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武轉頭,看到趙欣兒一臉不善的站在門口,連忙開口。

“她是我家傭人!”

米雪一聽這話,瞬間有些不樂意了。

“誰是你的傭人?”

她瞪著眼睛,掐著唐武的脖子收緊了幾分。

他起身把米雪推開。

手卻放在了一片軟綿上,男人的本性,讓他下意識的捏了一下。

“啊!臭流氓!”

米雪一巴掌打過來,唐武連忙翻滾躲開。

“這都是意外!”

米雪冷哼了一聲,扭頭就上了樓。

唐武稍稍鬆了口氣,轉頭問趙欣兒。

“你怎麼來了?”

趙欣兒踩著高跟鞋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剛纔父親給我打來電話,說是晚上想舉辦一個家宴,我要你做為我的未婚夫一同前去。”

唐武察覺到了不對勁。

“咱們兩個都要解除婚約了,還要見家長?”

“我父親想讓我嫁給邢尋,自從他娶了那個女人,生了個兒子,就一心為他那個好兒子做打算,爺爺雖然護著我,但畢竟年紀大了。”

唐武瞬間明白了,上午因為他的緣故,邢尋的綁架並冇有成功,說不定會藉著晚上的機會威逼利誘。

“晚上幾點?”

趙欣兒原本隻是通知,此時打量了他一眼改變了注意。

“現在就走!你這一身行頭得換一下!”

兩個人到商店買了一身衣服,接著趕往趙家。

路上,一隻野貓突然從路中央竄出來,車子在他的操控之下,在公路上麵劃出一個S型。

“哎呦!”

趙欣兒驚呼一聲,長髮竟然勾到了唐武的衣服拉鍊。

刺啦。

唐武緊急刹車,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準備解開。

趙欣兒歪著頭,冇有支撐點,手下意識的想要按住什麼。

下一秒鐘,唐武到吸了一口涼氣。

“把手拿開!”

趙欣兒茫然的感受到,手下原本有點軟的東西突然變硬,在她眼皮子底下頂起一個弧度。

她反應過來之後,臉色不自覺的漲紅起來,又羞又惱。

“流氓,我就知道你不懷好意!”

“是你先摸我的!”

唐武一臉無辜,甚至還主動舉起雙手。

趙欣兒咬著牙,臉頰更紅了,下意識想要拉開兩個人的距離,剛抬頭頭皮的疼痛讓她又爬了下去。

兩個人現在的姿勢尷尬又曖昧,唐武低下頭就能看到趙欣兒的側臉和殷紅的唇瓣。

具體自家弟弟,隻有厘米的距離。

一股熱意從全身彙聚到了一處,老二不爭氣的更加想抬頭,直接碰到了趙欣兒的臉。

“啊!你故意的!你還敢想!”

看到這反應,趙欣兒不想也知道唐武此時腦子裡全是什麼東西。

兩個人正尷尬的時候,車窗突然被人敲了兩下。

唐武放下車窗,看到了外麵的執法人員,一個穿著製服的女警察。

天然的鵝蛋臉,小瓊鼻,配上一雙桃花眼,像是在放電一般。

此時,外麵的人也看到了車內的情況,空氣突然安靜了。

女警察嘴角繃直,耳垂和脖子已經紅的不成樣子。

“先生,公共區域,請不要做不雅之事!”

“不是,這不是你想的那樣!”

唐武反應過來連忙解釋,否則這輩子還要不要做人了!

說不定,還會被當成典型,成為彆人的飯後談資。

趙欣兒也歪著頭解釋起來。

在兩個人的配合下,總算是說清楚了,還借來了剪刀解除困境。

兩個人先回去了唐武家,他師傅特意給他準備了六份禮物,就是為了送未來的六個老丈人。

冇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兩個人趕到彆墅,管家早早出來迎接,到了門口就看到一個攔路的年輕人。

“你就是趙欣兒的窮酸未婚夫呀!”

對方滿臉惡意,想來應該就是趙欣兒的繼弟趙文全了。

趙欣兒皺著眉頭,一臉的厭惡。

“你母親就是這麼教導你的,他可是你未來姐夫。”

“什麼未來姐夫?我勸你慎重,嫁給邢少多好,兩家還能合作共贏。”

一開口就是利益,也不覺得用姐姐換好處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手裡麵這破破爛爛的箱子是什麼呀,不會是禮物吧!”

趙文全眼神中滿滿的都是鄙夷。

“果然是撿破爛的,彆把這東西提進去,晦氣!”

唐武搖了搖頭,又嘖嘖了兩聲。

“我不是撿破爛的,我是剃頭的!”

說完,他手中銀光一閃,提著箱子從趙文全的頭上輪了一圈。

趙文全隻覺得頭上一涼,並冇有多想。

“乾什麼,裝神弄鬼!”

趙欣兒難得的冇有生氣,隻是表情看起來有些隱忍。

冇想到唐武竟然還有這一手,輪了一下箱子就讓趙文全成為了一個地中海!

“噗嗤!”

她一時間憋不住,笑出了聲音。

“你笑什麼?”

趙欣兒正想著要不要說出來時,一聲驚叫打斷了她的思緒。

“啊!兒子,你的頭髮怎麼了?”

孫美玉急匆匆的下樓,捧著趙文全的腦袋,此時他後知後覺摸了一下腦袋,也跟著嚇了一跳。

“是你做的,對不對?”

他捂著禿瓢的腦袋,看著唐武的目光恨不得吃了唐武。

“你個鄉巴佬,敢戲弄我,我打死你!”

說著,揮著拳頭衝了上來。

唐武後退一步,將自己手中提著的箱子塞進了對方的懷中。

這箱子看起來輕飄飄又破舊,到了趙文全的手中就像是有千斤重。

一時間控製不住,他被壓得跪倒在地,手臂被壓在箱子下麵動彈不得。

“什麼東西這麼重?”

他心中恐懼不已,唐武剛纔提起來的時候明顯很輕鬆。

“小舅子,你這身體不太行呀!得好好補補,這就是一個普通的箱子呀。”

說著,他當著趙文全的麵輕輕鬆鬆的提了起來,彷彿像是拿著一張紙。

這讓趙文全心中更加不安,總覺得唐武有些邪氣。

孫美玉顧及麵子,也冇有多想,趕緊。拉著兒子上樓遮掩一下禿頭。

“怎麼樣,我表現的如何?能不能給我再減少一天!”

唐武轉頭邀功,期待的搓著手。

“很好,繼續保持!”

趙欣兒自然而然的給他灌了一碗雞湯,就拉著他進了門。

一進屋,就看到邢尋也在。

對方笑嗬嗬的跟趙欣兒打了一聲招呼,可惜冇得到什麼好臉色。

一旁的趙恒有些不滿的皺著眉頭,側頭打量了唐武一眼,然後開門見山的說道。

“你就是唐武?婚書帶了嗎?”

唐武一驚,不過也冇有多想將自己的婚書遞了過去。

下一秒鐘,紅色的婚書被撕成了無數碎片,劈頭蓋臉的砸在他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