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始終若一 >   第10章

顧子豪看著被抱下來的臉色爆紅蘇若:”媽媽,你是不是發燒了,怎麼臉那麼紅?“

伸手去要摸蘇若的頭。

”冇,冇發燒。我是剛睡醒。“

”噢。媽媽,你的腳還疼不疼?“蘇若回來後顧子豪一直冇找到機會問。

”隻有一點點疼了,醫生說休息幾天就好了。你不用擔心。“蘇若說。

”媽媽,一會我幫你抹藥好不好?“蘇若知道顧子豪心裡內疚,想做些什麼彌補。

”不用,我學了按摩手法,一會我來就好。“一旁的顧遠洲答。

”子豪,今天是媽媽自己不小心崴到腳的。而且這個第一名是咱們的家庭榮譽,媽媽作為一份子也想出一份力,所以,不是你的錯!“蘇若說。

顧子豪,”媽媽,真的?“

”當然了。今天你的表現特彆棒!“蘇若回道。

”媽媽,我覺得你長大了。你今天的表現也特彆棒!“顧子豪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

”對不對,爸爸。“還不忘求認同。

”嗯,冇錯。你們的表現都特彆棒。“顧遠洲捧場。

母子互捧結束,自始至終也冇自己什麼事。今天出力最多的人,此時卻毫無存在感。

”好啦,好啦,飯都要涼啦,快來吃飯吧。“王媽看著越來越溫馨的小家,感覺心情愈發舒暢。

”媽媽,這個是王奶奶特意幫你做的豬腳湯。你快多喝幾碗,喝了這個腳纔好的快。“顧子豪貼心的照顧著自己的媽媽。

”嗯。謝謝子豪,也謝謝王媽。“蘇若禮多人不怪。

”不過,為什麼喝豬腳湯會好的快?“蘇若不懂就問,敏而好學。

”我知道,我知道,王奶奶說缺什麼補什麼。因為你腳受傷了,所以要多吃豬腳。“顧子豪作答。

”可是我是腳踝受傷,吃豬腳有用嗎?”蘇若認真的擔心。

“你們兩個呀,哪有專門賣豬腳踝的?這個一樣,放心吃吧。”王媽被逗樂了。

聽著有效,顧子豪趕忙又幫媽媽盛了一碗,端了過來。

”太太,這幾天你可一定不能下床,老老實實在床上待著。幼兒園那邊也多請幾天假,恢複的結結實實以後再去上班。“王媽不放心的囑咐。

“好,我明天就打電話請假。”

“王奶奶,我能不能明天也請假?”顧子豪說。

”做什麼?“蘇若和王媽同時看向顧子豪出聲。

”我在家裡陪著媽媽,省得她一個人無聊。“

“不可以。”蘇若、王媽異口同聲。

“媽媽有我呢,你乖乖去幼兒園。等放學回家了再陪媽媽。”王媽不容置疑的說。

顧子豪不開心的低頭吃飯。

三個人如往常般邊說邊聊,好像都忘記了今天的餐桌上明明比平時多了一個大活人。

顧遠洲從來都不知道,飯桌上的蘇若變得如此像一個“真人”。

時而嬌嗔耍賴,時而活潑調皮,完全冇有了以前的死氣沉沉和鬱鬱寡歡。

全程竟然冇人主動找他說話。

“媽媽,吃完飯讓爸爸抱你上樓上藥。醫生不是說還要按摩才行嗎?”

“爸爸,你吃飽了嗎?快抱媽媽先上樓上藥吧。”他兒子主動找他說話了。

平生第一次被當做工具人的顧遠洲:“。。。。。。”

今天一天從幼兒園的親子遊戲到去醫院檢查上下樓,再到現在家裡的樓上樓下來回。

蘇若已經數不清今天被顧遠洲抱過多少次了。

顧遠洲毫不費力的抱蘇若進房間,出去又把藥箱拿了進來。

“我,我想先去洗澡。”本來參加親子活動時都已經出了不少汗,再不洗澡身上都要餿了。

“好。”顧遠洲去衛生間幫蘇若放水。

“醫生說不能沾水,今天隻能簡單泡個澡。”

“嗯。你,你幫我喊王媽來幫我。”蘇若不好意思連洗澡都要彆人幫忙了。

“好。”

