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亂世謀生 >   第3章

馮沅一改往日的作派,整日將自己關在家裡發奮讀書,誓要考取功名。

狐朋狗友們見他如此,也不再胡鬨。

有的投身軍中,有的努力鑽研醫術。

準備走仕途的有馮沅、章祚,兩人冇日冇夜的讀書,長輩們既欣慰又心疼。

關讓卿也還好,醫書看起來容易,真正要給人治病開方冇個幾年經驗是不行的,所以他老老實實跟著父親學醫。

參軍的就比較慘了,到了軍營,大家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先揍一頓老實了再說。

就在馮沅專心苦讀的時候,褚家卻傳出話來要給褚昭慧說親。

馮沅在與褚昭慧的幾次打鬨中喜歡上了單純、豪爽的她,聽說褚家要給她說親,偏偏他的父母此時都不在,冇辦法他隻能跑到褚家自薦。

褚奔知道馮沅不像話,他雖畏懼馮家權勢,可也不是賣女求榮之輩。

正要喚人將他趕出去,褚昭慧卻大大方方的說她也喜歡馮沅。

寶貝女兒喜歡馮沅,褚奔隻得答應馮沅的求親,卻也提了要求。

若他能考中進士,便讓他娶自己的女兒。

馮沅揚言一定能考中,頭懸梁、錐刺股,苦讀了三年終明經進士及第,彼時他才二十二歲。

如此青年才俊,自是成了很多人心中的良人佳婿。

梁王的侍妾之一,梅氏的孃家侄女梅依依便是其中一個。

梅依依對馮沅一見鐘情,求得梅家長輩找了媒人上門提親。

馮良建與張氏都覺得這門親事可以答應,馮沅卻當著媒人的麵說自己已訂親了。

眾人包括馮良建和張氏都詫異他什麼時候訂了親,當著媒人的麵,二人隻能說是真的。

媒人一走,馮沅不等父母逼問便交代了他與褚昭慧之間的事。

褚家雖然地位不顯,好在也是官身,馮良建同意了。

兩家很快定下親事,隻等時日一到便要成親。

梅家主動提親被拒絕很是惱恨,聽說與馮沅訂親的褚昭慧父親隻是個小小的刺史。

梅家人根本不把褚家放在眼裡,對褚家好一番威脅,要讓他們主動退了與馮家的親事。

馮沅如此年輕有為的姑爺,彆說是褚家,任是誰都不會肯輕易放棄,於是梅家在褚家再次碰壁。

梅依依對馮沅卻勢在必得,梅家冇辦法,就求到了姑姑梅氏頭上。

梅氏成為梁王侍妾多年,一直冇有自己的孩子,把梅依依當親生女兒般寵愛。

見得梅依依死活要嫁給馮沅,梅氏答應幫她。在梁王麵前好一陣哭訴,說是有人欺辱梅家。

美人哭的梨花帶雨,梁王心都要碎了,也冇仔細問清楚就滅了褚家滿門。

馮沅歡天喜地準備成親,偌大的褚宅卻化為了灰燼。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隻說是褚宅自行走水燒冇的,無一人存活。

馮沅不相信功夫那麼厲害的褚昭慧會被燒死,說哪怕是挖地三尺也一定要把褚昭慧找到。

遺憾的是一個多月過去,還是冇有褚昭慧活著的訊息,馮沅為此大病了一場。

梅家再次提起梅依依與馮沅的親事,馮沅還是不肯。

梅依依卻非要嫁給馮沅不可,讓人做了個局,等馮沅藥效發作的時候進到馮沅的房間,打算來個生米煮成熟飯。

馮沅知道自己被算計,惱恨之下用力推開梅依依往街上跑了。

慌慌張張看不清路,一頭栽進了河裡。

河邊有個女子正準備跳河尋死,冇想到有人比她先跳了。

看到那人在河裡撲棱掙紮的樣子,女子突然覺得這死法有些難受,又不想死了。

她剛準備離開,冷不防腳踝突然被什麼東西從後麵抓住,嚇了她一跳。

抓住她的人正是馮沅,他是會遊水的,隻是乍然掉入河裡一時冇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後,他立刻往岸邊遊去。

黑暗中看不清岸邊情況,也不知道自己抓住的是什麼東西,隻想藉著它的力道上岸。

女子卻是被嚇壞了,蹲下身想掰開馮沅的手。

兩人拉扯了一陣,最後連女子也一併被拉入了水中。

馮沅身體裡的藥效到了最強的時候,乍然接觸到女子的身體,他實在受不了了,強行與女子發生了關係。

他早些年雖然荒唐了一些,卻始終有底線,那就是從不會真的欺辱女子,最多就是口頭上調戲兩句。

如今他卻奪了一個女子的清白,心裡很是過意不去,百般向女子道歉。

女子一味的哭,哭累了才把自己尋死的原因告知了馮沅。

她說自己叫劉青娘,阿孃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

冇多久阿耶續娶了繼母,繼母經常打罵她,尤其是弟弟出生後。

前幾天繼母的孃家弟弟因賭博輸了錢被人抓了起來,孃家湊不齊那麼多錢來贖人,找繼母借錢。

繼母為了錢,竟然要把她嫁給一個四十多歲的富商為妾。

那富商雖有錢,卻很是暴虐。打死過好幾個婢女,對妻妾也是動輒打罵。

劉青娘覺得與其被繼母作踐,還不如自己死了,叫她算盤落空,氣死她。

馮沅冇想到劉青娘身世這麼慘,將自己的貼身玉佩留給她做信物。說自己回去後立馬稟明家人,請媒人到她家中提親。

回到家後,馮沅把這事告訴了母親張氏。

張氏卻不同意他娶個平民女子,派貼身的管事婆子周嬤嬤來到劉青孃家,隻打算給劉青娘一筆錢作為補償。

劉家父母見周嬤嬤拿了這麼大一筆錢,料想馮家不是一般人家。想賴上馮家,不肯輕易收錢。

劉青娘受不了周嬤嬤的冷嘲熱諷,答應嫁給富商。還威脅父母,他們敢去找馮家的麻煩,她死給他們看。

劉家父母隻好收下錢,立刻給劉青娘張羅親事。

劉青娘嫁到富商家不到一個月就被髮現懷孕了,富商斷定自己戴了綠帽,差點冇把劉青娘打死。

幸得有個好心的婢女幫著劉青娘從富商家跑了,為著她的失蹤,劉家被富商訛走了一筆錢。

劉家父母找上馮家要賠償,反被張氏恐嚇了一番,嚇得再也不敢到馮家去鬨。

當然這些事馮沅是不知道的,隻聽回來的周嬤嬤說劉青娘得知馮沅的身份,自覺高攀不上馮家,不願與馮家結親。

周嬤嬤又說她給了劉青娘一筆錢,足夠劉青娘過一輩子了。

對此,馮沅也冇再說什麼。

張氏見兒子接連受打擊,想著過段時間再給兒子說親。卻不曾想冇幾天,馮沅因為與梅三郎梅鐸打架而被髮配去了幽州。

打架緣由是他在街上看到梅鐸與一個十四、五歲的小郎君搶一個憨態可掬的泥娃娃,那個泥娃娃明明是小郎君先看上的,梅鐸卻搶了去。

小郎君的隨從上前與梅鐸理論,被梅鐸一腳踢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