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瑞經過升級後,導航準確度大幅提高。一路上冇有費什麼周折,諸葛亮順利來到宛城喬家大院門口。

不過這次諸葛亮並冇有著急進去。

“C瑞,我們來這是要提親嗎?”

“不是,主人。”

“喬家大院不是春樓,這次總不能還白嫖吧?”

“是的,主人。”

諸葛亮懵逼在原地。

“大喬小喬名氣那麼大,怎麼白嫖?我可不想被社死。再說到最後可是孫策和周瑜給他們做後台,我還不得被千刀萬剮?”

“主人,彆忘了,您可是諸葛亮,智慧化身,魅力加持,是男神。”

“你是說,我可以用智慧與魅力征服大小喬?讓她們死心塌地愛上我?”

現在的諸葛亮是朱亮剛穿越過來的,還冇有適應自己的身份,需要提升自信。

“是的,主人。”

“C瑞,你是不是增加了泡妞功能,快教我。”諸葛亮興奮的問道。

“我的2.0版本除了修複了導航不準問題,隻增加了釀酒技術,主人。”

“釀酒技術?我們要在這宛城開個酒坊不成?”諸葛亮的臉上掠過一絲遺憾。

“是的,主人。喬公最愛喝酒,您要圍魏救趙,曲線救國,創造條件,不能硬上。”

“唉,果然三國都是計,還得會演戲。罷了,罷了,你快說我們接下來要去圍哪個地方?”

“根據導航提示,前方路口先左拐,再右拐,有個杜康街,街上有家叫杜康的酒作坊。”

“杜康?那不是我們大華夏釀酒鼻祖嗎,這酒作坊和他有什麼關係?”

“這個杜康酒的招牌現在傳到了杜康第二十八代傳人杜撰的手裡,但是杜撰丟掉祖先釀酒秘方,差了一道酒引子,味道大不如從前,所以酒賣的不行,目前是半歇業。”

“半歇業?你直接說瀕臨倒閉不就行了。”

“不能倒閉,主人,我們需要注入資金和技術。”

“C瑞,你讓我想到了借殼上市。”

“差不多,主人,我們就是要杜康這個招牌,快速占領市場。”

“錢冇有我們可以賒,酒引子呢?”

“您的血,主人。”

“我的血,你有冇有搞錯?萬一週瑜一次要個萬把罈子酒犒賞,這放我的血和殺豬有什麼區彆?”諸葛亮雙手抓住自己脖子,瞪大眼睛看著C瑞。

“主人,您的一滴血可以釀千斤酒,大可放心。”

諸葛亮還是不放心,但也放不下對大小喬的心,思來想去決定一試。

杜撰是二百多斤的胖子,一看就是因為酒賣不出去而發愁,借酒消愁愁更愁,一發愁就內分泌紊亂,內分泌紊亂就會導致發胖。

杜撰一聽有人接盤,恨不得當場拿錢走人,遠離這個是非之地去逍遙快活。

但杜撰是杜康招牌的傳人,必須要留下!

諸葛亮為了約束杜撰,擬定了一份合同。杜撰使用了緩兵之計,爽快答應。

由於是秘密簽約,隻有C瑞做見證人,雙方簽字按手印,交換檔案。杜撰雙手抱拳,諸葛亮想要握手,見狀伸出去的手趕緊收回抱拳。

現在的杜康酒是傳承上千年的招牌,隻是味道下滑太厲害,導致無人問津。

諸葛亮琢磨之後,決定用饑餓營銷的方法來賣酒。

首先諸葛亮先派人在城裡散佈訊息,杜康酒出了新品,五天之後釋出。現場會釋出秒殺券、折扣券、放血券。

還有“砍一刀”,可以現場組團,每人一刀,要是能把柱子砍斷,這個團的每個人都能領到新酒。

但每個人都需領取一個杜康酒廠的號碼,類似於現代的APP下載。

新品釋出的前一天晚上,杜康酒作坊的門口已經人山人海,排的水泄不通。

根據現場來看,不乏富家子弟花錢找黃牛買號。

正當諸葛亮為自己的饑餓營銷感到洋洋得意之時,卻收到一條讓他震驚的訊息。

“杜撰跑了!”

杜撰的逃跑計劃從來就冇有放棄過,他從一出生就背上杜康酒第二十八代傳人這個稱號,然後他隻想做一個浪子雲遊四海,不想做夜空中最亮的那顆星。

見到諸葛亮的那一刻,他終於看到瞭解脫的希望。

杜撰看到諸葛亮忙著明天的釋出會,趁亂逃離了酒坊,但還是被謹慎的C瑞發現了。

“C瑞,報告杜撰逃跑方向!”

“往城東去了,主人。”

“快去拿我揹包!”諸葛亮紅了眼。

諸葛亮和C瑞快速爬上城牆,找了個隱蔽處。

諸葛亮架好狙擊槍,打開夜視鏡,杜撰已跑到千米之外,追是追不上了。

殺!

瞄準鏡十字星對準杜撰後腦勺,隻要諸葛亮輕釦扳機,杜撰一定當場殞命。

“主人,不可爆頭!”

“為何?這是個叛徒,冇有契約精神!”

“主人,杜撰的確是厚顏無恥之人。”

“艸,這句話咋這麼熟悉,不是我用來罵王朗的嗎?厚顏無恥就該殺!”

“係統有提示,可以殺,但隻能射擊心臟。”

“為何,爆頭他不爽嗎?”

“係統有提示,不爆頭後麵會更爽,射擊心臟我才能升級!”

“操!又是這!”

“砰!”

諸葛亮快速下移槍口,對準杜撰心臟,扣動扳機,千米之外的杜撰應聲而倒。

諸葛亮收槍,吹了吹槍口,遞給了C瑞。

“把槍給我收好,速效救心丸給我。”

“主人,您越來越優秀了。”

“少拍馬屁,我隻是不聰明,又不是傻。我現在是不是要快速跑到杜撰麵前,把速效救心丸給他服下,他睜眼就會臣服於我?”

“是的,主人。”

“這胖子潛力真不小,兩百多斤眨眼功夫跑這麼遠,我就委屈一趟,去晚了彆被野狗吃了,誤我大事。”

杜撰服下速效救心丸,看到諸葛亮後自然唯命是從,不再多言。

第二天一早,萬人空巷,齊聚杜康街。杜康酒廠隨時有被拆掉,新酒被搶劫一空的可能。

眼看局勢已不可控,諸葛亮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恰在此時一支部隊衝了過來。

“C瑞快跑!周瑜搶酒來了!”諸葛亮扭頭要跑。

“主人,不慌,這是魏延的部隊,保護我們酒廠來了。”

“魏延?怎麼可能,這裡又不能用手機,他是怎麼知道的?”

諸葛亮驚了。

他琢磨著自己再能掐會算,也冇有這個本事。

“主人,係統有提示,您狙殺兩人以上,我已升級到3.0版,具備資訊傳送功能。”

“資訊傳送?什麼意思?”

“魏延和杜撰體內現在都殘留彈頭,這是信號接收器,我通過係統把命令發給他們,他們就可以立即執行。”

“臥槽,臥槽,碉堡了!吾心甚慰。”

諸葛亮手搖羽扇,開懷大笑。

在魏延的強勢逼迫下,很快在群眾與酒廠之間拉起一道護衛屏障。

正當大家安靜下來之時,人群中又騷動起來。

兩架敞篷馬車正緩緩向新酒釋出會現場駛來。

“快看!是大喬小喬!”

人群中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與呐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