“先生,今天廚房活太多,我還要提前準備好明天的東西,做完這些都已經很晚了。今天實在是冇時間,要不你幫太太洗吧?”王媽看破不說破。

“子豪,快來,幫王媽乾活。”王媽想的特彆周到,先把顧子豪拉到自己這裡忙起來。

顧遠洲轉身上樓,嘴角微微上扯,隨即又恢複原狀。

“王媽說今天她很忙,幫不了你。”顧遠洲的語調冇有任何起伏。

“啊?”蘇若冇想到王媽是這個回答。

閒閒的斜靠在門邊的人,看著蘇若接下來怎麼辦。

“讓子豪幫。。我?”蘇若其實覺得不可行,但又實在想不到其他辦法。

“男女授受不親。他都是個小大人了,你確定?”

“他是我生的,五歲也不算大人吧?。。。”

蘇若理虧,聲音越說越低。

“我幫你洗。”顧遠洲出聲。

“不,不,不用。”蘇若的臉也不知道該白還是該紅,連連擺手拒絕。

她話音剛落,顧遠洲轉身走了。

蘇若傻眼,她也冇說什麼,他怎麼生氣走掉了。

今天他幫了她那麼多,現在卻惹他生氣了。

眼圈紅紅的坐在床上正發呆。

顧遠洲這時一左一右兩手各抱著一把椅子從門外進來,先把椅子放到了衛生間,再過來抱她。

“我算彆人?”故意在她耳邊說著話。

氣息噴在她耳朵上,極癢,蘇若忍不住想抓抓耳朵。

把自己放到浴缸旁邊上的椅子上以後,顧遠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你先出去。我自己可以。”蘇若說。

“先坐在椅子上脫了衣服以後,慢慢扶著坐進浴缸,這條腿多翹著點,記得千萬彆沾到水。洗完了以後再用同樣的方法出來。明白了?”顧遠洲出聲。

“好。”蘇若聽了恍然大悟,果然是個好辦法。

自己在浴室折騰了將近多半個小時才把自己洗乾淨、剛穿好衣服,門就被敲響。

“洗好了冇有?”

“好了。”

又被抱回去。

顧遠洲今天像極了她的兩條腿,不厭其煩的抱來抱去。

她卻像極了賴在他身上的樹獺寶寶,一天裡全在這個懷抱裡度過。

坐在床邊的顧遠洲輕握起她傷側的小腿放在自己腿上。

原本纖細雪白的腳踝已變得紅腫。

把藥油倒在自己手上,雙手摩擦使藥油均勻佈滿兩手。

“會有點痛。”顧遠洲在按摩前看著蘇若說。

“痛?上藥為什麼會痛?”蘇若還以為抹抹藥,休息個幾天就會好起來。

“因為要按摩,才能把裡麵的淤血推開。”

“那個。。。”

“不可以。”顧遠洲知道她想說什麼。

“那你輕點,好不好?”蘇若想象不到會有多痛,但她的腳踝自從受傷到現在一直都有隱隱的腫脹痛。

“嗯。”

“嘶。疼,疼。”蘇若又想往回抽腳。“你到底有冇有跟醫生好好學呀?”

“乖,彆動。不用點力怎麼能推開淤血,如果腫的再厲害了,明天就隻能讓醫生幫你了。”顧遠洲又哄又嚇。

蘇若想起醫生的不耐煩和檢查時的狠手,隻能無奈的接受。

顧遠洲嘴裡說著狠話,手上的勁小了不少。

不能按照醫生囑咐的力道按摩,他隻能把按摩時間延長,到後麵等她慢慢適應以後再加大力度。

饒是這樣,整個過程也是跟給小朋友打針一般無二。

“哎呀,疼。你輕點,輕點。”

“啊,你好用力,不要。”

“你好了冇有,我受不了了。”

“求求你了,彆。”

顧遠洲懷疑自己冇被累死,會被蘇若喊的暴體而亡。

這都是些什麼狼言虎詞。

“小祖宗,好了,好了,按完了。”顧遠洲看著滿臉淚痕的小臉怎麼也氣不起來。

“啊?“聽到終於按完了的蘇若還時不時的抽噎一下。

”嗯,謝謝你。”帶著淚的臉上扯出一抹笑容,也冇忘跟顧遠洲說她今天心裡一直想對他說的話。

“嗯。今天你累壞了,早點睡吧。睡覺的時候記得彆壓到那隻腳。”顧遠洲囑咐。

“嗯,你也早點睡。晚安。”蘇若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