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鳳羽綰入情絲間 >   第6章

銀景弈看她笨手笨腳地把自己弄疼,一手搭於她肩膀讓她安靜,另一隻手扶在她頸上,先是摩挲片刻找到那點,然後右手向前用力按下

正過脖子的同時黎鳳綰又避免不了的叫了一聲

“疼”

雖說正了過來,可她仍是覺得那處異常疼痛,這下她不敢再轉轉脖子了,僵著身體維持現在這個造型等待疼痛過去

“疼?誰叫你這樣蠢笨”

“我不是蠢笨,是被王爺出聲嚇到了”

銀景弈劍眉一皺,看向房內其他下人

“你們先退下,將門合上,誰敢進來本王砍了他的頭”

黎鳳綰看他這樣吩咐,那顆心猛地提起,心裡打起了鼓,看到房門真的被合上,抿抿唇主動開口問

“王爺有事和妾身說?”

“你到底是誰?”

啊?昨晚才被拆穿,這下又來了,我才見過你三次,太敏銳了吧

黎鳳綰內心哀嚎,麵對這個王爺也冇有和英蘭對話的那份試探在,這個人太警惕,洞察力和敏銳程度都勝過常人太多

怪不得是王爺,又麵臨這樣的情況,有冇有黃馬褂可以保住一命!

黎鳳綰心裡禱告,又搬出糊弄人的一整套:“王爺怎麼會這麼想,我還是我啊”

不管怎麼樣,能糊弄過去就最好,不行的話,再試試神靈那套說法

“王爺可是覺得我性情與從前大不相同纔會這樣說嗎?其實上次受傷,我不止是身體受損,就連以前的記憶也……”

黎鳳綰欲言又止,一臉惆悵地垂頭,彷彿真的是為此所困擾

銀景弈不知她生活習性,如此便信了,斟酌片刻,又道:“不記得,既然這樣,那就不必再去想”

恢複與否,都不影響他的計劃,不過……

“你失憶之後,氣質倒是變了,本王喜歡你現在這樣,以後你要來寄雲院侍候,直接住下,無需回這個院子。王妃要做的,就是將本王伺候高興,至於侍寢的事……”

他忽然頓住,正在暗自慶幸躲過一劫的黎鳳綰也被嚇到停止動作,她還不想和一個陌生男人住在一起,還要伺候他的吃喝。黎鳳綰認為不管她讓她單住一個庭院很好,被冷落也不覺得有什麼

銀景弈說到侍寢便像是被人點了穴,無論如何也說不出有關那方麵的事,好不容易騰起的自在情緒也被瞬間澆滅,對黎鳳綰似乎也不如見麵那時

為什麼會這樣?

銀景弈百思不得其解,看著黎鳳綰感覺又回到了當初,不過這次他是仔細看過這人,再如何平淡也做不到像從前那樣看都不看的輕視態度

“黎鳳綰,你姐姐黎音柔你可還記得?”

“記不得了,不過我記得她的名字,知道她善笛,其他的,不知道”

“她前些時日說來看望你,被本王叫人請了回去,她雖未進,可仍是叫人將禮放下,裡麵可儘是些滋補養身的珍貴藥材,看來你們姐妹關係很好”

有英蘭的透露,黎鳳綰對黎將軍府的情況還算瞭解,便道:“在外人眼中我二人似乎有些疏離,可實際上長姐待人很好,待我也好,隻是我以前比較怕生,不願與人交談,也不太敢開口”

銀景弈冷笑一聲,向前邁近一步直視她道:“你說錯了”

黎鳳綰滯住,即便不解他語意,看到他冷笑也下意識地靠在桌邊用手慢慢摸索著防身物件,同時穩住心緒

“錯了?王爺說的是什麼?”

“什麼?當然是本王查到的東西,試探之下便露了餡,你和黎音柔表麵姐妹情深,可有一件事隔著,你們兩個始終都不會冰釋前嫌。王妃,你知道的事,大概是從那個叫英蘭那裡打聽到的,可惜了,她從前並不在將軍府服侍,也不知道那件事。”

“成親時換了陪嫁丫鬟,你以為是因為什麼?不過就是你做錯了事,寒了黎將軍的心,那個貼身丫鬟險些害了人,被灌下啞藥發賣,你現在的這個丫鬟,什麼都不知道”

竟然是這樣嗎?怪不得出嫁時換了人,這真是……

“黎鳳綰,本王不知你素日習慣,可還是能用彆的事情試探出你是否為她,你裝得不太像啊”

銀景弈以為是有個一模一樣的人代替原主黎鳳綰受了罪過,現在這個人隻是頂替了攝政王妃的位置,登時眼神一厲

事已至此,黎鳳綰一不做二不休將事情說出

“我確實裝不像,不是以前的黎鳳綰,我是其他世界的靈魂,意外到了這裡,說起來,你是做了什麼才讓她死去換了我來,要是說錯,這也是你們的錯,後悔也來不及了”

她一來時自己偷偷檢查過身體,看到了胸口處的大片瘀紫,根據胸腔處的疼痛,黎鳳綰猜出原主是被大力擊碎肺腑而死,估計也就是原主生路已絕之際,她這個異世靈魂才穿了過來

銀景弈嫌棄她這個冒牌的,但說到底還是他自作自受

“本王的錯?本王何曾有錯,那是她該受的,後悔一詞也是荒謬,本王不是後悔殺了她,而是怕來個假人頂替這個攝政王妃的位置。其他世界的靈魂,怪不得本王覺得你不一樣,原來是這個緣故,之前為了不被懷疑,乖順地讓人挑不出錯,一有事就會忘了那些”

黎鳳綰以同樣語氣回他:“我和你們學的東西不一樣,有時候表現得當然也不一樣,若在外麵,他們也隻會以為我事急失態,不會像你這樣如此關注我是不是換了人。黎家的事王爺查得那麼仔細,果真是用心至極”

“你的膽子倒是很大,本王不知你都學了些什麼,竟然敢這樣和本王說話”

黎鳳綰聽他語氣平淡,便知他未生氣,看來是因為這裡的那些傳說,異世生魂進入死屍可叫人死而複生,此乃天佑聖魂,銀景弈也定是相信這個纔沒立即叫人將她當成怪物處斬

“王爺知道我來自彆的地方,那每個地方的習俗思想都有不同,以前我們就是這樣和人交談,也冇叩拜過其他人。可我也知道所處境地不同,所以我希望王爺在你我二人單獨閒聊時,可以讓我這樣正常說話,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