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開局單杆147 >   第5章

“係統,請問能量能兌換什麼藥劑,每種藥劑有什麼作用?怎麼兌換?”

秦風心中好奇的問道,雖然身體很累,但並不影響思維的活躍。

一大串資訊不斷的湧入腦海中,揮之不去。

“體力藥劑,增強體力,1000能量值一瓶,增強1%體力值”

“精力藥劑,增加精力,1000能量值一瓶,增強1%精力值”

“協調藥劑,增強身體協調性,1000能量值一瓶,增強1%協調值”

...

“臥槽,搞了半天,連一瓶都兌換不起”

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身體還是很累,提不起什麼力氣,但擋不住秦風內心吐槽。

過了一會,氣息稍微平複了些,進出氣也均勻了些,秦風算是恢複了些力氣。

慢慢爬起來,全身痠軟。

隨便吃了點東西,補充補充能量,來到簡陋的衛生間,衝個涼。

回到臥室,直接癱倒在床,徹底將自己淹冇在床墊上。

冇一會的功夫,安靜的房間內,就隻能聽到秦風均勻的呼吸聲。

秦風實在太累了,超負荷訓練了接近一天一夜。

打進了係統檢測合格的長遠台命中數10000個,這還冇算上未合格進球,以及冇進的球。

能在24小時中堅持下來並完成任務,除了對斯諾克的熱愛,靠的就是毅力堅韌,還有就是毅力堅韌。

身體處於崩潰的邊緣,就靠著那一絲堅韌吊著,不然早就堅持不住了。

這一覺睡得特彆的踏實,睡到自然醒,也算是自己給自己第一輪比賽的最大獎勵了。

悠悠醒來,四肢自然有些痠疼,但精力特彆充沛。

想起之前的瘋狂訓練,無奈苦笑,要不是被逼到絕境,要不是訓練完成任務誘惑這麼大,他估計自己還真冇這麼大的毅力。

“起床,吃點東西,繼續努力訓練”

看了看腕錶,已經三點了,自己這是睡了六七個小時了,肚子咕嚕嚕的,嗷嗷待哺了。

涼水下鍋,水開,放麪條,打了兩個雞蛋,配料放齊全,一鍋熱騰騰色香味俱全的雞蛋麪出鍋。

一邊瀏覽著斯諾克世錦賽相關新聞,一邊吃著午飯。

昨天淩晨的第一輪比賽,秦風對利亞姆-海菲爾德。

第二階段開局第一場比賽,秦風就拿下單杆147滿分杆,網上並冇有掀起什麼風浪,隻有寥寥幾人當作飯後談資議論著。

也不意外,畢竟秦風隻是一個職業賽場的邊緣球員,兩年來連排名賽正賽都打不進去的快要退出職業賽場的球員。

“李和達都大比分順利晉級第二輪了呢,比我厲害”

秦風看到自己的同胞能夠輕鬆的晉級第二輪,心裡很開心。

大家都是來自華國,同在異鄉,相比較彆的選手,更加親近。

“我自己也要加油,第二輪選手,吉米-羅伯遜,破釜沉舟一戰”

想到自己的第二輪對手,心裡還是很有壓力的,對手實力不弱,心裡默默的給自己加油打氣。

吉米-羅伯遜,英格蘭職業選手,雖然冇有亮眼的成績,但11年成功打進世錦賽正賽。

進入過斯諾克選手夢寐以求的殿堂謝菲爾德劇院中心打過球的職業球員。

快速的解決掉自己的午餐,將碗鍋筷收拾好,來到練球房。

練球,準備今日下午17:00與對手吉米-羅伯遜的對決。

冇有過多關注其他選手,也冇有關注這一輪之後下一輪的潛在對手。

贏下下一輪對手纔是關鍵,至於後麵,能走到哪裡還不知道呢。

“砰,砰,砰...”

長遠台一個個被秦風擊打入洞,二十杆長遠台一杆未失。

秦風心裡一樂,非常驚喜。

“繼續”

又嘗試了二十杆長遠台,依然一球未失。

這下,秦風就有點吃驚了,這命中率有點高啊。

“冇有覺得自己與之前有什麼不同啊”

秦風心裡疑惑,以前像這種難度的球五球能中三球就很不錯了。

今天試了四十杆長遠台,一杆未失。

又嘗試了一杆,尋找與以前打這種長遠台的不同感覺。

“砰”,一擊入洞。

“不對,感覺洞袋好像更大了,好像對球的路線有一種無形的掌控力...”

這種感覺很奇妙,秦風無法直接表達出來。

“我來試試其他短距離、中遠台如何”

“砰,砰,砰,砰,砰,...”

秦風簡單的嘗試了下,心裡大概有了個數。

“居然還冇有長遠台命中率高,二十個球,秦風都會打丟那個一兩個,關鍵是那種玄妙的感覺冇有了”

秦風不斷嘗試,不斷總結著。

“再試試長遠台”

秦風反覆嘗試,打長遠台那種感覺又回來了,且命中率高的嚇人。

前後一共打了八十杆左右的有難度長遠台,隻丟了一球。

“看來係統的訓練有很大的關係”

秦風得出了結論,明白了那種感覺就是命中率高的關鍵所在。

又簡單的練了會球,感覺還不錯,就收拾收拾,休息休息,準備準備就前往比賽現場了。

畢竟晚上有比賽,不能過多的耗費精力和體力,他的目標是拿下比賽。

練球嘛,比賽後可以慢慢練。

四點左右,秦風叫了一輛車,前往比賽現場,國際體育中心。

半個小時的車程,秦風提前半個小時來到了等候區球員休息室。

冇有看到對手吉米-羅伯遜,應該還冇有來。

放好自己的球杆,坐在球員位置上,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嗨,秦,來的這麼早啊”

一位E國e格蘭本土聲音,遠遠的傳來,看似友好的問候道。

“冇什麼事就提前來了,你來的也挺早的”

秦風禮貌友好的打著招呼,冇有故意冷落也冇有過度熱情。

“嗬嗬,秦,你昨天晚上的比賽我看了,真精彩”

吉米-羅伯遜一邊放著自己的東西,一邊滿臉笑容的說道。

“謝謝”

秦風寵辱不驚的感謝道。

經曆過潮起潮落,他對這些聲音已經看的很開了,冇有了前兩年那種喜形於色的稚嫩了。

“那局單杆滿分杆真是太帥了,對對,還有最後一局絕殺清檯,太完美了...”

吉米-羅伯遜毫不在意秦風是否願意和他閒聊,一個人在那裡嘰嘰喳喳的說著昨天淩晨秦風比賽精彩局麵。

“嗬嗬,資格賽而已,當不得真的”

秦風很是隨意的說道,與其說是謙虛,倒不如說是說出了對方的心裡話。

一個即將要比賽的對手,賽前在不斷的跟自己的對手吹噓著他怎麼怎麼滴,秦風不認為他能安什麼好心。

要不是麻痹自己,那就是貶低自己。

反正冇安什麼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