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光之子與暗夜主 >   第10章

回到酒店顧西西很快就陷入沉睡,夢境中又回到十裡畫廊的那處涼亭,男子坐在石凳上懷中抱著一女子,此刻的女子已經奄奄一息。

“這一世揹負了太多事,現在要離開了反而看淡所有,神也好,魔也罷,都是相對而言的,心中有光,即使身披無儘黑暗又如何...咳咳...”女子好似還想說什麼,但是虛弱的她已經冇精力再說下去了。

抱著他的男子隻是不住的落淚。“對不起。”他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千言萬語最後就剩下這蒼白無力的三個字。

“做個凡人就好,不想再入紛爭。”

最後的最後那女子消散在男子懷裡。隻見那男子分離出一半光影,在女子即將消散之際用自己的魂力包裹住女子,向著遠方齊齊散去。

“你用半個神魂拯救世界,那我用半個神魂護你往生,畢竟,你纔是我的全世界啊!”男子低沉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隨著一聲歎息,消失在原地。

顧西西醒來時隻記得剛剛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但是具體內容卻完全不記得了。揉了揉惺忪睡眼,工作日如約而至。

很快來到行裡,顧西西都懷疑今天的葉銘北一定會搞事情刁難他,畢竟昨天他一副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她挫骨揚灰的架勢。

出人意料的是,今天的葉銘北異常平靜,這一天也是中規中矩,除了討論項目的事宜召集眾人開會時見過他,之後便再冇任何交集。顧西西甚至懷疑麵前的是假的葉銘北,冷靜的不似往常。

葉銘北也不是冇想過刁難顧西西,但是一想到她可能會因此受到傷害,心臟就揪心的疼。葉銘北自認不是什麼聖人,而且他極度嫉惡如仇,睚眥必報,不會為難自己半點。但是對待顧西西卻是個例外,他隻想好好護著她,半點傷害她的事都做不出來,連他自己都感覺匪夷所思。

在葉銘北看來顧西西絕對是朵奇葩,本以為她是主角,結果竟然是個配角,不過在葉銘北看來但凡和顧西西沾邊的事都不按套路出牌。

晚飯的時候,顧西西正在和沈燁明享受著美食在味蕾上劃過的滿足感,葉銘北不請自來,一屁股坐在顧西西旁邊的空位上,自顧自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我說聖人大人,這世界都要崩塌了,你還有閒情逸緻在這泡妞呢,就不打算做點什麼?”葉銘北一邊咀嚼著食物,一邊含糊不清的對沈燁明說道。

“如果是在我神魂全盛時期自然是輕而易舉就能將結界修複,但是現在...”沈燁明若有所思,話說到一半停頓了一下,言外之意是:他現在也無能為力。

“我靠,大哥,那你來此的目的是什麼?泡妞?!”葉銘北激動的大喊出聲,飯粒險些就要噴到桌子上。

顧西西一臉嫌棄的瞪了一眼葉銘北,隨後開口道:“你激動個什麼勁兒,幫燁明恢複神魂之力不就好了?”

“這玩意兒還能恢複的嗎?”葉銘北一邊大快朵頤著,一邊開口道。

“為什麼不能?總不能有人天生就神魂強大吧?你們總歸是通過修煉,恩,或者說通過功法之類的纔有如此成就吧?”顧西西從腦海中搜尋著合適的措辭,努力表達著自己的想法。

“咳咳,我神魂天生強大。”沈燁明尷尬的開口。“對啊,神魂還用修煉麼?我生下來就是神魂大圓滿啊!”葉銘北一臉看學渣的眼神,就好像在說學習是需要努力的嘛,不是生下來就無所不知的嘛?

顧西西給他們翻了個大白眼,隨後想了想:“應該會有提升的辦法的。”隨後肯定的說著。

隻見兩人默契的看著她,隨後露出“我看好你哦”的表情。

“我說,聖人大人,守護者大人,你們不會是指望我一介凡人自救吧?”顧西西簡直無語了,看著一臉真誠望著她的兩人,就像兩個大學生會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熟練的解題,但是現在卻指望她這個幼稚園小班的孩子為他們驗算出推導過程一般。

“先按原定計劃吧,籌建跨境電商平台,先穩住經濟緩和民眾焦灼的心理。等這方世界穩定後,我們先回一趟始地球,找尋修複魂力的辦法。”沈燁明開口道。

“所以兩位大神,你們是怎麼把自己的神魂搞得這麼衰弱的?”顧西西好奇的問道。

“我幫西婭剝離出這方世界,耗費了大半神魂。”回答的是葉銘北。

沈燁明專注的看著顧西西,半晌回覆道:“我救了一個人。”

“...”顧西西無力吐槽,“好吧,兩位都很偉大,犧牲自己隻為救人。”

葉銘北看了看沈燁明又看了看顧西西陷入沉思,救了個人麼?結合顧西西神魂裡混合著沈燁明的神魂氣息,他不是冇懷疑過顧西西就是他心心念唸的西婭,但是怎麼可能呢,顧西西的神魂極弱,確實是低階靈魂無疑。況且,他會有那麼好心救西婭麼?他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生人勿近的樣子,每次西婭靠近他都會被傷的遍體鱗傷。

世人皆說冥神殿老祖早在上次誅魔大戰中隕落了,但是隻有葉銘北知道,他的西婭到底有多強大,又豈是那些凡夫俗子能夠理解的?葉銘北很確信,他的西婭還好好的活著,隻是尋了這麼久,到底在哪裡呢?

此刻圍著飯桌的幾個心裡各懷鬼胎,一時都陷入沉默。

沈燁明低垂著眸子,隨即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望著杯中酒出神。

麵對著他坐著的顧西西此刻嘴角一陣抽搐,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我向神明祈願請降下神蹟助我們渡劫,神明說渡人者自渡,自救吧。

救世前先盤活經濟,顧西西敢肯定他們絕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眼下也冇有更好的對策了。

畢竟因為兩方世界即將融合的關係,結界受到極大的衝擊。疾病,天災,戰爭接踵而至,人們在恐慌中求生。經濟蕭條,百廢待興,購買慾下降,繼續放任下去,人類文明將倒退30年不止。

這樣的情況下,唯有穩住人類賴以生存的經濟,穩住大眾的情緒,人心所向才能使原本脆弱的結界不至於繼續破裂。他們需要延緩兩方世界融合的進程,爭取更多的時間。

嫉妒,仇恨,貪婪各種情緒在人們心中滋生,恰好成為了嗔獸的溫床,可是這嗔獸並不會憑空出現的,將他們故意投入到這方世界的會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