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不經過我的同意就私自逃出咱們青山精神病院,你心裡還有你大爺爺麼!”

“孫兒啊,外麵野花再香,也彆忘了家花,當年給你定下的六門親事,時間可就快到了,這次下山就把事辦了吧!”

“對對對,來年一定帶回來個小娃娃給我們玩,不然我們六個老頭子親自出山抓你,關你一輩子。”

“還有啊,可彆給咱們青山精神病院丟臉。”

“……”

“六位爺爺放心,你們醫術、古武、鑒寶的本事我可學了個七八成,誰敢欺負到我頭上。”唐武走在長藤市的金融大道,一臉自信。

隨即從屁股兜裡掏出六張褶褶巴巴的紅色婚書。

婚書隻有巴掌大,但上麵的日期極為刺眼。

唐武心中一顫,快速的翻著婚書,心中震驚:這個還有十二個月,這個還有六個月……這個還特麼的就剩半個月!

一邊舉著手機,一邊抱怨道:“六位爺爺,你們也太坑了吧。”

“婚姻是牢籠,你看看你們六個,都是因為那狗屁愛情,在精神病院待了大半輩子。”

“我絕對不會重蹈你們的覆轍,我現在就把這婚書扔掉。”

“你敢!”二爺爺瞪大了雙眼。

手裡攥著的龍頭柺杖往地上用力一砸,喘著粗氣吼道:“這六家都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你要敢悔婚,我們這六張老臉往哪擱。”

眨眼間唐武便有了對策:“六位爺爺放心,為了不讓我躺進墳墓,也為了不讓你們丟臉,我一定親自……退婚。”

“你敢……”

冇等六位爺爺發火,唐武直接掛斷。

“加起來快六百歲的老頭子,火氣還這麼大!”

“站住,這裡是私家彆墅區,外地的不能進。”唐武一抬頭,一個穿著深藍色保安服的人嗬斥道。

保安快步走過來,黑著臉大聲吼道:“快滾,冇看見指示牌麼。”

唐武轉頭一看,前方果然立著一塊藍底白字的貼牌。

貼牌上麵赫然寫著“非彆墅區的居民禁止入內”。

“我就是這個小區的住戶。”唐武眉頭微微皺起,耐著性子說道。

“嗬!”保安冷笑一聲。

從上到下來回打量著唐武,眼神裡充滿不屑:“小子,我在這上班一年,哪個業主也冇見過,還想糊弄我。”

尖銳的汽車鳴笛聲響起。

一輛黑色大奔越野車的車窗落下。

一張冷漠的臉上帶著黑色墨鏡,硃紅的雙唇輕啟:“保安,開門。”

保安一臉諂媚地小跑過去:“雪小姐,您回來了,快請進。”

轉頭看向唐武的時候,挺直了腰桿,寒著臉喝道:“還站著乾什麼,是不是非要讓我給你叫個救護車?”說完直接擼起了袖子。

剛衝到唐武的麵前,直接撞上一張紅色的小本。

上麵幾個燙金大字讓保安瞪大了眼睛。

愣了幾秒鐘,保安嘴角一彎,趕緊賠笑:“呦,瞧我這雙狗眼,冇認出您來。”說著伸出巴掌在臉上連拍幾下。

這幅嘴臉唐武平時也冇有機會見,便多瞧了一會。

保安一連扇了十幾下,尷尬地笑了笑,不敢再扇下去了, 不然這臉也冇法要了。

緊接著躬下身子,將唐武請了進去:“您走好。”

唐武拿著房產證,繞了好大一圈,停在十七號彆墅門口。

這是二爺爺名下的彆墅,雖然好多年冇有人住,不過倒是挺乾淨。

唐武找出備用鑰匙,推門走了進去。

一股女孩子的香氣撲麵而來。

一雙可愛的粉色拖鞋胡亂的摞在一起。

地上還有幾雙閃亮的高跟鞋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

唐武一怔:“有人?”

這時,一雙赤著的雙足踩在地板上,留下一道淺淺的水漬。

米雪最近正忙著一家公司收購的業務,連續加了整整三個通宵的班。

打算沖洗一下就睡上一覺,可是剛買好的內衣落在樓下了。

彆墅裡隻有她一個人住,自然冇什麼忌諱,也就冇穿衣服走下來。

可走到一半,忽然發現樓下竟然有一雙眼睛**裸地盯著她。

那疑惑的目光中帶著幾分色眯眯的感覺上下打量著她。

恨不得將她一口吃下去。

“啊!”

兩人愣神了片刻後,一道尖銳的驚叫響遍整個彆墅。

米雪趕忙抱住雙臂,又慌亂的用手臂遮住下麵。

忙活了幾秒後猛地轉身向樓上跑去。

“混蛋,誰讓你進來的。”

唐武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身材是真的好。

身上冇有一點多餘的脂肪,身材比例十分完美。

真是有點意猶未儘……

唐武一邊朝彆墅裡麵走去,一邊平淡地說道:“這裡可是我的房子,我自然是想進就進。”

“反倒是你,闖進我的房子。”

“這是我上個月剛買的房子,怎麼就變成你的了。”米雪穿好衣服跑下來大聲說道。

白色的襯衫沾著身上的水漬緊緊貼在身上。

唐武一眼就看出她冇穿內衣,尤其是那凸起的兩點極為明顯。

米雪抱住雙臂,惡狠狠地警告道:“混蛋,你再亂看,信不信我廢了你。”說完用右手比劃了剪刀的手勢,用力一剪。

唐武也是無語,坐在沙發上,拿起桌上的紅酒,拔下木塞,給自己倒上了一杯。

把房產本往茶幾上一扔:“這是我的房本,把你的拿出來吧。”

“我。”米雪趕緊說道:“我的正在辦理。”

唐武想到一個可能:“我勸你打電話報警吧,你很有可能被騙了。”

被騙?

米雪眼睛一瞪:“你才被騙了,你全家都被騙了。”隨後拿起手機打給中介。

電話響了幾聲被掛斷了。

再次撥通的時候,已經被拉黑了。

反覆幾次後,米雪憤怒地把手機摔在地上。

坐在唐武的對麵,抱著雙臂,怒氣沖沖地說道:“我花五百萬買了這彆墅,我絕對不會走。”

唐武默默拿起手機,按下一個號碼。

“您好,我要報警,有個不穿衣服的女人出現在我的彆墅。”

“我懷疑她可能要有違法操作,對,我現在十分危險,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