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繡府上密室內,張繡、諸葛亮、胡車兒和魏延分位而坐。

“孔明先生,眼下局勢不知有何高見?”張繡率先問道。

“張將軍”,諸葛亮雙手施禮,“鄒夫人受辱猶如宛城蒙難,此仇必報。”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諸葛亮還不忘刺激一下張繡,讓他心中的怒火徹底爆發。

“他奶奶的,此仇不報,我張繡還有何顏麵在這世上立足!胡將軍,你速速召集部隊,我們要把曹操這個狗賊碎屍萬段!”張繡說完抽出長劍,用力劈了下去,麵前的案板瞬間斷作兩半。

諸葛亮心中一笑,穩了。

胡車兒剛準備出去,被諸葛亮一把攔住。“且慢,張將軍聽我一言,曹軍不下十萬,張將軍你的部下雖然勇猛,然如果硬攻,勝算不大;更何況典韋勇猛無比,不離曹操左右,胡將軍可是典韋對手?”

胡車兒低頭不語。

“唉,嬸嬸接不回來,打又不能打,這可如何是好!”張繡抖著雙手,長歎一聲。

“將軍莫慌,將計就計。”諸葛亮微微一笑,淡定說道。

“孔明快講,願聞其詳。”張繡幾步走到諸葛亮麵前,興奮的看著他。

“隻需如此如此……”諸葛亮向眾人分享自己的謀劃。

張繡帶著綬印,和十幾車的豬肉牛肉,以及諸葛亮讚助的一千壇杜康酒,進入了曹營。由魏家軍偽裝成的車伕負責護送。

當日晚上,曹軍帳內,歌舞昇平。

張繡麵帶喜色,一個勁的吹著曹操的牛逼,感謝曹操是救世主,改變了宛城的命運;曹操聽得爽快,豪飲幾大杯。

胡車兒的酒量驚人,曹操想拉攏這個愛將,便授意典韋和胡車兒對飲,兩人你來我往,喝到酣處,直接舉起酒罈痛飲,好不快活。

曹操看著一片祥和的景象,對張繡的猜忌徹底消除,放下了戒心,下令讓整個軍營的將士們大口喝酒,大塊吃肉。

眼見眾人已經喝得七倒八歪,胡車兒和典韋二人還冇有喝儘興。典韋拉起胡車兒,叫了一車好酒,來到自己營帳中繼續對飲。典韋酒量終究略遜一籌,被胡車兒喝翻在了地上。

胡車兒聽著典韋的鼾聲,用力推了推,確定睡熟後,便走出營帳,找到魏延,開始按諸葛亮的計劃行事。

魏延帶著一眾高手悄悄靠近曹操的中軍帳,胡車兒也向埋伏在附近的西涼軍馬釋放信號。

“啾,啪!”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殺啊!”

魏延和衝殺進來的西涼軍內應外合遙相呼應,嘶喊聲一片,氣勢猶如千軍萬馬。

醉夢中的曹軍嚇得人不及裹衣,馬不及上鞍,魂不守舍,奔走相逃。

魏延已經殺到曹操帳外,曹操走出營帳,手持長劍,左右呼喊:“典韋何在?速來救我!吾命休矣!”

魏延看到曹操身影,精神倍增,提起長刀衝殺過去。說時遲那時快,典韋從士兵手中奪過長矛,用力向魏延擲去。

魏延感到腦後生風,一個潘氏甩頭躲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典韋順手又奪過一把長矛,衝將過來。

魏延隻好放棄曹操,回首與典韋廝殺。

“主公,快走!我來掩護!”典韋奮力喊道。

曹操這才反應過來,撒腿就跑。

此時諸葛亮正拿著狙擊槍,用八百倍的望遠鏡在混亂的曹軍中尋找曹操的身影。

一旁的C瑞知道諸葛亮抱著此次必殺曹操的決心,一直在旁邊提醒到:“主人,不可爆頭;主人,不可爆頭。”

諸葛亮一聲不吭,此次非殺曹操不可,必須爆頭!

諸葛亮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匹快馬,這正是曹昂的坐騎絕影,騎馬的人正是曹操的長子曹昂。諸葛亮想到客棧那晚發生的事情,不由得咬牙切齒。

諸葛亮瞄準曹昂的頭,剛準備扣動扳機,卻猶豫了。

“曹昂肯定是去找他爸,我隻要盯著他的馬不就找到他爸了嗎!到時候再來了雙擊,對,雙擊666,老鐵冇毛病!”諸葛亮心中一想,拿定主意。

果然,曹操很快出現在諸葛亮的鏡頭裡。

曹昂下馬,曹操上馬,兩人有撕扯,曹昂也上了馬。

嗬,死到臨頭了還不忘帶著自己的大兒子,給你來個一箭雙鵰。

曹操逃跑路線正好背對著諸葛亮,而曹昂是後上的馬,所以諸葛亮瞄準的是曹昂的腦袋。

說時遲,那時快,隻聽“砰”的一聲,一顆子彈從槍管中噴湧而出,正中曹昂的頭顱;爆炸產生的強大動力讓彈頭穿頭而過,進入了曹操的頭內。

由於曹昂的頭起到了很大的緩衝作用,所以這枚彈頭對曹操並冇有造成嚴重的傷害,曹操在慌亂之中也並冇有察覺。

曹昂很快從馬上掉了下去,諸葛亮發現曹操還在馬上,馬上瞄準準備不搶,無奈絕影速度太快,消失在一個山坡的後麵。

“FUCK!”諸葛亮收起狙擊槍,痛罵一聲。

“主人,係統有提示,我已升級到4.0版本。”C瑞在一旁說道。

“哦?這次為何升級?”

“因為主人成功殺死了曹操的最合適的繼承人,而曹丕和曹植的奪嫡宮鬥讓他精神上頭痛不已;另外主人您成功的把彈頭留在了曹操的頭內,這回讓他在**上痛苦不已。您這次給曹操帶來了雙重打擊,太厲害了!”C瑞興奮的鼓起了掌。

“WHAT?係統的演算法也太殘暴了!”諸葛亮哭笑不得,接著問道:“那你又多了什麼功能?”

“主人,我現在有了武力值,可以保護您啦!”

“嗬,這個還不錯!走,我們下去看看,你可以要保護好的安全。”諸葛亮把狙擊槍甩給了C瑞,往城下走去。

曹軍大潰敗,典韋因為失去了趁手的板斧,武力值難以有效發揮出來,最後不敵魏延,被大刀斬殺。

張繡和胡車兒帶著西涼輕騎對曹操窮追不捨,然而曹軍大將許褚率殘軍拚死抵抗,張繡不得向前隻好作罷,曹操狼狽的逃回許都。

曹操後來得知在這場戰爭中失去了愛子曹昂,愛侄曹安民,愛將典韋,後悔不已,錘頭大哭。

曹操用力過猛,讓頭骨和彈頭髮生了激烈的摩擦,曹操從此留下的頭痛的毛病。華佗後來告訴曹操需要把頭顱劈開,把子彈頭取出來;反而被曹操殺死,想想也是讓人唏噓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