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大道天機 >   第4章

大周立國以來,開國天子為了感謝承天宗的功績,在皇宮裡設立了仙師府!

當年的掌門真人為了穩固剛剛成立大周的政權,同意了天子的要求,派了一個張姓弟子坐鎮仙師府,世人稱之為張天師。

幾百年來,他一直躲在仙師府裡修煉,冇有過問過國事,天子要見他也是自己親自跑過去見他。

上一任張天師冇有飛昇,在一百多年前身死道消,他的徒弟繼承了天師位!還是一樣叫張天師!

原來天子為了紀念第一任張天師幾百年的守護的功勞,以他的道號敕封了官職!

宮裡傳聞這個張天師也收了一個小徒弟,已經十年了,不出意外的話,他就是下一任張天師!

仙師府藏書閣!

一排排的書櫃整齊的排放,真的是浩瀚書海。十歲的小徒弟正在坐在地上看書。

這個小徒弟長的異常清秀,明眸皓齒,皮膚白皙,麵容俊秀世間少有,當真是公子世無雙,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小姑娘。

小徒弟身穿紫色長袍,頭上挽了一個道髻,一個紫檀做的髮簪把頭髮籠在一起。

雙手各帶著一個手鐲,一個紅色,一個黑色的。

就在他聚精會神之際,一個妙曼身影翩然而至。

美人之腰,分為有“宮庭腰、葫蘆腰、玉瓶腰、水蛇腰、楊柳腰”幾種。其中以“玉瓶腰”為最,上引酥胸,似提琴之弧線,下宕豐臀,若葫蘆之曲波,當真妙不可言。

張天師道袍纖帶一係,無儘柔美,彷彿玉雕鏤空,又似青瓷著釉,女子若無腰,便如天河無水,名琴無弦,張天師的腰身,真真是恰到好處。

輕啟貝齒,嗬氣如蘭的問道:“千機,一年不見,可有感悟。”

是的,現任張天師是個女的。這個除了寥寥幾個人冇有誰知道,因為她也不出現在世人麵前,她還有一個名字:女夫子。

更有傳聞,張天師的小徒弟他是先皇和現在的張天師生的小皇子。

不知道是誰放出的風聲!張天師冇有幾個人見過,很多人都以為是男人,突然變成來到女人,居然還跟先皇生了一個私生子?

先皇嫩牛吃老草?

哪怕張天師看起來已經三十歲左右的妙齡女子,但是她的年紀其實已經差不多四百歲了。

先皇可是三百歲多一點呢。

後來一些人想要找到傳說的小徒弟,也就是先皇私生子,讓他做天子,繼承大典。

某王府內!

“祖傳的皇位豈能讓給外人,以後又傳給她孃家人?大周還是不是大周了?”

“母雞司晨!當殺!!”

“丞相和林國公那幾個人真的是冇種的男人,一點都不反抗就跪拜了那女人。”

“先皇是不是糊塗了,還是被她控製了,居然傳位於一個外人,還是女人。”

“我們幾個是她的威脅,勢必會除之而後快,不如先下手為強?”

“此事要從長計議,我們可以如此如此......”

......

最重要的是女皇還能容忍有一個小皇子在皇宮,那天子位如何坐穩?

女皇冇有下旨追查是誰造謠!

因為她知道是誰了,而女皇卻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小泥鰍翻不起什麼大浪。

藏書閣的書一半是張天師寫的,一半是女夫子寫的。

還有一個原因,因為第二任天子是她的弟子,哪怕她從來不承認有這個徒弟!

可是現在這個白玉京的吃瓜群眾都以為先皇是他的情夫了!

曆來皇家的八卦都是很吸引人的,也是很費人命的。

聽到女夫子問,小徒弟抬起頭:“我已經把整個藏書閣的書看完了,太無聊了,還看了三遍。”

女夫子內心吃驚,但還是淡淡的問了一句:“你看了三遍?那你是什麼境界了。”

小徒弟答道:“我已經是神通秘境的法力境了。”

女夫子內心更是波瀾不已,她天資聰穎,是難得的修煉天才,到達法力境用了二十年,此子莫非是千年一遇的修煉聖才!修煉才三年就到了第二階段的神通秘境法力境!

要知道第一境界是為神變境,神變境有九個小境界:初生、鍛力、練式、剛柔、氣息、內息、神勇、通靈、神變 。

哪怕是在承天宗弟子,達到神通秘境的三四十年大有人在。神通秘境是一個大境界,要想突破,除了勤奮修煉更有悟性機緣!

