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法老的誓言 >   第9章

“我們繼續往那邊走看看。”第二天下午冇有那麼炎熱的時候,李娜和圖坦哈吞就帶著隨從出發了。

李娜一邊走一邊盯著路邊看,不一會兒,哈吞殿下也覺察出來了“神女姐姐,你想要找什麼呢?

“哈吞殿下,我想看看有冇有我熟悉的那幾種藥草,我覺得昨天白天太曬晚間又吹了冷風有點難受。”

“好的,你說名字看看,也許我們都知道呢。”

李娜真想說999感冒靈,白加黑,康泰克……她輕呼一口氣,說出那些草藥的名字:“薄荷 、檀香、 紫雛菊、 樟腦 、薰衣草 。”

“薄荷是有的,我們天天喝茶都會放一片。檀香,也是有的,王宮裡也是天天用,對了,這次祭祀也帶了很多過來。紫雛菊和樟腦,還有薰衣草我就不知道了。”

“殿下,我知道紫雛菊,我的家鄉就有很多,不過王宮附近就少見了。我們管它叫“沙漠之花” ,誰家有個頭痛腦熱的不買藥,就用它熬水喝,睡一覺就好了。”

“圖非,你看看蒙村有冇有這個沙漠之花,有的話就多采集一些。”

“好的殿下。”圖非快速回答道。

“圖非,你的家鄉有樟腦嗎?”“奈麗、阿米拉 你們呢?”

“尊貴的神女,我不知道樟腦是什麼。”

“我們也冇聽說過。”

李娜微微皺眉,樟腦樹易生長,現在的埃及還不是整體沙漠,尼羅河的分支很多,不算是惡劣的氣候,按道理說是應該有的。是不是叫法不一樣?李娜想到。

“那你們知道كافور 卡芙兒嗎?”李娜想到它的阿拉伯語名字,就問到。

“知道的,這種樹長得很高,就是味道不好聞。我們家鄉就有。”奈麗回答道。

嗯。現在隻有薰衣草不確定了。她記得,薰衣草原產於地中海沿岸,應該是有的,可能隻是圖非和奈麗、阿米拉的家鄉冇有吧。

一行人又走到上次聊過天的那間院子裡。哈吞殿下正準備問那群行商的人回來冇有,就聽見織布的農夫說:“是你們來了啊,我丈夫現在不在家,行商的人們回來了,他去看熱鬨去了。要不,你們等一會兒?”

“殿下,我們四處走走,一會兒再回來吧。”李娜搶先說道。“我們看看,整個完整的村子有多大。”

“好的,神女姐姐,就依你。我們走吧。”

李娜嚴肅認真的觀察起整個村落來,哪些地方易封鎖,哪個地方是通風口,哪裡是水源源頭…這樣,一旦出了問題,可以及時處理應對。

走完整個村落後,李娜心裡大致有了計較。她跟哈吞殿下說,有點難受,想要回去休息了,能不能改天再來。哈吞殿下當然都說好。於是,一行人打馬往神廟而去。

一行人正準備進門的時候,就見紮頓將軍迎麵匆匆而來。

“紮頓,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你這麼著急的樣子?”

“哈吞殿下,剛纔收到稟報,距離此處半天路程的卡拉克城發生了瘟疫。”

“什麼?瘟疫?情況嚴重嗎?發生多久了?”李娜心裡一驚,脫口而出。

“紮頓,回答她的問題。”看著紮頓遲疑的樣子,哈吞殿下說到。

“是的殿下。瘟疫已經發生好幾天了。我從王宮回過來,卡拉克城的城主派人去王宮稟報的,城主並不知道法老來了卡納克神廟,雖然我趕緊趕過來,可是也已經過去三天了。”

“父親怎麼說?要怎麼處理?”哈吞殿下儘可能平靜的問到,但李娜還是從他緊握的拳頭中看出了他的緊張。

“尊敬的法老說,他會向太陽神祈禱,太陽神是萬能的,瘟疫會過去的,不用擔心。”紮頓有點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了,紮頓,你先下去休息吧,有訊息記得立即告訴我。”

“好的,殿下。”

“哈吞殿下,這個瘟疫是有傳染性的,會傳播給越來越多的人,必須想辦法阻止。”

“神女姐姐,你有什麼辦法嗎?如果有辦法,就讓我們一起來阻止瘟疫的繼續蔓延。因為,父王和我的哥哥的眼裡都隻有太陽神,隻有我,願意去做些什麼。以前,我不知道能做什麼,現在有了你,神女姐姐,我相信,我們可以一起戰勝它”哈吞殿下揚起臉,眼神堅定的說到。

李娜冇有說話,卻衝哈吞殿下重重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