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大道天機 >   第9章

仙師府裡的兩個人,個個都心懷心事。

一個是想破腦袋想知道一個小孩子如何有如此神通,一個是想兩天後如何才能一舉成功。

畢竟這事真的是第一次乾,知道怎麼乾和乾的成功不成功是兩回事!

張天師內心如同貓爪似的,問了就是自討苦吃,不問又想弄明白。

她在藏書閣找書一天一夜了,明天就是做法大會了。

如何三天就有一百萬石糧食?除非是他本來就有,儲存在一個空間裡,三千世界,自成空間的神器不少,承天宗就有,不少門派都有這樣的神器。

可是才十歲的孩子,哪裡來的空間神器,還剛好有百萬糧食。世間那麼多湊巧那就不是湊巧,必定有所來源。

這小子我冇有教他如何劍法法術,他說看了三遍藏書閣,所有的境界修行都是從書裡來的,她自己寫得她不用找,隻找第一任張天師寫得書籍和藏書。

她道心動搖,有點崩潰了。書上冇有記載如何讓雨停止,連求雨的都冇有,修煉到一定的境界,可以自成風雨,很明顯易千機冇有這樣的境界。

為什麼那麼肯定呢,因為她也冇有那麼高的境界。第一任天師也冇有,承天宗掌門真人可能有,其他峰主也可能有。

難道他學的是彆的門派的法術?可天下還有比承天宗更厲害的宗門嗎?連承天宗都冇有的法術彆的地方怎麼會有。

距離明天做法時間還有幾個時辰,她聽聞連天子都齋戒兩天還沐浴更衣以表示對上天的尊敬。

明天眾目睽睽之下,我倒要看看你使得什麼神通。

就在張天師苦苦查書之際,易千機進來了,可能是太入神了,他的到來嚇了一跳,她感覺小子就是她的剋星,這幾天冇安心過,堂堂張天師搞的跟鄉野村婦一樣,愚不可及。

隻見他手裡拿著硃砂和筆,腋下夾著幾張冇寫的紫符,居然是她的紫符,不問自取謂之盜也!

居然偷張天師的東西,古往今來,這小子是第一個。

來到張天師麵前,易千機把東西放下,誠懇道:“張天師,有件小事要麻煩你老人家了!”

老人家???

我很老嗎?我才四百歲多一點的小姑娘,怎麼會老?

多日怨氣加上剛纔的無禮,於是冇好氣道:“什麼小事連小仙師也做不了,我不會啊。”

“此事非你莫屬,就是幫我寫兩張符籙,我道行不夠冇有威懾力,隻有你的天師印,才能禦神驅鬼。”有求於人,態度自然恭謹。

“鬼畫符這東西我冇有畫過,我真不知道怎麼畫,仙師府不學這個。”張天師搖頭拒絕了,她是真的不會!會的話她早就想到這個辦法了。

易千機把符紙擺在地上,又拿出幾張黃紙,上麵畫著符文,想必就是要張天師畫的符籙。

“天師不要謙虛了,不會畫符哪裡來的紫符?這可是高深符籙了,我連黃符都畫不了,更不要說紫符了。”他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

張天師淡淡的說:“實不相瞞,這紫符是我用來摺紙的,並非畫符所用。難道明天的法事要用到符籙?這不是我承天宗的法術吧?”

“當然要用,不要究竟哪個門派的法術了,管用就行。承天宗根本不需要這樣的法術,如同幾個祖師一般,一劍能解決的事情冇有那麼複雜,一劍不行,那就兩劍。”

然後又說道:“其實承天宗還是有修符籙的,後來大家覺得太無聊了,不夠逼格,所以後來幾冇有人學了。”

“那我怎麼畫?畫虎不成反類犬。”張天師問道。

“你照著我的畫就行了,這是符頭,這是符身,這是符腳,然後蓋一個天師印就行了。”易千機指著符紙上的符文一一解釋。

符,又“神符”、“符字”、“墨符”、“丹書”等。《玄門大義》解釋說:神符起“即龍章鳳篆之文,靈蹟符書之字是也。”道教聲稱,這種符號文字,是仿天上“三元五德八會”之炁,自然結成的“天書雲炁”而產生的。符,道教驅役鬼神以至人神合一的秘文。

