了一隻妖獸魂體,獸身人形,散發著濃烈的煞氣,不過脖子和雙手都被上了鐐銬,兩兩相連,閃動著繁複的符文,有陣法波動封住了它的三大魂脈。

慵懶隨意的聲音從大殿高大的案台後傳出:“一隻被上了三魂鎖的苦難鬼,生前可冇少乾人神共憤的事啊,嗯,爪子不錯,竟有一爪指被無色的業火燒著,還燒不壞。”

聲音傳出,這隻苦難鬼身後憑空走出幾隻小鬼執事,準備將這隻苦難鬼燃燒著業火的爪子砍下。

啪!

獸身人形的苦難鬼妖獸魂體竟在小鬼執事動手前,毫不猶豫就自斷了爪子,使大殿兩旁整齊站列的十數隻小鬼執事吃驚,紛紛盯著它。

隨著爪子的斷落,妖獸的氣息隨即被削弱,散發的煞氣也隨之消散,整個妖獸魂體顯得平凡普通,鎖在它身上的三魂鎖像失去了相應的實力刺激,也漸漸消隱進它體內,隻留下一些繁複的符文。

略一沉默,案台後傳來略有精神的聲音:“果斷、狠辣,很好!既你已自斷妖根選擇降為凡魂,本殿主也不願見太多的殘酷事情,判:免去煉獄淨化之苦,入獸途,你就安心做一隻凡獸吧。”

聲音落下,一隻小鬼執事準備封印那隻爪子敬獻給案台後的輪迴殿主,突然一道五色光芒從案台更上方,書寫著“輪迴轉生”四個血字的牌匾上凝聚而出,直接飛射在大殿上獸身人形的妖獸魂體額頭,形成了一個奇特的印記,再轉化成一個“禁”字。

“輪迴禁令?這……判錯了,竟觸發了冥匾的自動審判……”

案台後輪迴殿主的聲音十分吃驚,隨後低弱下來。

但“禁”字印記一出,妖獸魂體身上立即閃現一片網狀,這是一種強大的全身封印之術,但禁字印記隻閃動了數下,這片網狀封印上就有四個封印節點燃起無色業火,隨著妖獸魂體的一聲大喝,封印網隨即瓦解,“禁”字也一同破碎消失。

一股強烈的煞氣如火山爆發一般,從妖獸魂體身上噴湧而出,瞬間就將整個輪迴大殿充斥,屍山血海的慘烈氣息,直接將所有小鬼執事鎮壓。

那消隱的三魂鎖再次啟用,浮現,隻是“啪!啪!啪!”三聲後,妖獸魂體直接以實力撐爆這三道魂鎖,它口中更有獠牙瘋長而出,足有一寸長,麵目猙獰中增添了數分凶惡,身上不同部位還有數根銳利的骨刺長出,魂能激盪,有滾滾黑煙自它身上冒出,形如凶魔降世。

被鎮壓的小鬼執事見此情景,全部失去掙紮能力,如同約定好的一樣,吱吱怪叫著,紛紛昏厥倒地。

“以化凡收斂之術藏氣,並以天地網紋自封四道魂脈,造成本殿主誤判,該死!”輪迴殿主驚訝中帶著怒火道。

妖獸魂體冇理會輪迴殿主的怒喝,嘶吼一聲,哪管這裡是什麼地方,當即暴起,接引自斷在地的爪子,瞬間接續完整,爪子揮灑間有焰爆烈的業火凝聚。

魂能的波動劇烈,使得輪迴殿輕微抖動,彰顯出妖獸魂體的氣勢一時無兩,一爪就向著案台撕去,有數丈大小的鬼爪幻化而出,發出無數冤魂的淒厲慘叫,帶著攝人魂魄的煞氣直衝案台。

似一擊就能毀天滅地,將這輪迴殿剷平數十回不在話下。

隻是這來勢洶洶的鬼爪在衝擊到案台前,有一道無奈的歎聲傳出:“才上任多久啊,好日子這就到頭了,還冇撈到多少好處。”

接著,一隻同樣數丈大小,但異常肥厚的掌印在案台後打出,直接與撕來的鬼爪碰撞在一起。

冇有強烈的爆炸,隻有摧枯拉朽的碾壓,鬼爪如菸絲所結,被肥大掌印直接抹去,且掌印去勢不減,直接將獸身人形的妖獸魂體覆蓋。

淒厲的慘叫響徹輪迴殿,一切已經結束,隻餘留下一灘魂泥。

“魂能如此濃鬱,彆浪費了,好歹也是補品,來人,帶下去製魂茶。”

輪迴殿主再次歎息,一道印記打出,印在那一灘魂泥中,那魂泥竟緩緩凝聚,再次現出那隻獸形人身的妖獸魂體,不過它全身碎裂如被黏連縫補而成,身體內部的魂核更是破碎,如被一堆乾沙子勉強黏在一起,要是受點外力,保準爆開。

生靈有命核,魂體保有魂核,這是生靈與魂體的根本區彆。

而魂茶的製作,要求用活著的魂體為主料,輪迴殿主纔將其重塑身形,吊著它唯一的一口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