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班主任說80分以上不會管我還給我一份資源。”

文橋如實回答。

“哦,確實是這樣平均成績到80以上有獎勵。”

“那你為什麼你的試卷有空白位置,冇有答的是不會,還是不願意填寫。”

校長繼續問道,驗證一下。

“嗯,因為我懶的寫,所以其他部分空著算了。”

文橋隨意找個藉口。

“哦,那就是你可能會,懶得寫對吧”

“或許會吧。”

“我明白了,這裡是兩份資料,希望你可以現場做完。”

校長拿出兩份資料和筆一同遞給文橋,繼續說道,

“你不要想太多,就是做個簡單的測試,你如實作答,做完就可以離開。”

文橋接過資料,回道:“好”。

也冇多想就直接開始作答。

文橋一看資料還真的和平時的不一樣,涉及到,科技研發,

還有生物基因方麵,還有一部分是特殊武器分解和製作構想。

“學校也會檢測這些東西,算了,先做完再說,反正也冇啥事。”

文橋思考著,又覺得無所謂了。

原來文橋已經好幾年冇有來學校了,都不知道學校有什麼課程。

以為這些是學校最近出來的課程。

因為知識覆蓋麵廣,很快文橋寫的滿滿噹噹。

校長也是坐在一旁靜靜看著,

還用記錄儀記錄下來。

題目有些多,文橋一個個作答,經過一個半小時才做完。

“做完了,我可以回去了嗎。”

文橋做完後遞給校長,征求意見。

“可以,對了,這件事希望你保密,你就說是和你閒談一下。”

校長提醒道,有些神神秘秘。

“行”

文橋也冇多想,輕輕開門離開。

校長看文橋離開撥通電話。

“老師,我已經把你給我的資料複製一份給他作答。”

“如何了。”

“對答如流,看了就開始寫答案,我這邊把答案發傳給你看下。”

“行,晚點我看了回覆你。”

“好。”

原來是校長經過調查才知道,文橋很少來學校,

試卷總是留白,控分嚴重。

隨後深入一查,發現活動軌跡單一,

愛好除了看書就是買書,換書。

而且從來不重複看第二遍,

還發現過目不忘。

覺得應該是個人才彙報給自己以前的科研老師。

這才安排今天的一幕,

冇想到真的對答如流,

等老師那邊看下情況。

“哇,不容易呀,六年了校長終於發現一顆璀璨的明星,從此開始進入了爆發時期,進入巔峰…”

“樓上的魔杖了。”

“入戲太深了,有人認識他去救救孩子吧。”

“於是魔王要開始起飛了嗎?”

“懷才就好像懷孕一樣,時間久就會被髮現的。”

“不過看他那一臉生無可戀,無所謂的樣子,還有些帥氣,真是欠…”

“好巧哦,我也想去打他一頓。”

“得了吧,都被抓了,你看現在應該很痛苦。”

“這種痛苦誰遭得住呀。”

“龍國折磨人也太他媽狠了。”

“你不想想他是什麼人。”

“額,我怎麼感覺是弄錯人了。”

畫麵一轉,文橋出門就看到幕愛黎和嶽娟兒在一邊聊著,就等他出來。

“我們回去吧”

文橋走到旁邊提醒兩人。

兩人一看紛紛看了過來。

“校長找你乾嘛,怎麼這麼久纔出來。”

嶽娟兒一上來就挽著文橋右手,問道。

“冇事就是問下我的情況,他說之前跟我父母認識,我也問了父母情況。”

文橋故意編造謊言,不過校長確實也是認識文橋父母。

半真半假。

“好,我們回去繼續看看書。”

嶽娟兒問道。

“嗯”

文橋打算直接回去,看幕愛黎冇有動,問道,

“你要不也和我們一起回去。”

“我突然想起有些事,今天先回家了,改天找你。”

幕愛黎找藉口告彆兩人。

看到嶽娟兒挽著文橋的手,自己過去就有些尷尬。

“這些書我都看完了,我不看第二遍,你繼續。”

“有一部分書籍在路上,到了我再看,我出去散散心晚點回來。”

兩人到家後,文橋就和嶽娟兒分開。

自己出門。

“這棟大樓還在新建,附近冇人。”

“電梯還可以用,直接去樓頂吧。”

“才39樓。”

“將就一下試試。”

文橋開始登上一棟在建大樓樓頂。

“這麼高,重力加速度,應該會死吧。”

“上天求你一定要讓我死成,一天都不想活了。”

“謝謝你了”

文橋自言自語道。

到樓頂直接縱身一躍,

滿懷期待,

原來是來求死。

“真是作,一次不死,又一次開始作死。”

“彆緊張,又死不了。”

“他說的什麼重力加速度是什麼鬼?”

“大神都有些神仙想法的,鬼知道呢。”

“是真的自殺,到底是誰給他的勇氣。”

“可能是你給的勇氣吧。”

“我猜會被人救了。”

“所以一心要做什麼,就會想方設法去做,比如去死這件事。”

“應該不會,人家剛剛看了附近冇人。”

“那就是自己掛在空中了,所以冇死。”

“可能死而複生。”

“作賤。”

“難道是不死之身,哈哈。”

“不可能,要是不死之身還會被抓?”

“真作,肯定知道自己不會死才這樣?”

“應該不會,看樣子自己不知道。”

“屬性都不知道。”

“要是死了就好了,後麵就冇有這個魔鬼了。”

眾人又開始評論,各有各的想法,猜測。

“為什麼當初你自殺這麼多次都不死,為什麼死不了。”

“上天為什麼要安排他來折磨我們,殺害這麼多人。”

“上天不公!”

嶽娟兒看著眼前一幕幕,暗自抱怨著上天不公。

為何要這個魔鬼出現呢,

為何他死不了,

為何?

畫麵一轉,砰的一聲巨響。

伴隨著一聲慘叫聲!

啊…

冇錯就是來自文橋自己。

冇有任何奇蹟發生,就是自由落體,

一股灰塵飄起,出現一個球體深坑。

原來在接觸地麵的一瞬間,文橋的身體出現一個球形光球護體。

包裹全身,不過還是體驗到了被砸碎的那種痛感。

痛不欲生,感覺像是每一顆神經都被扯開,切斷,再切,再切,…痛感傳遍全身上下。

疼痛持續十幾分鐘,文橋在地上不斷抽搐。

痛到懷疑人生,

最終痛的暈死過去。

“啊,我終於死了嗎,這麼痛肯定死了。”

“這應該是痛死的吧”

“爸爸媽媽我來了,讓你們久等了。”

“終於可以解脫了。”

“終於離開這個鬼世界,下輩子再也不做人了。”

文橋在夢中不斷幻想自殺成功後的結果。

構建死後完美世界。

“喂,你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