《清微元降**》:符者天地之真信。人皆假之以朱黑紙筆,吾獨謂一點露光通天徹地。或曰:符者陰陽契合之具也。惟天下之至誠者能用之,誠苟不至,自然不靈,故曰:以我之精合天地萬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萬物之神,精精相搏,袖神相依,所以假尺寸之紙以號召鬼神。

古語雲:“書符不識竅,卻被鬼神笑,書符若知竅,驚得鬼神叫"。《無上女元三天玉堂**》:“合天地正氣曰符"。

張天師也是天縱奇才,不然不可能被上任天師收為唯一傳人,接任仙師府!

她照著符文一筆而就,符文如行雲流水,又如飛龍在天,氣勢非凡,蓋上天師印,隱隱感覺紫符上有天地神威。

然後她有照著畫了另外一張。

筆落驚天地,此符一成,天地於掌握,羅列宿於心胸,風雷從其呼吸,神鬼聽其指揮。

隱隱約約感受到了紫符的威力,易千機滿臉諂媚的笑道:“張天師不愧是大周帝國第一天師,第一次畫符就如此成功,不如轉修符道吧。”

不得不說,張天師自己也很滿意,天賦這種東西,你生下來有就有,冇有的話一輩子也冇有。

“多不如精,再厲害的符籙,不過在祖師的一劍之間,還是練劍吧。”張天師並不想學符。

“藝多不壓身,你看看如果我不會的話,如何解決這些災難?”

“符道終究是小道爾,你莫要自誤。”

“能解決問題就是大道,一個聖人說過,不管白貓黑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明天你有多少把握?”

“大概就那麼多吧。”

“大概?”

“嗯。”

........

白玉京的九龍台人山人海,萬人空巷,很多達官貴人和老百姓都來看熱鬨,因為天子張了皇榜,張天師徒弟小仙師代師於今日吉時祈福,賑災退疫。九龍台好久冇有那麼熱鬨,這可是大周有史以來的第二次。

第一次是開國天子立國後在此祭天,以順承天意。

所以白玉京的人知道以後都想看看這次幾百年一遇的盛況,再加上可以一睹女皇風采,所以都攜家帶口來了,這可把禁衛軍擔心壞了,因為天子親臨,成千上萬的人如何保證天子的安危?

為什麼叫九龍台。

顧名思義就和九龍有關,白玉京都在傳當年的承天宗掌門乘坐九龍輦前來,當初九條九色天龍拉著如同宮殿一樣的龍輦落於此處,使出了驚天一劍。一劍定乾坤,大周從此立國。

一身轉戰八千裡,一劍曾擋百萬師!

令人意外的是,天子很早就來等候了,萬民跪伏高呼萬歲,呼聲震嶽四海,久久不絕。

天子讓人宣讀了詔書:朕順承天命,下應萬民,繼承天子。然朕登基,妖孽鬼魔作祟,水患旱災,萬民受罪。朕今請仙師,斬妖除魔,還天下萬民太平,安居樂業。至即日起,妖孽鬼魔如再擾朕之子民,朕定斬不饒。朕在此向天下子民立誓,此誓,日月為鑒,天地共鑒,仙魔鬼神共聽之!

女皇心機果然不同凡人,把天下人都認為的災難都認為是女皇無德,上天懲罰,現在一紙詔書,就把這些天災變為**,而大周天子要做的就是除禍。

如果除不了呢?

張天師帶著易千機姍姍來遲,就聽到天子之聲傳遍白玉京,台下萬民高呼萬歲不止。

路上易千機話還問張天師為什麼要走路,那麼高的九龍台他不想走,他想禦劍飛行。

張天師冇有理會,隻顧前往。

而後她轉頭看著易千機,淡淡的說道:“天子對你可真信任,這還冇有做法成功呢,就這樣廣而告之,萬一你不成功呢?豈不是天子臉麵無存?”

“天子之所以是天子,是因為她看得比人遠,比人清。我連一百萬石糧食都完成了,這就是天子對我的信任。”易千機還是負手在背後,又輕聲道:“等一下還要借你一件東西才行,不然就功虧一簣。”

“什麼東西?”

“你的劍!”

冇有人見過張天師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