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青城山下有妖氣 >   第10章

往日裡肅穆平靜的沈府,今日迎來一波小喧囂。

此時此刻,在沈家後院的妖樓下,已經擠滿了一堆來自各門各派的道長,他們服飾各異,老少皆有。

關於誰第一個進去除妖這個問題,大家爭吵許久。

有一位百歲的老道長說,當然要以長幼為序。

有一位名為阿拉的道長反駁,當以名字的首字母排序。

有一位瞎子道長則堅定的聲稱,必須以抓鬮定先後。

第一個報名的年輕道長自然不同意,於是和倒數第二位道長扭打起來。

最後在有著變態顏控的管家調停下,大家一致同意,誰最醜誰先來。

前三名直接棄權離開,賭氣而去。

最後大家直接將瞎子道長先推了出去。

暮色將至,從晌午到此時,一共十七位除妖師,除去離開的三位,前麵已經失敗了十一號人。

沈家公子的宅邸像是盤桓已久的巨獸,恐怖威壓之前,眾人的心情都有些悲觀。

超出所有人的預料,妖樓中的狐妖確實足夠強大,連敗十一名除妖師,讓他們出儘洋相。

看著前麵那批在慘呼聲中,被沈府家丁抬著擔架運送出來的滿身鮮血,缺胳膊少腿的除妖師,大家的心情都有些低沉。

也不知道這青雲鎮的郎中今天忙不忙得過來。

一陣痛呼聲中,第十五號除妖師被一陣妖風席捲而來,穿過高大厚重的牆院,重重落在一行人麵前。

衣衫襤褸,赤條條的像被拔了毛的公雞一般,剛纔這位大師可是自信滿滿,甚至輕蔑的告訴剩下兩人可能無功而返,信誓旦旦狂浪不羈的神采早就被打的煙消雲散,十分淒慘。

“道友,不妨再試一次。”

十六號除妖師也不管這十五號除妖師同不同意,將身負重傷的他生拉硬扯的重新扶起,再次推至門前。

十五號除妖師露出一股悲憤之意,可能他這輩子都不曾遇到過這種臉皮厚如城牆之人。

咳!

他剛纔已經是滿嘴鮮血,此時鼻子也流下兩道血跡。

一臉哀怨,一臉懇求。

眼神中分明透露著一句話:大哥,至於嗎?

屋中妖怪,確實不是他能降伏的,此時礙於麵子,進退不得,乾脆自斷氣穴,昏倒過去。

十六號除妖師見此情景,冷笑一聲,直接吩咐道童,開始在院中重新擺設祭壇,各種靈符道具一陣花裡胡哨整個半天,然後才緩緩推門而入。

“師叔,裡麵的妖怪可是個狠角色,要不,我們還是趕緊走吧。”房上觀戰的陳年有些擔憂。

“來都來了,豈能言退!”不二道長冷冷瞪了一眼陳年,然後不再理他。

陳年就欣賞他小師叔這種死不要臉打腫臉充胖子的精神,心中吐槽著,你繼續作,馬上輪到你。

門很快被被推開,十五號來自捲簾觀的秀念道長一臉憤懣的大聲罵道:“你們沈府太不地道,說好九品老妖,竟隻是二品小妖,此等小事也找得上我秀念法師,平白煞了我的威名,傳揚出去,我秀念如何在道家立足,諸位道友可速速進去擒妖,恕我秀念不願奉陪!”

裝,真能裝!

陳年盯著秀念法師背後微微顫抖的手指,心中已然有數。

這貨明顯知道裡麵的狐妖是他無法解決的,才如此恬不知恥的自圓其說。

像,和小師叔真像,青出於藍,更似藍。

“師叔,你不會像他一樣吧?”

“放屁,他們這些江湖術士,豈能與我不二仙人相提並論。”

說罷,直接原地消失不見。

再出現時,不二道長已經來到妖樓之前。

看著圍觀的眾人,和不少現場緊急醫治的道長道童,不二麵色平靜。

“諸位,貧道從事捉妖事業已經三十餘載,捉過的妖怪冇有三千也有九百,今日至此,隻為解除妖患,吾等修道中人,以救濟蒼生,斬妖除魔為己仁,若是個個貪生怕死,暗藏私心,那這天下,妖魔豈不肆虐人間。”

“貧道今日便要與那狐妖不死不休,定要還青雲鎮一片安寧,絕不會像某些人膽小如鼠,還要裝腔作勢,哼!”不二幾乎就差指著秀念法師的鼻子罵了。

秀念法師當即斥責道:“都是法師,你看不起誰呢,再敢貧嘴,小心你的報應就是我。”

“我讓你一個手指,你試試。”不二道長直接豎起中指。

“我讓你......躺地上一個月。”秀念早已氣的失去理智,撲了上來。

兩位道長在眾人的驚訝之中,近身肉搏起來,揪頭髮咬臉吐口水,位置逐漸離妖樓越來越遠。

這個時候,隻聽外麵一陣風聲傳來,一個身著黑袍的道長手持一柄寶劍,禦空而來。

他略帶輕蔑的瞥了一眼兩個冇有道德的不良法師,不再猶豫,身體猶如利箭,脫弦而去,直奔四樓。

樓下所有人都看著這個身姿瀟灑的道士,露出一副期待神色。

“這人誰啊,看著有些麵熟?”不二有些眼熟。

“剛剛揭榜過來,十八號法師。”有個小道童解釋道。

“豎子豈敢搶我壓軸位置!”

“也罷,待他敗下陣來,貧道再力挽狂瀾。”

不二直接放過打的一臉豬相的秀念,開始泰然坐在一旁觀戰。

四樓之中,當即傳來一陣打鬥聲。

十八號法師修為果然濃厚,隻一出現,便驚呆眾人。

隨著四樓的打鬥聲逐漸激烈,法寶光芒不斷閃耀而出,各種靈符碎裂落下。

忽有火光之色,再有雷電之光。

這場戰鬥進行的異常激烈,導致整座妖樓都開始搖搖欲墜。

窗門俱裂,桌椅紛飛,這個過程持續了良久。

一陣青煙在屋中冒起,悲鳴聲中,四樓濺出一絲血色。

終於,在青煙散儘之時,妖樓重歸平靜。

果然,壓軸的纔是最強的,大家感慨著。

黑袍道長從容的出現在窗外,手中抓著一個鮮血淋漓的雪白狐狸,那狐狸眼神悲切,滿是怨恨。

黑袍道長冷笑一聲,直接將這狐妖從四樓丟棄而下,重重砸在眾人麵前。

一聲悲鳴,處於重傷之下的狐狸癱倒在地,整個身體蜷縮起來,它左爪受傷,已經無力爬起。

不二這時才認出來,這黑袍道長正是人來峰上伏牛觀裡的朱石道人。

同在人來峰,這可是他的鄰居,雖然冇什麼交際,可是朱石此人,心狠手辣,貪愛女色,與身為婦女之友的不二道長那是天生死敵。

若不是實力境界相距過大,陳年相信不二早就和他簽下生死契,決戰生死了。

朱石整個身體懸在半空,手中寶劍泛起光芒,眼中輕蔑之意再現。

“哼,小小狐妖,也敢為非作歹,禍亂青雲,今日本真人便要斬殺於你。”

說罷,手中寶劍直接閃出一抹黑光,帶著無儘的殺意,速度極快,直接斬向地上那隻垂死的狐狸。

陳年不安的望著這一切,摸著頸中黑劍的手,蠢蠢欲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