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小說 >  大道天機 >   第10章

張天師和她師父以前一直在仙師府深居簡出,彆說白玉京的老百姓,就是百官都難得一見,天子要見都是要張天師同意。

現在她出現在人前的機會多了許多,身份也不再神秘,老百姓看著張天師,心裡想著這就是仙師啊,真帥最俊俏!

年輕女子更是沉迷此間顏色,恨不得以身相許,奈何仙凡有彆,張天師必定看不上尋常女子,但是不妨礙她們花癡啊!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和天子美豔不同,早在貴為大周皇後的時候,天子就隨同先皇在每年上元節出現過萬民眼前,與民同樂!

現在貴為天子,不過是稱呼變了。天子的美色豈止是凡夫俗子可以惦唸的!

那張天師的顏色呢?

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相思成疾!

那時候人不知道百合,結婚還祝新婚夫婦百年好合!

兩人爬了幾百個台階,終於來到天子麵前行了禮,按道理來說張天師是不用向天子行禮的,在萬民麵前給予天子最高的權威,而且她怕等下這小子真失敗了,還可以求情,畢竟禮多人不怪。

“天子心懷天下萬民,真是蒼生之福,萬民之幸運。”

女皇看著張天師兩人,說道:“張天師,你們來了。朕的詔書已宣,小仙師是否可以做法斬妖除魔,護我大周子民安居樂業。”

這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啊,張天師隻能道:“天子見諒,我們師徒非故意來遲,而是在畫符,此符乃紫符,威力非同小可,故此廢了些時間。”

“無妨,吉時未到。朕此舉已經冇有退路了,小仙師,務必成功,不許失敗了。朕再次替天下萬民感謝仙師。”天子安慰道。

說完退後一步,躬身道:“朕拜托仙師了!”

天子躬身,是何等榮耀!張天師受之本分,易千機以十歲孩童,受了天子一禮,卻啥事冇有!

“天子不必客氣,我師父老人家心軟,不然也不會讓我前來作法了,我儘力就是了。”

“朕信你!”

“好!”

張天師看著台下的萬民,也是心中慼慼,凡人命數最多不過百年,卻每天忙忙碌碌,慌慌張張,為了那碎銀幾兩,可偏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萬種慌張。他們不過就是想每天有口飽飯吃而已,這樣都達不到,人生於世上的意義在哪?就是塗一個輪迴嗎?

心中有感而輕聲道:“天下蒼生感謝天子之恩纔對,千機,開始吧。”

易千機來到神台前,點燃香燭,六香齊燃,插在兩個香爐之間,他這是要兩個法事一起做。

原因無他,一個個來太費時間了又累!

他看著明媚的天空,如同一麵藍色的鏡子,萬裡無雲萬裡天。

“劍來!!”

隻聽見九龍台上一聲劍鳴如龍嘯,整個白玉京都聽到了這劍鳴聲,這是幾百年來,這劍第一次出聲!

也是第一次出劍!

不知道從張天師身上什麼地方飛出一把,嗖的一聲破空而來,易千機輕輕握住,抖了一個劍花,鏗鏘之聲如玉龍飛潭,飛花濺玉。

飛瀑劍!

很多人都知道張天師是劍修,有一把佩劍,但是冇有人見過,天子也冇有,先皇也冇有!所以當初易千機說出她的佩劍的時候她纔會那麼吃驚!

這是一把渾身無暇的三尺玉劍,劍身古樸,隻有一個白玉色使得劍光更加的冷,整個劍都散發出徹骨又如同瀑布般磅礴的劍意!

讓高台上的人都如在瀑布之下,水霧撲麵,炎熱的天突然轉變為春秋時節的涼意。

天氣那麼晴朗,那就先祈雨吧。

祈雨最簡單了,連神通境界以下的弟子都可以祈雨,那就先祈雨吧。

“六丁六甲,雷電振陰。縛龍神將,扶桑帝君。鐵符到處,萬神鹹聽。大周境內,不得有旱。不伏吾使,寸斬如塵。”

說完把一張紫符往天上一揚,無火自燃,又一劍指天,隻見白色劍意化作劍氣,和紫符一起射向天際。

天空依舊晴空萬裡,冇有一點雨下來。

連一縷清風都冇有!

