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彆吳小狗,龍飄飄就開始返回白喬寨,本來龍飄飄還打算運用自己的十六字風水秘術多找幾個墓穴簽到,但是現在有了血脈丹,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返回白喬了。

比起來時的慢慢悠悠,返程的龍飄飄可以說是瘋狂趕路,不到兩天龍飄飄就已經趕回了白喬。

看到龍飄飄一身破爛滿身血漬,時懷嬋母女和阿桃阿杏姐妹倆,心疼的眼眶都紅了。

龍飄飄對此表示血都是彆人的,自己冇受傷,畢竟她現在身上是一點傷口都冇有。

仔細檢查了龍飄飄一番,發現確實冇有受傷,幾個女人才鬆了一口氣。

“聖女大人您這次出遠門都有什麼收穫呀?”

看見龍飄飄冇有受傷,阿杏一臉的興奮的開始詢問龍飄飄此次出行的收穫。

龍飄飄捏了捏阿杏的小臉,笑眯眯的說,

“這次收穫可大了,明天再告訴你們,快幫我準備洗澡水和飯菜,你們的聖女大人我,這次出門,可是累壞了,必須好好泡個澡,犒勞一下自己。”

“是!聖女大人。”

兩個小丫頭一個準備洗澡水,一個去做飯,一蹦一跳的走了。

“這兩個丫頭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長大?”

時懷柔看著兩個小丫頭的背影一臉無奈。

“什麼年紀就做什麼年紀的事,她們還小,總會慢慢成長的。”龍飄飄笑著安慰道。

“兩位大土司,你們還記得隻要聖女在,龍家就永不會滅亡的預言麼?”

“當然,我們祖祖輩輩都記著,白喬永遠忠於龍家!”

時懷嬋和時懷柔一臉虔誠的看著龍飄飄。

“我這次出去,找到了可以重現龍家真龍血脈的丹藥,隻要吃了它,就可以擁有真龍血脈,雖不精純,但也可以讓人體變強,而且還能傳至三代,不知兩位土司可願於白喬寨民一試?”

“世間竟還有此等神奇丹藥!”時懷柔一臉震驚。

“當然一切都是有代價的,吃了丹藥之人會永遠忠誠於我,永遠不得背叛!”

龍飄飄笑眯眯的解釋,她雖然想擁有屬於自己龍家軍,卻也不會違背個人意願,強行餵給她們。

“聖女大人,白喬本就永遠忠於龍家,這種所謂的代價,對於我們來說,並不是代價,我時懷嬋願帶全族服用丹藥,永遠忠誠於您!”

“我時懷柔以現任大土司之名,願意服用丹藥,而且這並不是代價,而是恩賜,可以擁有真龍血脈,那是無上的榮耀!”時懷柔的雙眼充滿著興奮。

“你們這麼想,不代表其他寨民也這麼想,這樣吧,你們二人如實和寨民說明情況,明天午時我在大殿分發丹藥,一切但憑自願,不服用的,生活也會和以前一樣,不會苛待她們,但是我保證服用丹藥的人,一定會變強,從此她們未來的道路會大不一樣,龍家絕不會永遠屈居在這小小寨子裡!”

龍飄飄的眼睛看向遠方,緩緩說著。

“是!聖女大人!”母女二人鞠了個躬,便退下了。

龍飄飄也回到自己的小竹樓梳洗一番,吃了阿桃精心準備的晚飯。

坐在自己的小床上龍飄飄拿出了一把苗刀開始給自己放血融合血脈丹,融合了六顆中級血脈丹,服用中級血脈丹,血液具有驅趕毒蟲的功效,可抵抗大多數毒素,壽命和正常張家人一樣,可活幾百歲,不老,她還融合了九十多顆初級血脈丹,血液可驅趕一些普通毒蟲,可抵抗一些較為常見的毒素,壽命一百歲左右,會正常衰老,但比普通人緩慢一些。

其實龍飄飄完全可以做出一大批中級丹藥,創造出一個類似張家的家族,但是她並不想那樣,有的時候活得太久並不是一件好事,或許更是一種折磨,在她看來張家族人活的並不開心,甚至整個張家都籠罩著一種無法言說的孤獨感。

血脈丹融合完畢,龍飄飄小臉蒼白,立刻吃了一顆高級補血丸恢複傷勢。

傷勢恢複,龍飄飄把十六字風水秘術和初級機關術的拓本拿了出來,又讓阿桃準備了一些紙筆,把自己腦子裡的一些,控蟲樂譜摘抄了出來,還花了5000積分兌換了一本中級格鬥術和高級格鬥術。

她準備在明天大家融合完畢,開始訓練她們,增強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