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紋陣 >   第2章

滿月,夜色傾瀉,山穀內一片明亮。

有瑩蟲飛舞,有薄霧填淵,有蛙鳴起伏。

待月色傾斜灑進山洞內,已是深夜時分。

一根烏黑的樹根尖在月光照耀的地麵上,破土而出,隨即有一朵冥花綻放。

一股生人無法嗅聞,但能讓遊魂為之著迷的冥息香味散出,飄向四周。

除了香氣,花朵的花瓣並不反射光線,所有照射到花瓣上的月光都被吸走,通過樹根,全部輸送到山洞深處的奇樹上,最終在茂密的枝條上以光點的形式錯落凝聚。

枝條上的點點月光,初時如螢蟲蟄伏,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最終聚成了一個個明亮的花骨朵。

待吸收的月光足夠,就是這些花骨朵綻放的一刻,萬千花開,不刺目,也不爭輝,卻將整棵奇樹映照得枝條清晰,輪廓凸顯,使漆黑的山洞亮如白晝。

有朦朧薄霧浮現,這是萬千冥花散出的冥息香味過於濃鬱所致,一聲嘩啦啦的樹葉搖曳,也就瞬間,冥息香味如被狂浪推湧,無視山路阻隔,排山倒海般澎湃擴散向四方。

前一瞬剛出山穀,下一瞬已擴至五十裡。

五十裡方圓內,一隻隻野魂如受到召喚,一一浮現森林內,繼而茫然地循著散髮香味的源頭飄去。

野魂能穿隔任何物體,如疾風吹過,冇一會功夫就開始出現在山洞內,洞口是看得見的入口,但對野魂來說,穿越洞壁來得更便捷,密密麻麻,輕飄飄,不間斷,一下子就填充滿整個山洞。

散發光亮的奇樹就像黑夜中火炬,從一而終指引著這些茫然的野魂,引領它們向著自身靠近。

最終,野魂在接觸樹乾或是地上的花朵時,都被瞬間吸收,樹上的符文更是閃動一下。

隨著大量的野魂被吸收,符文開始一片一片地閃動,似有奇幻影像自符文中浮現,隻是過於模糊、虛幻,一閃即逝。

野魂擁有屬於冥界的陰冷氣息,但單隻或是少量感受並不明顯,此時山洞內的野魂密密麻麻,陰冷的氣息凝聚,令到山洞的氣溫迅速下降。

一個激靈,沐萱萱迷濛地睜開眼,眼中殘留著伸出手與少年對掌的畫麵。

很快,那殘留的畫麵消散,沐萱萱的意識迴歸,就看到了一隻隻飄入山洞又投入奇樹的野魂,心中不能說不吃驚。

沐萱萱雖有數月的凶險經曆洗禮,生存能力早已超出同齡太多太多,但自幼開始就因養尊處優所形成的柔弱,依舊根深在性格中,本能就尖叫出聲。

雖瞬間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也以手強掩口腔壓下聲音,但聲音還是傳出很遠。

不知有冇有驚動到附近的野魂?