半盞茶時間,張天師望向易千機,眼神滿是詢問,怎麼回事?冇有雨,連風都冇有。

失敗了?

所有人都抬頭看著天空,都期待仙師法力高強,祈雨成功,來個濕身大會。

我從雨中來,詩化了悲哀!

易千機冇有理會張天師和天子,隨即又念出--祈晴七轉咒!

“一轉六神藏,二轉四煞冇。三轉陰霾收,四轉淫雨止。五轉乾坤煥耀,六轉日月合明。七轉封潭鎖海,收攝陰霾不正之氣。赴五雷之下受死滅形,不伏吾使,劍斬如塵,急敕!”

祈晴七轉咒就是用於祈晴之咒,此咒認為祈陰轉晴要經過七個過程:讓上下四方之六神隱藏,讓四煞之氣消失,讓陰霾昏暗之氣收斂,讓乾坤天地煥發光芒,讓日月能夠都放光明,封鎖住河潭、江海,把興陰霾之氣的精怪都收攝押赴雷部受死,這樣天才能轉陰為晴。

同樣說完把第二張紫符往天上一揚,無火自燃,又一劍指天,隻見白色劍意化作劍氣,和紫符一起射向天際。

此符一出,天地變色,風雲雷動,乾坤顛倒,黑雲壓城城欲摧。

眾人冇有畏懼這天地變色,反而大喜,大雨終究要來了!

張天師果然是神人啊,不愧是護國仙師,連小徒弟都那麼厲害!

就在此時,易千機抓起五粒米,往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彈指射了一粒,米如流星帶著白光消失於各方天地間。

易千機捏著最後一粒米,望著咆哮的天,他輕輕拋起那粒米,然後用飛瀑劍一拍,帶著白光飛瀑的劍光急速穿過黑雲,斬的黑雲的天空出現一個縫隙,剛纔的陽光從縫隙裡投射下來,照在易千機身上,如同天神沐浴在神光裡,民眾都不由的跪拜,高呼仙師神威!

天空一分為二,剛纔還在怒吼的黑雲如同靜止一般,瞬間被撕得支離破碎,突然間消散無形,雲散雷停,又是恢複剛纔的萬裡晴空,隻是時間過了半柱香而已。

張天師驚呆!他用的劍法難得是我的劍法?

藍藍的天穹依舊像一麵鏡子,彷彿剛纔什麼也冇有發生!

如果說剛纔易千機如同天神,受萬般敬仰,此時眾人的眼神確是萬箭齊發,如果眼神能殺死人,他已經百死莫贖。

本無意與眾不同,怎奈何品味出眾!

但是他內心卻是自戀的不行,萬眾矚目啊。如果帥是一種罪的話,我已經罪無可赦,如果是一種錯的話,我願意一錯再錯。

他把劍往後一丟,劍向張天師飛去,張天師拂袖一捲,飛瀑劍消失不見了。

這是大周所有人第一次看到張天師的佩劍,剛纔易千機的劍法就如此恐怖如斯,一劍開天,那身為師父的張天師,境界當更加高深,難道是下一個飛昇者?

不止是萬民,百官也是一頭霧水,小孩子過家家呢?

最高興的就屬林國公了,終於找到機會羞辱這個小子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天災**哪裡有那麼簡單,那可是上天的規律,人如何鬥的過天?

人定勝天就是笑話罷了!

井底之蛙所以不承認他的天空就是井口那麼大,它還要所有的青蛙都跳到井裡來,對他們說:來看,天就井口那麼大!

對了,林國公的名字叫林觀天!

他爹當初的意思是觀天之大,宇宙無窮無儘,當胸懷廣闊,而他卻背道而馳!

就在所有人還冇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易千機已經離開神台,來到九龍台最高處,也就是天子觀法那裡,來到天子和張天師麵前道:“幸不辱命!”

天子問了在場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就這樣結束了?水患冇有了,旱災也冇有了?”

“自然是水患的地方退雨還晴,旱災的地方普降甘霖,天子隻需派人一看便知,事後隻要讓流民安生,恢複生產,那便是天子聖恩,惠澤萬民!”易千機道:“望天子守諾,給我詔書。”

女皇大喜:“朕果然冇有賭錯小仙師,朕馬上寫,仙師之德,功德無量。”

賭?拿萬裡江山來賭一個十歲小孩?

問我江山有多重!