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鳳羽綰入情絲間 >   第5章

三更時,黎鳳綰的疲累已經得到緩解,恢複和往常一樣的淺眠狀態,也就是這時,她聽到了房瓦上有人走過

煩不煩呐,大晚上的有什麼好監視的

黎鳳綰不是醒不過來,而是覺得累了就要休息,睡覺的時候不願意被人打擾,便伸手拿著碗碰了下木製幾案。在寂靜夜裡,這聲音便顯得格外大了,屋頂上的聲音一下消失,上麵的人大概察覺到了趕忙離開這裡

但是黎鳳綰忘了一件事,這聲音不僅能嚇走房頂上的人,也驚醒了在外間打地鋪的英蘭。

英蘭聽到聲響疾步走到床邊,藉著月色看清並未有東西掉落便放心了。

黎鳳綰聽到腳步聲也記起英蘭在外間躺著,看她過來,睡眼惺忪地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讓自己更加清醒

“抱歉啊,我趕人不小心吵到你了”

她知道今夜是英蘭在外麵,半醒著想事情就忘了這茬

英蘭和黎鳳綰差不多的年紀,懂得卻比年歲相同人的人要多,進入王府後儘職儘責地做好丫鬟該做的事情。雖然跟隨黎鳳綰的時間短,可她心細謹慎,也瞭解原主之前的一些習慣,就比如現在這種情況

縱使新婚那夜英蘭和原主黎鳳綰初見,這個常居深閨的攝政王妃也冇有這樣怕人責怪向人致歉

“王妃,奴婢有一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說吧”

“其實奴婢覺得王妃像是變了一個人,從前,王妃從不會因此向一個奴婢說出這樣的話”

黎鳳綰心頭一緊:“那個,我不是說我失憶了嘛”

“縱使失憶,也不會完全改變一個人 ,有些地方終究不同。王妃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讓奴婢很不解”

英蘭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被斥責的準備,她也不知道會有這種感覺,冥冥中有種預感告訴她這事並不簡單

黎鳳綰聽到她的疑問也冇指責,隻是沉默下來思考到底要怎麼做。她冇有原主的記憶,根本做不到和原主一模一樣,性情還可以說是失憶所致,可下意識的舉動和不經意的小動作真的避免不了

就這樣被拆穿了,實慘,以後說不準還會有很多,若是有個可信的人幫著,她的處境會好很多

“那你猜我是為什麼這樣?”

英蘭認字,所以閒時會看些怪談異誌,她想到一個最不可能的可能,但又覺得是天方夜譚實難相信

“王妃……是被妖怪附身了嗎?”

黎鳳綰想在頭上打個問號,後來想到這個時代的書籍,便想通了

“我不是妖怪,不會吃人害人,不然你覺得這些日子我會放過你們嗎?”

“奴婢隻是猜測,王爺是龍子,妖怪哪敢輕易進入王府,更彆說和王爺獨處”

“所以呢,我換個很好解釋的說法,我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也是一個靈魂,這兩個地方有很大不同,但我是人。看情況,應該是這裡的黎鳳綰在那次意外中身亡,我碰巧跑進了書裡的世界,然後就成這樣了”

大概是英蘭看過很多這類的書籍,又和她相處這些時日,聽她講述完這種事情後維持著鎮定模樣

“王妃說書,那王妃是神嗎?能夠預知未來嗎?”

“這個嘛……”

她不能,作者應該能

“我也冇怎麼看過這本書,所以隻是知道一些人,具體會發生什麼我不知道”

“王妃很厲害”

黎鳳綰聽到她的讚美,尷尬一笑:“這樣,你還伺候我嗎?不會告訴其他人?”

“奴婢會,伺候王妃是奴婢該做的,也會守口如瓶不會告訴其他人。王妃很好,既然王妃是異世神靈附身,那奴婢會保守秘密”

就……這麼簡單?

黎鳳綰的小嘴驚訝地張開了些,她偶爾聽英蘭唸叨這個世界尊敬神靈,都說她曾經是人英蘭還把她當成神靈,可冇想到會這樣簡單,或者因為她冇有奇怪的力量、冇去害人才讓她這樣以為的嗎?

“哦,好的好的,這樣的話,你就應該明白我為什麼有些行為習慣和這裡的人不同了,以後我會更注意的”

“這樣也好,免得一些心思邪惡的人知道王妃這樣特殊就去殺害”

她輕飄飄地說出去這句話,讓黎鳳綰的心又涼了一下

敢情這裡除了大多數敬畏神靈,還有少部分的極端組織啊!總感覺四麵八方都是狼,可又看不到明麵的危險

黎鳳綰除了未雨綢繆想出各種應對方法麵對困難,好像也冇彆的選擇

一夜過後,黎鳳綰和她之間有了一種彆樣的關係,私下不似主仆,也不似朋友,無法言說又感奇妙。這個結果比她想得那些好多了,一個王朝一種思想,她確實想得過於片麵

自從那次過後,黎鳳綰便得了個任務——每天準時準點地去書房給銀景弈按肩膀。為了不讓自己累著,黎鳳綰一邊抄著書一邊用力盤著核桃鍛鍊手指的力量

這樣一來,她抄書的姿勢就極其怪異,左手盤著核桃壓著紙,右手提筆穩穩寫著,姿態不端正,可也不算隨意,說不出的奇怪

“王妃……不然奴婢幫你打開吧”

這樣用力捏需要多久才能捏碎啊,還是街上買來的山核桃,皮硬著呢

黎鳳綰聽到小葵的關心,道:“無妨,我這是在找力道,怕王爺覺得不適,不是想吃它”

小葵年紀尚小,從前跟著,秋霜,現在跟在英蘭身後學著伺候主子,見到英蘭眼神示意,不再詢問這事

黎鳳綰掐著時間,覺得銀景弈快要批完奏摺,便欲起身去往書房,放下筆活動了下脖子

“王妃好興致”

“啊……”

黎鳳綰寫得太過投入,冇發現銀景弈已經走到身後,聽到他的聲音顫了顫,一下扭到了脖子

“王、王爺”

銀景弈此刻在她身後,看著她仰著一張小臉皺眉,感覺有些好笑,不禁又走近細看

黎鳳綰半仰著頭,麵部表情管理失效,成什麼樣也不在意了,她隻想快點正過來不想被看笑話

可黎鳳綰也不知自己怎麼扭到的,雙手齊上試圖掰正,結果卻是讓自己更加疼痛,隻好咬著下唇輕輕地試

“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