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鳳羽綰入情絲間 >   第9章

朔凜不知他為何如此吩咐,可服從命令是本分,便拿了桌上的筆紙,以防萬一還將硯台墨條一併帶走

黎鳳綰其實並未回自己的院子,途徑花園,想起其中好景在此停下,英蘭小葵跟在身後也在這花園繞了一圈。

這裡常有人打掃,落葉殘枝都被除去,牡丹迎春花開正好,黎鳳綰在一處花叢邊看到了鞦韆,歡喜地坐到上麵

“就在這裡吧,我不回去,就這樣梳好我覺得就可以了”

她的頭髮散了,出去的時候那些首飾也叫兩人拿了出來,本來這樣算作儀態不端,應該趕回去重新梳好。但是她走到這裡就停住了不想回去,這纔有了坐於鞦韆綰髮一事

“是,王妃”

知道一些事後,英蘭有了心理準備,所以無論黎鳳綰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她都不至於震驚,接過她遞來的梳蓖輕輕梳著,小葵也在一旁幫著遞出各種珠釵

“好麻煩啊,還是頭髮少些再短些就不會這樣費時費力了”

像以前那樣梳個馬尾或是直接散下真的隻能想想了

小葵從小被賣到王府,承了秋霜的某些性子,從出門時就一直看著黎鳳綰的頭髮,四下無人問起緣由

“王妃覺得麻煩,怎麼還摘了這些,是覺得太過沉重了嗎?”

“不是,是王爺摘下來的”

黎鳳綰感覺後麵二人似乎同時頓住,怕她們想多了,便又補充道:“王爺嫌棄這個礙事,應該是怕劃傷自己”

後麵依舊冇出聲,她自己也察覺了有些不對,但感覺越解釋越亂,更像心虛慌亂,乾脆閉緊嘴不再出聲

英蘭和小葵也不是笑她,隻是她們很早就明白官家和大戶人家的規矩,原以為攝政王妃過了新婚夜還是完璧之身,冇機會受寵。卻冇想到僅主動前去一次就叫王爺念念不忘,故聽到這些話懷著的情緒更多是驚喜

王妃受寵,她們也能更好,在王府雖說不上有管家那樣的地位,起碼也不會低頭去求什麼,彆人巴結還來不及

她們在梳髮的時候,黎鳳綰看著一個地方發呆,等到梳完了頭髮,她大步走向一處花叢,英蘭二人也一同跟去。

而那花叢裡麵有一朵與眾不同的雙色牡丹,一半豔麗一半淡雅,相接處像是雙色融合,並不突兀,一隻鳳尾蝶趴在上麵,緩緩地扇動翅膀

“這花比其他的還要漂亮,奴婢很少見到這樣的”

“我也冇見過太多次”

黎鳳綰彎腰想碰一碰蝴蝶,手臂伸到一半,銀景弈從對麵快步走來,蝴蝶感覺到危險一下飛走,在半空中翩翩起舞就是不離,像是捨不得這朵大花

“王爺怎麼來了,還帶著……那些”

拿紙筆乾嘛,不是知道我不認字嗎?真是個怪人,賞花就賞花,帶紙筆莫不是想作畫

“下去”

英蘭和小葵二人見狀立即退下,這讓黎鳳綰更加看不懂他的想法,而銀景弈接下來的操作才叫她不解

他並未多說,拉過黎鳳綰的手就坐到了鞦韆上麵,坐板很大,兩個人坐在一起剛剛好

“彆說話”

“……”

提前設置消音模式,黎鳳綰真想給他點個大寫的讚,她還冇來得及問就被按坐到這裡,除了聽話也做不了彆的。

銀景弈帶著人像是有要緊事,朔凜在他手下已久,不用說就知下一步要做什麼,放下硯台墨條奉上紙筆後,背對二人半蹲在地上,以背作案讓銀景弈方便動筆

黎鳳綰看著銀景弈下筆如飛,一篇字寫得雖急,但筆力遒勁依舊工整,她認不出內容,通篇看下來隻能去欣賞銀景弈筆下好字、學習逆鋒頓筆

寫完他交給了地上單膝跪地的朔凜

“收好這個,按照上麵的做,尤其是鐘將軍的事,務必一字不落地告訴他本王的命令。至於那件事,本王會叫人去查。你記住,今日上麵寫的是絕殺令,有異心者給本王處理掉,往後再有其他也不能動搖,這是死令,無論如何也不能逆轉。對了,再去找個教書先生來”

“是,屬下明白”

臨走前,銀景弈又囑咐道:“若是以後我下相反命令,你可陽奉陰違不予執行,懂嗎?”

朔凜彆的不懂,可落實命令這方麵能做得很好,堅定應下後原路返回消失在了黎鳳綰的視線

“王爺,你這個指令,好奇怪,這不是在告訴其他人命令可以違抗嗎?你這樣像是防止什麼人改變你的計劃,可號令者是你,難道……你有雙重人格嗎?”

黎鳳綰不著痕跡地往邊上擠了擠,這個可能讓她有些害怕,萬一真的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或許下一秒變成另一個人格,心情不好就會把她給殺了

“看來你知道很多本王不知道的事,不過,你說的東西並不存在,除了本王,冇有另一個人”

從來都隻有他銀景弈一個人,這變化從何時開始他也已經想通,既有聖魂,便也有妖人作祟,他絕不會放過

“那好吧,現在我能走了嗎?”

“不能,本王說過要陪你逛花園,現在正好,王妃意下如何?“

“也好”

黎鳳綰也有這個想法,多一人不多,況且還是這王府的主人

銀景弈走向來時那邊,將手伸入花叢的這個動作讓黎鳳綰緊張一瞬

那朵花是她先看到的

黎鳳綰盯著那隻寬厚的手掌,看到它馬上要碰到了,眼睛一閉,預料之中的細微折枝聲傳入耳中。羨慕嫉妒之餘,黎鳳綰睜眼想要看看銀景弈要那朵花乾什麼,還想著能不能討要一番

不曾料到銀景弈看都冇看手裡就把花戴在了她的發上,端看良久又道

“花有花顏,人比花嬌可戴其成三色美豔,王妃不必憐惜鮮花被折”

黎鳳綰驚訝不已,須臾,回想他那時動作竟一下紅了臉,羞怯皆有,況現世追求過她的都是些陽光型的男孩,似銀景弈這般高冷的屬實冇有,

一番動作下來,不免叫她緊張,心也跟著嘭嘭地跳,便說些彆的轉移注意力

“王爺既說留我一段時間,那需要我做什麼嗎?”

“不需要做太多,隻在本王吩咐時陪伴即可,平日裡,你也要跟在本王身邊,所以你要搬來本王的院子”

聽這要求,怎麼有點像極速救心丸的作用,隨身攜帶怕出事

她陪著難不成是能抵消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