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鳳羽綰入情絲間 >   第10章

聯想到他吩咐朔凜的話,黎鳳綰試探道

“是不是王爺身上有什麼東西,那個東西乾擾王爺心智,而我的身份恰好特殊,我靠近你,你會恢複?”

銀景弈也不太確定,之前種種單能說明他靠近黎鳳綰會好些,不會突然像變了個人那樣去下那些愚蠢的命令,能不能恢複……他冇法判斷

“現在來看,你隻能讓本王好些,如果恢複,那離了你本王依舊能做出正確的決斷。而就現在情況來說,還是不行。”

他不喜被人威脅,於是出言提醒

“於你而言,本王現在這樣更好,否則回到那個樣子,你惹怒了他,可能會被責罰。而且本王答應你,此事一了放你離開,除了一封和離書,本王還會送你地契銀子保你今後富貴,二者相較,如何取捨你自己應該清楚”

好話說完,銀景弈又說出不配合他的下場

“當然,你可以選擇不聽,那樣本王會直接叫人將你四肢打斷,如此,你也能繼續待在本王身邊。異世魂魄於本王無礙,所以容你在禮法內和本王相處,可要是損害到一些彆的,本王也不會顧念這個”

威逼利誘,一麵是地獄一麵是坦途,於情於理黎鳳綰都會選擇主動配合銀景弈完成一些事。當攝政王妃是難,可比起另一條路來說就是小意思了。更何況回報總要伴隨代價,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已經坐在這個位置上,那麼麻煩也會接踵而至

黎鳳綰看得清,自然而然選擇了前麵的選擇

“那我答應你,在給和離書前都陪著讓你做真正的自己,不過這樣到底是因為什麼你知道嗎?總不可能無緣無故就變成這樣,而我也正巧能夠幫你,感覺中間是有聯絡著”

說到原因,連銀景弈都忍不住嘲諷自己:“不過是個女人,她有手段讓本王如此就不該把自己藏起來,皇宮,可真是個好地方,她也算是給自己找好了退路”

黎鳳綰聽到那個女人在皇宮,詫異萬分地看著他:“在皇宮?有那個能力,該不會是妃子吧,那樣的話你想動她可不容易”

和兩個大人物有牽扯,一位比一位厲害,這女子實屬狠人

“厲害?可惜了,本王部署勢力不止在皇城內外,妄圖控製本王就要做好反噬的準備,找到辦法後,本王一定解決她。”

“可她是宮妃,你……”

銀景弈從冇把這個身份當作是阻礙,一臉輕鬆地道:“不過是一個妃子,謀害本王已是大罪,就算這是玄奇之事找不到證據,本王依舊可以治她彆的罪”

“王妃,深宮暗鬥皆是無形要人性命,聽了這些,不怕嗎?”

黎鳳綰麵對著他,看他微笑暖如春陽,毫不畏懼地走上前,在銀景弈的玩味目光中迅速踮腳親了他一下

“不怕”

銀景弈當即愣住,反應過她做了什麼,臉上不知要做出怎樣表情,沉默的時候,黎鳳綰對此做出解釋

“上次王爺吻我為了驗證,這次我還回來”

說白了黎鳳綰就是見色起意想要占一下他的便宜,相比之下,她被占便宜的次數太多了,冇法討回來,總不能叫銀景弈小嬌妻似的坐在她懷裡待上半個時辰

畫麵太喜感,黎鳳綰覺得想想都是罪過

“討回去也無妨,本王又不吃虧”

短短十二個字,給單身多年的黎鳳綰造成了不小打擊,她自己羞於異性間的接觸,默認親吻這種事隻有情侶能做。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算氣他一次,銀景弈居然一點也不在意

黎鳳綰的臉再次憋紅了,上次是羞的,這次是臊的,心裡默默安慰自己不虧,嘴上說著彆的

“王爺,既然這樣,那我和離之後就和攝政王府脫了乾係,今後再冇有瓜葛對嗎?”

“對,但是在這之前,你需要等本王結束這場荒唐的鬨劇,與其現在想和離之後,王妃不如想一想如何算好時辰陪伴本王”

“我可是時間管理大師,這點難不倒我”

銀景弈和她講明此事身心舒暢,身處花園更叫他心曠神怡,他佈置好了一切就是要重整自己的勢力,不想也不會讓其他人以他之名行反叛之事

為了時刻陪伴他,黎鳳綰隻能入住寄雲院,可晚上來的時候,下人正將院門的牌匾拆下,並冇有抬走,當即砸了個粉碎。

黎鳳綰不明白銀景弈這是因為什麼,但既是王府的物件,要砸要賣還是由主人決定,她帶著身邊的丫鬟去臥房,纔到門口,聲音便從裡麵傳來

“下人在外麵候著,既來到本王的院子,那就該守這裡的規矩,除了晨起服侍,今後夜晚丫鬟也要回房休息,無事不許留在這裡,否則就直接去找管家領杖刑”

小葵知道這個冇有說什麼,英蘭不明此事也聽命遵守,黎鳳綰看她們在外麵候著,自己走進了屋。進入陌生環境自是免不了一番打量,看過之後對比自己的院子,黎鳳綰心有感觸

王爺就是王爺,品味真不錯,有書有畫,瓷器古玩和兵器都各占一處,有點像展示櫃了

“王爺,來的路上我看你的院子的牌匾被砸了,怎麼突然不要了,覺得礙眼?”

“的確”

哎呀,恐怕是這個牌匾的來曆和那個女人有關,黑曆史嘛,不想提也可以理解

“咳咳,王爺,我覺得吧,你可以把你怎麼中招的告訴我一下,這樣能以防萬一,也能讓我警惕下。說完這個,我也有事想要問一問王爺”

銀景弈分析利弊,最後決定將事情告知於她

“多年前,本王得勝歸來,慶功宴上,雲太師的女兒獻舞一曲,想想,所有的不正常都是那時開始。一襲月白衣裙,姿容秀麗,容貌上佳,可即便如此,本王也不會為一個女人做出那樣荒唐的事,這些年來,都不正常”

“依王爺的話,是從那時開始,你被迷了心竅,那這些事也是她告訴你做的?還是說你這樣之後並未告訴她暗中部署的”

被問這個銀景弈開口略有不自在:“她說的,她竟敢將本王當作傀儡隨意指使,真該死!”

黎鳳綰聽著最後三個字像是從他牙縫中擠出來的,突然佩服起了自己的拱火本事,隨口一說就讓銀景弈惱羞成怒

厲害厲害

因為接下來要問的很關鍵,她便仔細盯著銀景弈的臉,不放過任何暴露的情緒

“既然是這樣,那我還有一事要仔細問一問,若有機會,王爺想不想做皇帝,或許我能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