幸好,沐萱萱掃過四週一眼,那些似有似無、魂能稀薄的魂體,依舊被冥息香味牢牢迷控著。

不過,轉眼就看到一些魂體相對凝實的野魂,在穿過洞壁後魂體扭曲,似在掙紮。

不同凝實程度的野魂,掙紮也不同,魂體越是扭曲,則掙紮越是厲害。

沐萱萱害怕了,心跳跳得飛快,死死盯著一隻扭曲到成為一團的魂體,生怕它清醒過來。

對於這些殘留著自身魂識的魂體,沐萱萱知道,這些魂體是有攻擊力的,且實力都比她高。

還好,那隻魂體在被奇樹吸收後也冇能清醒過來。

又有一團掙紮的魂體飄進山洞,剛好在沐萱萱旁邊穿過。

能清楚地看到,魂體上的麵目、四肢完全移位,詭異莫名,魂體內還有兩道迷濛的氣息在相互碰撞,這就是魂體的魂識,此時分作兩份在不停的掙紮。

突然,魂體內的兩道氣息相融化作整體,麵目、四肢同時歸位,魂體也不再扭曲,殘留的魂識清醒過來,停下飄移的身影,麵部直接移轉看向沐萱萱,露出一張邪凶無比的鬼臉。

沐萱萱被這鬼臉一嚇,花季少女,自幼就驚懼這些凶邪之物,此時被鬼臉一嚇,花容瞬間失色,想驚叫又叫不得,以手強掩著嘴巴,畏縮到洞壁邊緣。

好在這鬼臉魂體再次茫然起來,緩緩飄向奇樹。

隻是禍不單行,還冇等沐萱萱回過神,身邊飄來了一隻臉上帶著陶醉的魂體,他的鼻子不停地在沐萱萱身邊嗅著,殘留的魂識在茫然中保有一些特彆的清醒,竟能人語。

此時自語道:“我聞到絕世大美人的香甜氣味。”

這話語一出,似同類間的聲音更具效果,直接喚醒了一些凝實魂體共同的魂識,帶著一絲同樣特彆的清醒,有數隻魂體相繼飄來。

很快就將沐萱萱圍了起來,說來也奇特,這些魂體在迷迷糊糊間似在認真探討著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陸續有魂體傳出話語。

“吾雖曆千年,卻尋不出一佳麗與美人相比。”

“膚淺,以吾魂存萬載作保,是萬年資質的美人胚。”

“閱辨千年,方識佳麗,魂續萬載,略懂美人,此女美之極,創世唯一。”

“聞其體香一息,我魂識增長一寸,絕世美人無疑。”

“此女若綻放,天下皇朝皆臣拜!”

……

不得不說,欣賞美是一種天性,隨著一句句溢美之詞自魂體間流轉,審美的認同與共享,令越來越多魂體凝實的野魂恢複了殘存的特彆魂識。

沐萱萱周圍是內三圈外三圈都被這些魂體所纏繞,使得此地陰冷異常,更因清醒的是同一部位的魂識,便產生了魂能共振,繼而形成魂能潮汐,一浪浪掃過四周,使得更多的魂體共鳴,相繼出現魂識迴歸。

沐萱萱苦啊,驚嚇的淚水已經收不住,不斷往外淌,也不敢隨意亂動,怕引來更多的混亂,使她的處境更困難。

隻希望那棵奇樹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能將這些魂體全部吸走。

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如此多魂體所形成的魂能共振,驚動山穀內外,立即引來了一隻魂體凝聚出部分血肉的惡魂注意。

這些血肉可不是活人身體的血肉,而是魂體修行,凝聚天地氣息或吸收其他魂體凝練出來的魂力,凝聚出的血肉越多,就越是強大,魂識也越完整。

這隻惡魂直接橫掃進山洞,所路過的地方,全部魂體都被它吸收,此時看到了圍著沐萱萱的那一大群野魂,舔了舔嘴唇,直接飛撲過去。

張口一吸,直接就將所有野魂都吸收進體內,隨即身上有一小塊血肉凝聚而成,凶邪氣息也強了一絲,散著幽暗光芒的眼睛,砸吧砸吧回味了一下,看了看已經顫抖到不行的沐萱萱,惡作劇般對著沐萱萱露出鬼臉驚嚇她,在詭笑中轉頭看向那棵奇樹。

奇樹上的符文一閃一閃,有光芒映照在惡魂身上,惡魂隨即茫然,符文閃動,有一道朦朧景象浮現四周,裡麪人來人往,有一個人影自遠處向著這隻惡魂走來,經過惡魂後,惡魂消失,融入那人影,走向了奇樹,朦朧的景象也隨之消失。

看到這隻可怕的惡魂被收走,沐萱萱看向奇樹一臉的感激,有種劫後餘生的倖存感,要知道,就剛纔一瞬,她預感到自己要被吃掉了。

凶地森林內,唯有凝聚出血肉的魂體纔有資格占有一片領地,在領地內可以肆意狩獵。

沐萱萱在凶地內躲避的這數月,可是親眼目睹這些強大魂體不下十數次的狩獵,狩獵對象都是那些隨意一吼就能將她滅殺的強大野獸,或是同樣強大的魂體。

要不是惡魂看不上她那丁點魂絲,且距離較遠,早就被滅成齏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