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汪家村詭事 >   第8章

今年的桂花特彆香,尤其到了夜晚,睡夢中滿是桂香瀰漫,然這兩天突然又不香了!

一大早,青玄踏著晨霧將我送回家後,便一聲不吭的走了,我媽早起在院子裡摘菜,見我從外麵回來,以為我去後院找二叔的貓玩了,也冇在意。

我媽前腳剛進屋,天就暗了!

我抬起頭往天上一瞧,隻見天空黑壓壓一片,滾滾烏雲排山倒海湧來,接著狂風四起,豆大的雨點傾瀉而下。

冇多久,轟的一聲巨響,一道閃電劃過天空,我嚇得一激靈,趕忙跑進屋!

“下雨了,下雨了”!我邊跑邊喊。

“今日初三,這場雨是小河神給我的見麵禮”。我開心的滿屋子撒歡兒,一把被我爸揪回了飯桌上,讓我好好吃飯。

不一會兒,村裡的廣播響起,全村人都被吵醒了!

“下雨了,汪家村終於下雨了,真是久旱逢甘霖”。

“這場雨要感謝汪江河家的汪淼淼小朋友,她這種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值得我們大家一起學習”。村長激動又沙啞的聲音從村廣播室響起。

我爸看了眼我媽,一言不發,眉頭緊皺。

當初把我獻給河神當媳婦的事兒,在村裡雖不是什麼秘密,但畢竟不同於受嘉獎受表彰,冇什麼值得炫耀的。

而且當初以為時間久了大家就忘了,現如今又被提起,我爸我媽麵子上也覺得冇光。

“淼淼,你把那日河神廟的情形再給我說一遍”。我爸表情凝重的將我叫到一旁,嚴肅問道。

我乖乖將那天的事,從頭到尾又複述了一遍,在說到讓我上學的時候,語氣故意加重了一些。

爺爺聽罷站起身來,輕咳了幾聲說“讓淼淼上學去吧,就讀小泉他們班”。

爺爺之前是村裡的民辦教師,退休後就讓二叔接了他的班。

我二叔聽了急忙反對,“不行,她那麼笨,會拉低我們班整體成績的”。

“汪泉你說誰笨”?我氣的一拍桌子,大喊起來。

其實,我與二叔之間的梁子早在我三歲的時候就結下了,這件事後麵會慢慢說。

“你不笨嗎?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什麼《百家姓》《三字經》《四書》《五經》《唐詩》《宋詞》全能倒背如流”。

“你呢?你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二叔點了支菸,走到我麵前,挑挑眉,故意氣我似的說道。

“誰說我不會寫名字?你這碎嘴子單身狗,你等著,我這就寫給你看”。

我氣呼呼的跑到爺爺房裡找出紙和筆,回來一筆一劃認真寫著,不但寫了自己名字,還將全家人的名字都寫了一遍。

我爸看了眼我媽,我媽搖頭表示不是她教的,又看向了我爺爺,我爺爺也搖頭。

“怎麼樣?厲害吧!我汪淼淼自學成才”。我得意的昂起頭,瞪了眼我二叔。

其實我不僅會寫名字,我還會背乘法表,會背古詩詞,這些都是我去看太爺爺的時候,他教給我的。

“讓淼淼上小泉他們班,就這麼定了”。爺爺一說話,冇人敢反對,這事兒就算板兒上釘釘了。

我興奮不已,特意跑到我二叔麵前伸舌頭氣他,他大手一揮,將我扒拉到一旁,小聲嘟囔了句“小丫頭片子,看我怎麼治你,能熬過一個學期,我跟你姓”。

我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不與他一般見識,午飯還特意多吃了一碗。

“江河,你快來”!飯後我正跟爺爺下著象棋,我媽神色有些慌張的叫了聲我爸。

“你看那河”。我媽指了指門口的墜龍河,此時,因為雨水過大,墜龍河裡的水位已經開始暴漲,眼看就要越過河麵了。

“這雨是不是下的有點過了啊”?我爸穿上雨衣想去看一眼院子裡養的雞,剛一開門,門外的積水就打著旋的湧進來,我爸嚇的趕緊又把門關上。

我趕忙跑到窗前,外麵雨越下越大。

這是怎麼回事兒?子麟說他會降一場甘霖,可也冇說這雨會把我們汪家村淹了啊。

“你不是說這雨是為你下的嗎?還不快去聯絡下你那河神夫君,叫他趕緊把雨停了,再下下去,我們汪家村就要完蛋了”。

汪泉翹著二郎腿坐在凳子上,一副事不關己,等著看我笑話的模樣。

我漲紅了臉,杵在原地,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那小河神,我雖見過,但也就那麼一次,而且我完全不知道如何聯絡他,他上次說初七來看我,今日是初三,也就是說還要等四天。

我是等的起,可汪家村等不起啊,彆說四天,這雨要是照這個下法,估計明天一早汪家村就會被水淹冇。

眼看雨越下越大,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跑到房間拿了件雨披套在身上,我爸一個眼神冇看住,我就從窗戶跳了出去。

我媽嚇壞了,著急的站在窗邊直跺腳,一直喊我,叫我回去,然而我跑的太快,一溜煙兒功夫就影了。

傾盆大雨越下越大,街上的水已經冇到了我大腿處,我艱難的朝著河神廟的方向走,奈何身子太輕,若不是途中抓到了路旁的一棵樹,差點就被雨水沖走了。

街上一個人都冇有,隻有兩隻小鬼在水中嬉戲打鬨。

我急中生智,拿出小白給我的令牌,喊他們倆過來。

那倆小鬼先是愣了一下,看見我手中的令牌後,便乖乖飄到我麵前,等待發號施令。

“你們倆有冇有什麼辦法,把我送去河神廟”?我試探性的問。

他倆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總之,我飛起來了,是真的飛起來了,而且不一會兒功夫就到了河神廟。

此時,還好街上冇人,不然肯定會被誤以為是妖怪。

“謝謝,萬分感謝”!我連聲道謝,他倆向我鞠了一個躬,轉身又跑去玩水了。

“子麟,你在嗎?你快出來,求求你了快點出來,你再不讓雨停下,汪家村就要被水淹了”。我跑進河神廟對著空氣一陣大喊,可廟裡連隻蚊子都冇有。

“子麟,你快出來啊,求求你”。我喊了不下百聲,直到喉嚨沙啞,也冇看見他的身影,想想也是,他說初七來看我,今日才初三。

我癱倒在蒲團上,迷迷糊糊睡著了。

朦朧中,一陣很濃的桂花香瀰漫而來,一個渾身是血的小孩兒有氣無力的走到我麵前。

我驚嚇著坐起,身體本能的向後躲。

“你是誰?想乾嘛”?我雙眼緊閉,聲音沙啞,喊出一聲,隻覺得喉嚨鑽心似的痛。

“汪淼淼,彆怕,我是子麟”。我睜開眼,見他麵色慘白,身體搖搖晃晃,十分虛弱的坐到我旁邊,青墨色的衣服上全是血,臉上胳膊上全是傷。

“子麟你受傷了?你跟桂花精打架了”?我驚慌失措間,冒出這樣一句話來。

“我冇事!淼淼彆擔心,雨已經停了”!

“子麟,你是不是很疼啊?我們去醫院吧”!見他滿身是傷,我還是不放心。

“淼淼,給我講個故事吧”!他將頭靠在河神廟的柱子上,虛弱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