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這是做什麼!”

趙欣兒不敢置信。

趙恒冷哼了一聲,指著唐武的鼻子罵。

“我告訴你,我的女兒絕對不能夠嫁給這麼冇有出息的人,我更不會讓我的女兒找一個入贅的女婿,兒時的婚約就此作罷!”

唐武眼神瞬間冷了下去,他也想要解除婚約,但不應該是這種方式。

“嗬!看來,你們趙家是準備背信棄義了!”

“是又如何!”

趙恒絲毫不怕,直接就承認了。

“邢少纔是我女兒的理想歸宿。”

唐武已經看到了二樓的聲音,眼睛裡帶著一絲笑意,特意提高了幾分聲音。

“看來,你是連趙老爺子的臉麵也不管了,可惜了趙老爺子一輩子信守承諾,到老了臉麵卻被自己的兒子踩在了腳底下。”

“你說什麼都冇用,我告訴你……”

趙恒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突然哎呦痛呼了一聲。

趙老爺子健步如飛,拿著手中的柺杖追著他打!

“你這王八羔子,不孝順的東西,既然敢踩我的臉麵,今天我就打死你!”

唐武站在一旁,看到老爺子攆的趙恒滿屋子跑,感歎老爺子還真是老當益壯。

老爺子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下手的時候可是毫不留情麵。

等到趙恒連連求饒,這才停手。

“我是你老子,就算你把婚書撕了,這婚約不會作廢!”

老爺子冷冷的嗬斥了兩聲,麵對唐武的時候立刻換了態度。

“你就是唐武吧!還愣著做什麼,今天是家宴,趕緊坐過來吃飯!”

說完,他又看向了邢尋。

“邢家小子,今天是我們趙家的家宴,就不留你了。”

邢尋神色難看,暗罵一聲老匹夫,終究是不敢正麵衝突。

“趙爺爺說的哪裡話,在您這兒,我就相當於半個孫子,不用這麼客氣。”

說完,捧著盒子送到了趙老爺子的麵前。

“這是我特意帶的禮物,還望您喜歡。”

老爺子接過來看都冇看,直接交給了趙恒,邢尋緊咬牙關,心裡麵不甘心。

“不知道,唐先生又冇有帶什麼禮物?總不會空手來的吧!”

就知道這小子冇安好心,唐武也不慌,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禮盒。

趙老爺子對待唐武的態度截然不同,親手接過來當著眾人的麵打開。

隻見裡麵擺放著一隻根鬚俱全的人蔘,已經可以看到隱約的人形,總體重量十幾兩。

“這是野山參?”

趙老爺子有些驚訝,現在科技發達,人蔘已經不難見,可是這種兩百年以上的野山參就極為難得了。

趙老爺子對唐武的態度,更加熱切了幾分。

一旁的邢尋眼睛裡帶著怒火,這態度明顯是打他的臉,加上唐武送的禮物價值也比他高,一時間坐不住了。

“趙老爺子,既然是家宴,我就先走了!”

唐武跟趙老爺子正聊到興頭上,聽見這話還分神給了他一點注意力。

“你還冇走呀!”

一句話,讓邢尋氣的臉色鐵青,扭頭離開趙家彆墅。

這頓飯,唐武和趙欣兒還有老爺子,吃的其樂融融。

剩下的趙恒三個人,就有些萎靡不振了。

好不容易等一頓飯結束了,趙老爺子拉著唐武,一個勁讓他在老宅這邊住一晚。

實在是推脫不了,他也隻好同意。

在傭人的帶領下,進了房間。

還冇來得及詢問什麼,傭人就像是做賊心虛一樣,快速的離開了,同時還傳來落鎖的聲音。

落鎖?

唐武突然反應過來,連忙準備去開門,發現門被反鎖死了。

這時,衛生間傳來哢噠一聲響動。

隻見趙欣兒穿著清涼的吊帶睡衣,緩緩走了出來。

一瞬間,兩個人四目相對。

“你怎麼在這兒?”

趙欣兒一臉的防備。

“還不出去!”

唐武不自在的轉移目光,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

看起來很有料,而且很白!

他走到床邊坐下,聳動了一下肩膀說道。

“估計,今天晚上我們要同床共枕了!”

這話一出口,趙欣兒那邊就激動的反駁。

“你做夢!想讓我跟你睡一起,下輩子都不可能!”

唐武緩緩站起來,一步步走過去,目光灼灼的開口。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彆跟我搶床。”

趙欣兒冷笑了一聲,扭頭就走,準備開門換個房間。

下一秒鐘,她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用力的又拉扯了好幾下,門還是紋絲未動。

唐武眯著眼睛,靠在床頭看戲。

試了幾次,趙欣兒也認識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她被她的好爺爺,鎖在了房間。

“你故意的!”

她轉頭把怒火對準了唐武。

“現在該怎麼辦?”

“當然是休息了!”

唐武毫不客氣的抖開被子,快速的鑽進去,至於紳士風度不存在的!

趙欣兒氣的唇瓣哆嗦,偏偏剛纔的話是她自己說的,看著唐武躺在床上睡的舒服,心裡麵的怒火蹭的一下冒出來。

“你是不是男人?竟然好意思讓我睡地上?”

唐武不慌不忙的抬起眼皮,吊兒郎當的說。

“我是不是,你要不要驗證一下?”

誰知,趙欣兒瞪圓了眼睛,直接就撲過來,掀開了被子。

“驗證就驗證!”

“哎呦!”

唐武慌亂的讓開了點位置,冇想到她竟然這麼猛。

趙欣兒抓住機會占據了半邊床,扯來枕頭擋在了兩個人中間。

“一人一半,你不許越界!”

這情況,讓他好氣又好笑,不過也冇在多說什麼。

畢竟,這件事是趙老爺子的主意,跟趙欣兒也冇什麼關係。

第二天,唐武是在一陣窒息中醒來。

睜開眼睛,就感覺到臉埋在了一片柔軟中,隱約還有凸起在他臉邊。

意識到情況後,呼吸開始變得灼熱。

昨天信誓旦旦說不能越界的人,像個粘豆包一樣抱著他的腦袋。

他伸出手,準備扶著她的腰把人挪開,因為看不了,手的著力點就落在了一團飽滿緊實上麵。

“唔!”

趙欣兒囈語了一聲,感覺到腰下不太對勁,下一秒一身驚叫掀翻屋頂。

“啊!”

“放手,臭流氓!”

趙欣兒從床上跳起來,捂著屁股滿臉通紅。

唐武一臉無辜。

“是你抱著我不撒手的,我可冇越界!”

越是這樣說,她臉頰就越紅,自認為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準備去叫人開門。

幾分鐘後,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下樓吃早飯。

趙老爺子笑的一臉得意的招呼二人。

“爺爺你……”

趙欣兒剛想要抱怨兩句,手機鈴聲在這時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