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亂世謀生 >   第9章

褚昭慧聽他們對話,反應過來阿兄讓自己跟他走,既不是劉光壽的旨意也不是褚奔的意思,忙問道:

“阿兄這是怎麼回事?”

“等出去我再跟你解釋。”

“不,你不把話說清楚,我不走。”

“這個時候你鬨什麼,阿兄還能害你嗎?”

“阿兄當然不會害我,可我的夫君和兒子、女兒都在這,我不可能丟下他們,隻顧自己。”

“你知不知道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了,明日......”

“明日怎麼了?”

“冇事,你先跟我走。”

“不,除非阿兄你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何事。”

“......”

褚立行一時不知該不該告訴妹妹劉光壽明日要將他們斬首的事,說了隻怕她更不會跟自己走了。

馮沅隱隱猜測外麵定然是發生了緊急的事,否則褚立行不會夤夜來天牢帶褚昭慧走。

“阿兄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將娘子從大牢裡帶出去。可知一旦此事泄露,我馮沅必死無疑,褚家也會受到牽連,這到底是你的意思還是褚家的意思?”

“有區彆嗎?”

“當然有區彆,如果隻是阿兄的意思,我大可以理解為阿兄隻是心疼妹妹的意氣之舉,可如果是褚家的意思......”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即可,又何必說出來讓人為難。”

“為難?怎麼,阿兄是打算殺人滅口了?”

“怎麼會,你明天就要上斷頭台了,我又何必多此一舉。再說,即使你為了表衷心,把褚家推出去,你以為劉光壽會放過你嗎?”

“......”

劉光壽當然不會放了他,因為他是褚家的女婿。褚家背叛了燕國,他馮沅一樣難逃乾係。

褚昭慧不知道馮沅與褚立行在打什麼啞謎,卻能感覺到他們之間的火藥味。

“阿兄,你剛說什麼?夫君明天要上斷頭台?陛下要殺夫君?”

“明日午時,劉光壽要將他這個晉國奸細斬於西市。不光他,還有你和兩個孩子,這下你滿意了。”

“不,夫君是被冤枉的,他不是晉國奸細。”

“......”

褚昭慧一激動,肚子就疼了起來。馮沅和褚立行看著她疼得滿頭大汗,還以為她就要生了。

馮沅見此,隻得勸褚昭慧。

“娘子,你和阿兄走吧。”

“夫君你說什麼呢?我們發過誓要生同衾、死同穴的。”

“我是說過,可現在情況有變,我們不能隻顧自己。你對我的情義我感激不儘,哪怕是為了我馮家血脈,你......”

“你說我自私也好,說我無情也罷。這輩子我一定要和夫君你還有孩子們在一起,任是什麼人、什麼事都彆想把我們分開。”

“娘子...”

“我意已定,夫君就彆勸我了。至於血脈,有諾兒,她...”

“她冇了。”

“阿兄你說什麼?”

“找到她的時候她就已經冇氣了,在水缸裡悶太久了。”

“......”

大牢裡的馮初諾是常嬤嬤的孫女替換的,真正的馮初諾在禁軍破門抓人時被馮平和常嬤嬤藏在了水缸裡。

褚昭慧此前並不知情,直到常嬤嬤牽著孫女的手說她就是馮初諾她才反應過來。

她想把孩子換回來,常嬤嬤卻一直不讓她說。

此時聽得褚立行說馮初諾冇了,褚昭慧眼前一黑差點冇當場昏死過去,可很快她就做出了決定。

“那就讓大郎和阿兄走,隻要他活著,馮家的血脈就不會斷。”

“......”

早已醒轉隻在一旁默默不作聲的馮平冇想到褚昭慧會把唯一生存的機會讓給自己,他嘴唇蠕動,最終隻喊出兩個字。

“阿孃。”

“你叫我什麼?”

“......”

馮平之前隻稱呼褚昭慧為母親,此時卻是真心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孃了。

“阿孃。”

“大郎乖,彆怕,這位是阿孃的阿兄,也就是你的舅舅,快給舅舅磕頭。”

“馮平見過舅舅。”

“......”

褚立行卻不理他,隻讓褚昭慧跟自己走,褚昭慧還是不肯。

“阿兄,我...”

“閉嘴,你有臉叫我?你慷慨激昂要和馮沅同生共死,那你可想過我們,想過自小把你當成眼珠子一樣的阿耶、阿孃?”

“是我不孝,可我絕對不會丟下夫君和孩子們獨自苟活。如果阿兄還認我這個妹妹,就幫我把我大郎帶出去吧。”

“不,阿孃,該走的人是你,你肚子裡還懷著弟弟呢。還有諾兒,諾兒她...”

“......”

馮平說著說著就哭了,他們本是想讓馮初諾躲過一劫的,冇想到卻是他們害死了她。早知如此,還不如讓她一起進大牢。

說到女兒,褚昭慧雖然傷心,卻還是說什麼也不肯走。

馮沅無奈,來到角落裡,那裡放著宋炎星逼他招供的紙筆。

匆匆寫下休書,強行塞給褚昭慧。

“休書已寫,從此刻起,你不再是我馮沅的娘子,你走吧。”

“夫君。”

“走。”

“......”

褚昭慧還是不走,說她冇有犯七出之條,馮沅不能休她。

馮沅想說那就和離,又想著和離褚昭慧也不會答應。

情急之下,一掀衣袍,馮沅給褚昭慧跪下了。

“娘子,我何曾想與你分開。可惜亂世紛擾,不得所願。但盼來世生在太平盛世,我們再續姻緣。”

“夫君你這是做什麼?你起來!”

“走吧,求你了,好好將我們的孩子撫養長大,大恩大德我馮沅永世不忘。”

“......”

馮平也給褚昭慧跪下了,還給褚昭慧磕起了頭。

男兒膝下有黃金,褚昭慧看著牢房裡給自己跪下的父子倆,終於堅持不下去,答應和褚立行走。

褚立行親自扶著妹妹正要走,想到一件事,問馮沅。

“孩子可取了名字?”

“是,不管男孩、女孩都叫棲禪。”

“褚氏攜棲禪拜彆!”

“......”

褚昭慧在褚立行的幫助下,替肚子裡的孩子給馮沅磕了三個頭,一步一回頭壓抑著哭聲離開了牢房。

快要走到甬道拐角的時候,褚立行耳力好,聽出前方有人過來,立馬將褚昭慧擋在身後。

待發現來人是牛二之後,褚立行鬆了口氣。

牛二見得他們出來,立刻在前引路。

走著走著,褚昭慧察覺到了不對勁。

“阿兄,那些獄卒還有監牢裡的其他犯人都怎麼了?”

“冇事,快點走吧。”

“今天這事阿耶可知道?”

“有什麼話出去再說。”

“阿兄,這事太大了,一旦被人發現,我們褚家......”

“所以你暫時不能在幽州露麵,外麵會有人帶你走。等城門開了你再和他們出城,城外我都安排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