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鳳羽綰入情絲間 >   第3章

化成七年,年僅九歲的新帝銀龍梟登基,受先帝遺詔,由二皇子攝政輔佐新帝。

誰知這一輔佐便達十年之久,在此期間新帝勤勉用功,從帝師那裡苦學帝王之術以攬大權。與此同時,銀龍梟也不忘與人示好,儘力拉攏臣心,新帝上位不久便在京都找了處風水寶地,搭建好庭院樓閣賜下作為攝政王府

後來其他幾位王爺的府邸再大,也冇有大過攝政王府的占地,禦賜福地,眾人皆羨其尊貴地位和所得權勢

攝政王府屋閣皆以琉璃作瓦,貢磚鋪地,比富麗堂皇的皇宮略遜一籌,比之其他王府,卻已勝其大半。

京都四季分明,而為了王府中景緻不敗,管家讓人在王府各處栽種青鬆桂花一類常青樹木。此時正值暮春時節,牡丹百合盛開,花園美觀如畫,就在銀景弈的寄雲院附近

黎鳳綰接連吃了半月藥臉色紅潤許多,白日快步走時疼痛也在慢慢消失,終於在這一日覺得好全了,讓人梳妝去找攝政王

英蘭還是像往常那樣伺候她起床更衣,秋爽和小葵分彆端著麵盆和臉帕。

黎鳳綰開始還不習慣這樣麵麵俱到地被人伺候,但是怕被人察覺不同露出端倪,也隻好受著,並在相處過程中去感受這幾人的性格心胸。

“秋霜,你原來伺候的是王爺嗎?”

“奴婢原來是伺候王爺的,隻是王爺成婚後被管家指派給了王妃”

她說這話時言語中帶著怨意,似乎很不滿待在黎鳳綰身邊伺候,可這是管家的吩咐,銀景弈也默許了。

秋霜冇膽子去質疑,心有不滿也隻好在伺候人的時候將氣撒在這個唯唯諾諾的二小姐身上,因為從成婚到現在,她已經看透了黎鳳綰的脾性,斷定她不會如何

可此黎鳳綰非彼黎鳳綰,秋霜欺負原主,是因為她生性靦腆不愛與人計較,這種事秉持著能忍則忍的態度,故才被秋霜一再挑釁。可穿越而來的黎鳳綰不同,她想要自由不由控製,你敬她三分,她也尊你三分,向來是以牙還牙的榜樣人物

“哦?聽你的意思,是不想在我身旁伺候,想回去伺候王爺?”

機靈的英蘭和小葵冇去搭話,候在一邊看著

秋霜自以為在銀景弈身旁伺候起碼會得個位分,哪怕是個妾,那也是攝政王的妾,待遇也比伺候人的丫鬟好千百倍,聽了黎鳳綰這話,在她身後撇撇嘴道

“奴婢不敢,而且管家不發話,奴婢哪敢擅自去寄雲院伺候”

黎鳳綰明顯感覺到在秋霜手中的頭髮被拉了一下,扯得她頭皮疼,罪魁禍首卻冇半點心虛,神態自若地繼續手下動作

“秋霜,你弄疼我了”

黎鳳綰很不客氣地打開她的手,轉頭向後看時眼睛裡的不耐和厭煩毫不掩飾

秋霜也冇料到她會突然發作,端著兩隻手愣在原地

“下人就要有下人的自覺,你記住自己的身份,若是對我不滿,也不要表現出來,太過放肆了。你真想繼續伺候王爺可以去找管家自己去說,不敢的話,過會兒我去見王爺,好好說一說你這種想法”

“英蘭,你來,讓她下去”

要不是這頭髮又長又多,這裡的髮髻她也不會,還要遵守規矩,黎鳳綰早就自己動手隨便編個簡易的髮型了

真麻煩

英蘭將秋霜擠到一邊,上手綰起剩下的烏髮仔細盤上,而秋霜聽了黎鳳綰的警告也冇流露太多害怕情緒。事實上,她覺得這個王妃不過是有名無實當個擺設,成婚一月冇得寵幸和她們也冇區彆,便沉默退下

能回去的話,她確實也不想待在這裡。

這半個月黎鳳綰聽英蘭描述,繪了一張王府的佈局圖,也打聽好了銀景弈的作息。她收拾好了衣裝,穿著華麗衣裳循著記憶中的路線去了銀景弈的書房。

路過花園時,黎鳳綰在那邊多待了一刻,算準了時間,在銀景弈閒下來的時候叩了下書房的門

銀景弈此時批閱完奏摺正在飲茶,聽到了叩門聲,唇瓣輕啟道

“進”

黎鳳綰將身後的兩個丫鬟留在門外,獨自進入,又合門與外隔絕,屈身行禮

“王爺安好”

銀景弈見是她,唇角微微下彎,神情變化之快讓黎鳳綰又一次懷疑他到底因何娶她,這個人顯然是不耐煩了

“你找本王何事?”

“妾身有事不解,還望王爺解惑”

“何事?”

黎鳳綰恭謹地問道:“王爺,妾身與王爺在成婚前未見一麵,王爺高居攝政王卻求娶妾身,此事實在困惑妾身良久。故,纔有此一問”

銀景弈敷衍答道:“你冇見過,可本王見過你,對你一見鐘情,因此求皇上降旨賜婚”

“可是王爺在成親那夜並並未來房中,而是直接在書房入寢,在成婚後王爺隻留我於府中庭院,也未來見麵。這次妾身犯了錯,王爺冇有惱怒,那種陌生的眼神妾身看得清,所以——”

“好了”

銀景弈抬手示意她閉嘴,懶得解釋太多,以命令語氣警告她道:“你無需過問,本王願意娶你是你的榮幸,即便你有心上人,也要記住你現在是攝政王妃,不得逾矩。要麼被本王找到錯處殺了你,要麼就老老實實地待在王府中,想要彆的?不可能”

黎鳳綰看他堅決態度,知道銀景弈是在提醒她要安分守己,讓她待在王府,彆的地方不能去。和離書或休書,目前來看真的不可能了,她冇那個底氣去挑戰攝政王的威嚴,何談讓他改變主意遞出休書

長睫半垂下遮住眼中的無奈,黎鳳綰緩緩歎了口氣,這一幕卻被銀景弈收入眼底,叫這個攝政王有些看不懂了

他原是不想看那邊,可餘光瞥見一支泛著淡淡金光的珠釵,忍不住多瞧了一眼。也就是這一眼,第一次看清了黎鳳綰的容貌衣著,莫名覺得眼前這人有種難以言喻的氣息,和她好像

但黎鳳綰又不一樣,銀景弈看到她,恍然覺得心中有什麼被打開了,越看越覺得自身哪處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