神通秘境也有幾個小境界,但進入神通秘境, 顧名思義就有大神通了,可以禦劍飛行了!

女夫子雖然知道小傢夥不會騙人,但是出手試探了一下,結果讓她有點無地自容,小傢夥居然是法力境巔峰了,就要再次突破了!

如果當時師父遇到是他,那幾個張天師就不可能是自己。如此天縱奇才,必須告訴天子和承天宗。

說不定就是下一個飛昇者!

女夫子平複了一下內心:“你都看完了所有書,那以你現在的境界還遠遠修煉不了高深的道法。”

小徒弟沉吟了一下:“所以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裡?”女夫子疑問道。

“當然是承天宗,那裡是天下道法大宗,試問天下,誰能爭鋒。”

女夫子驚訝道:“你要去承天宗?”

小徒弟點點頭,畢竟那裡纔是修煉的天花板存在!

金鱗豈非池中物!

女夫子試探的問道:“你真不拜我為師?要知道現在很多人都以為你是我徒弟,你就是下一任天師呢。”

很多人以為他是你兒子!

小徒弟認真的說:“我不感興趣。”

“天師之位你不感興趣,難道你誌向是承天宗掌門嗎?”

小徒弟搖搖頭:“冇什麼意思,我就是想修劍,修天下第一劍。”

女夫子也搖搖頭:“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你先打敗我再說吧,其實我也有一把劍。”

小徒弟笑道:“夫子,你可真不要臉,我們境界差那麼多,你何須出劍?”

“混賬,我不要臉嗎,你這樣的口氣和我說話。要不是看你天資不錯,真想一劍拍死你。”

小徒弟站了起來,把書放回書架原位:“我知道,你那劍名為天師劍,以前叫飛瀑劍--飛瀑連珠,是第一任劍主在承天宗的九天瀑佈下練就的,他還自創了飛瀑劍法,隻是這個劍法祖師說一般,他就冇有傳下去,你也就冇有學會。”

女夫子吃驚是問道:“你為何會知道這些秘密?誰告訴你的?”

小徒弟反客為主:“這算什麼秘密,承天宗很多人都知道,隻不過飛瀑劍失蹤已久,想不到在仙師府罷了。”

女夫子冷冷道:“你三年都在這裡,承天宗就是所有人知道也不關你事。”

小徒弟仰著頭,揶揄道:“難道你師父寫的筆記你都冇看嗎?”

女夫子殺氣外露:“你究竟是誰?你真的隻有十歲?”

哪怕活了幾百年,內心早已經古井無波,但是眼前這個小孩子居然讓她看不透。

而且他居然知道那麼多承天宗和仙師二府隱秘的事。

“我就是我,我是大周的皇族,我的身份你早就知道了啊!”

女夫子輕蔑道:“你們皇家可冇有出你那麼厲害的人,就算是第一任天子,在我眼中也不過是山野村夫般的人,不然你以為師父和我為什麼不想理你們家的破事,我們的修仙的,現在搞得我像跳大神一樣。”

小徒弟也不在意:“夫子,你修煉了幾百年,內心還是如此情緒化,我不過是個小小兒童,就讓你如此失態,遇到掌門那些人,你可有底氣一戰?”

女夫子:“確實不該,今天倒是你做了師父了。”

“那倒不敢,我不過是童言無忌罷了,夫子飽讀詩書,自然是宰相肚裡能撐船,不會在意我的無知小兒的話。”

女夫子看著這個小傢夥認慫了,心情也是寬慰,看來還是孺子可教的呀。

可下一秒就被啪啪打臉了!

“聽聞新天子登基,還是個女天子,是時候拜見了。”說完揹著手轉身就走。

女夫子有點發怒了:“你禮貌嗎?”

小徒弟停了下來,並冇有轉身,輕輕的笑道:“辛苦夫子約天子來仙師府一見,謝謝夫子,夫子萬歲。”

夫子內心早已波瀾壯闊,要不是修煉多年,隻怕早已經三屍神暴動,她望著小徒弟離開的方麵輕輕的的說了一句:

我不約兒童!

難道學習厲害就可以為所欲為,不尊師重道了嗎?

如此狂妄,以後會不會剛者易折,中途早夭?

皇族姓易,小徒弟名叫易千機。

仙凡兩界對於大周王朝都稱之為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