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七的主要刺殺目標,並不是李信和蒙恬。

而是五公子贏子寒!

所以。

李信和蒙恬兩人,若是無法阻攔住勝七。

那麼,贏子寒絕對會被勝七所殺死。

即便贏子寒身邊,還有三萬的黃金火騎兵,但也冇有任何作用。

對於這種江湖頂級高手來說,普通士兵,對他們冇有任何威脅。

以他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萬軍從中,輕鬆取敵將首級。

勝七,便是這種級彆的高手。

而此刻。

勝七將李信與蒙恬兩人擊退之後,一臉不屑的掃視著兩人,道:“就憑你們兩個垃圾,也想攔住我,螳臂擋車。”

“等我宰了贏子寒那個小畜生,再來收拾你們。”

說完,勝七筆直朝著前方贏子寒走了過去。

他的目標,是贏子寒。

不能在其他人身上浪費時間,免得發生意外。

所以,先將贏子寒殺了再說。

至於四周其他人,對他來說,完全隻是螻蟻。

“和他拚了!”

“絕對不能讓他傷到五公子分毫!”

眼看勝七朝著贏子寒走去。

李信和蒙恬兩人無比著急。

兩人已經是重傷之身,但仍然拚儘全力,再次朝著勝七衝去。

他們兩個可以死,但是,贏子寒絕對不能死。

因為。

贏子寒是大秦五公子!

大王的皇子。

“李信,蒙恬,你們兩個退下。”

然而,就在兩人打算拚命的時候,突然間,一道聲音從前方傳來。

聽到這道聲音,兩人一愣。

因為說話的,是贏子寒。

贏子寒讓他們退下。

愣了下之後,李信立馬道:“五公子,這勝七乃是羅網頂級殺手。”

“五公子你先撤,我們拖住他。”

贏子寒神色卻很平靜,淡淡道:“你們先退下,此人交給我便行了。”

“你們先去療傷,不必擔心我。”

聽到五公子所說。

李信和蒙恬兩人,都是一臉懵逼的看著贏子寒。

贏子寒讓他們退下,他似乎要親自對付勝七。

這怎麼可能。

勝七,可是大宗師級彆的高手。

贏子寒一個冇有任何實力的人,怎麼可能對付的了勝七!

兩人都搞不懂,贏子寒在想什麼。

不過,此時贏子寒已經下令,他們兩個隻得暫且後退。

他們並未離開,就站在旁邊,隨時準備出手,帶著贏子寒跑路。

.......

正前方!

聽到贏子寒讓李信和蒙恬撤退。

勝七冷笑一聲,掃視著贏子寒道:“小子,知道你已經逃不了了,所以,就打算主動求死嗎。”

“不錯,算你有點自知之明。”

“現在,我就送你上路。”

說著,勝七提著巨闕,朝著贏子寒走過來。

贏子寒冷冷掃視著眼前勝七道:“趙高那條閹狗,真的是活膩了。”

“竟然敢派你來刺殺本公子。”

“本公子冇有找他麻煩,他反而來找本公子的麻煩。”

“很好。”

“等回到鹹陽城,本公子第一個,就去宰了那條閹狗。”

趙高禍亂大秦,曆史上,秦國短命的原因,很大程度就是因為趙高。

而如今,趙高竟然派人來刺殺他。

贏子寒已經下定決心。

等回到鹹陽城。

就先宰了那條閹狗。

“哼,口氣倒是不小。”

勝七冷哼一聲道:“你覺得,你今天還能活著離開了這裡嗎。”

“冇有人,能夠從老子手中逃走。”

“你必死。”

說完,一陣陣強大的殺意,從勝七身上湧出。

他手中巨闕劍,已然散發著恐怖劍意。

“是嗎?”

贏子寒聞言,冷笑一聲道:“那就得看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

去死!

贏子寒話音剛一落,前方勝七已然按捺不住。

提起巨闕,一劍便朝著贏子寒斬了過來。

無比霸道之劍芒,瞬間便到了贏子寒頭頂之處。

這一劍威力極為強大。

若是斬在贏子寒身上,必死無疑。

四周眾人,立馬便要衝上去,救下贏子寒。

然而,他們的速度,根本冇有勝七快。

眼看這一劍就要斬在贏子寒身上。

就在此時,突然之間,一道人影,從天而降。

轟隆!

這道人影,重重落在地麵。

整個大地,都似乎隱隱一陣顫動。

勝七無比霸道劍芒,已經斬在了贏子寒頭頂。

突然看到贏子寒身前出現了一個人,勝七也一驚。

但他還是將這一劍斬了下去。

鐺!

就在劍芒斬下之際,前方,那神秘之人,祭出一把長戟。

長戟橫掃而出,斬在巨闕劍上。

一陣巨大的能量震動之後。

勝七連帶著巨闕劍,全都被震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

看到自己霸道一劍被輕鬆破開。

連他自己也被震退,勝七一下子睜大眼睛。

他目光直直盯著前方那道人影,目光中充滿震驚。

此人是誰。

竟然一戟將他震退。

以他的實力,九州之內,能夠一招將他擊退的人,可冇有幾個。

與此同時,李信,蒙恬,以及四周其他眾人,也全都盯在那突然出現的神秘之人身上。

此人身上穿著漆黑色戰甲,體型高大,渾身上下充滿霸道之氣,手中拿著一杆長戟。

正是天魔呂布。

“你是什麼人?”

勝七目光死死盯著眼前這突然出現的神秘男子。

從神秘男子身上,隱隱湧出一股霸道之力。

這股力量,竟然讓他感覺有些恐怖。

“殺你的人!”

呂布聲音極為冰冷,不帶任何感情。

“狂妄!”

勝七聞言,頓時大怒:“不管你是誰,就憑你,還冇有資格,在我麵前囂張!”

“我宰了你!”

話音一落,勝七提起巨闕,縱身衝上。

一劍猛地劈下。

空中劃過一道長長劍芒。

血色劍芒,瞬間便到了呂布身前。

望著近在眼前的這一劍,呂布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屑神色。

他提起方天畫戟,隨手揮出一戟。

砰!

下一刻,方天畫戟與巨闕劍狠狠碰撞在一起。

哢嚓!

然而,僅僅一瞬,巨闕劍上便傳來一聲脆響。

隨後,隻見這柄名劍譜上排名第十一的長劍,瞬間便碎成了渣。

斬碎巨闕劍之後,方天畫戟,威力絲毫不減,更是直直斬向勝七的身體。

噗呲.........

方天畫戟斬下,勝七的身體,直接被劈成了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